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奥兰多枪击案之后,美国人看清楚了未来

作者:姚遥   来源:腾讯《大家》  已有 223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同志酒吧枪击案已经过去了一周多,美国人已经坚定地选择了未来。

  这起发生在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惨烈程度仅次于2001年的911袭击事件。枪手自称效忠于伊斯兰国,他是出生在美国的阿富汗裔居民,袭击的对象是同性恋人群,这些信息叠加起来,每一条线索似乎都印证了美国总统参选人特朗普此前表达的种种极端观点。而按照特朗普的观点,对这些社会少数人群加以控制能带来一个更美好的白人美国。为此,一些预测特朗普要获得更大支持,而攻击民主党人过于强调政治正确的路线必将失败的论调也开始流传开来。

  因为一场悲剧变得更加保守和封闭,大约是基于中国式生活经验最容易产生出来的想象。撇开结论,一场足够有冲击力的事件,在平静的水面上激起的波浪,将改变历史的进程,这点倒是毋庸置疑。而已经可以确定的是,美国确实将被奥兰多枪击事件改变,改变的方向将沿着政治正确的道路继续前进。

  奥兰多枪击发生后,川普在声明中表示:“由于我们的领袖如此软弱,我曾表示这将会发生,而现在只会变得更糟。我力图解救生命,避免下一波恐怖攻击。我们再也承受不起政治正确。”

  可惜的是,川普生不逢时。如果时间倒转回到2001年的911事件之时,这样的论调更容易受到欢迎。

  2001年的时候,美国的国力如日中天,继二战日本偷袭珍珠岛之后的第二次本土遭到攻击,让平静生活之下的美国人遭受巨大的心理冲击。另一方面,从越战时期开始高歌猛进的民权运动,此时已是最后的尾声。在民权运动的影响之下,因为过于强调政治正确下的公平,在应对了历史上出现的不公平之后,反而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比如凡是涉及非裔美国人的权利就必须优先照顾,以至于对其他族群带来的显著不公平。一个多民族构成但又处在相对孤立版块上的超级大国,对如何迎接全球化带来的多元融合陷入了迷茫之中。

  相对来说,欧洲大陆因族群问题饱受战乱影响一千多年,从而在外交政策上逐步形成了倾向于平衡与保守的作风。此时的美国,对外还沉醉在以世界警察的身份解决了冷战和诸多国际问题,对内则迷茫于如何应对全球化带来的人口迁移。最终,在布什政府的带领下,美国开始了新一轮的激进出击。

  挟持着遭受恐怖袭击后的激进民意,布什政府对政府权力做了最大的扩张,民间不仅接受了这一行为,甚至还积极地配合。

  美国政府在关塔那摩基地等地创建了法外之地,对涉嫌恐怖活动的嫌犯可以无限期秘密关押,可以采取酷刑拷问,还能随意羞辱和虐待嫌犯。对这一打着反恐的名义僭越美国国内法和国际法的行为,2006年6月29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根据美国法律和《日内瓦公约》,美国总统布什无权下令成立特别军事法庭,以审判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仅仅几个月之后,在10月17日,美国总统布什即签署《2006年军事委员会法》,允许中情局对恐怖嫌疑分子进行严厉审讯,并批准军事委员会对恐怖嫌疑分子进行审判。在反恐面前,法律不是挡箭牌,只是个工具而已。

  另一方面,美国的民间也没有尊重克制的欧洲同盟处理族群问题的经验,面对恐怖袭击的问题,陷入了对穆斯林问题的关注热潮之中。正如热播的反恐连续剧《24小时》呈现的那样,一旦有恐怖袭击的问题出现,清真寺、可兰经和大胡子特征的元素一定如影相随。相反,欧洲世界对公共场合中强调某一特定人群的特征持有高度的警惕,并且将政府部门强调某一类人的特征列为违法行为,在于族群冲突不仅多次引发战争,还导致了二战中对犹太族平民的种族灭绝,以及持续了很久的对于吉普赛人的歧视政策。这一逻辑距离中国似乎遥远,但国人也并不陌生。试想,如果在政府的执法行为或者公共讨论之中,先入为主地引入某些人就是恐怖分子,或者某些人就是骗子的概念,这将对多少普通守法公民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困扰。

  911引发的一系列改变,在美国本土引发的争议和冲突。而在告别恐怖袭击的震撼之后,美国国民更关注到了政府权力扩张对于社会生活的侵害,以及在反恐的政治正确下强调族群带来的社会撕裂。对于后者,美国社会也并非没有教训。在日本偷袭珍珠岛之后,美国居民开始敌视甚至破坏日裔居民,最后政府干脆将12万本土日裔居民关入集中营,造成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有意思的一个轮回是,2006年,力挺关塔那摩的美国总统布什签署法案,拨款3800万美元,用于维护日裔美国人拘留营的旧址,并对当年那段历史进行研究,提醒人们反思,永远牢记历史经验教训。

  即便越来越多的资料显示,911之后政府在反恐的议题之下,制造出了相当的社会问题,经历了成功反对越南战争的美国民间,并没有延续当年的反战经验。街头运动的热情,止步于1999年的西雅图反WTO之战,面对街头运动转化为骚乱,民间运动的激进程度开始消退。在2007年,号称规模最大的反战游行出现在华盛顿特区街头之时,与越南战争时期的反战游行盛况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对布什政府反感的民意,最终体现在了总统选举之中,奥巴马借势成为新一轮的白宫主人。直到奥巴马也让人失望之后,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让激进的运动重回街头。

  奥巴马作为人而非神,并没有带来一个焕然一新的美国。在缺乏新鲜议题的情况下,总统的位置成为了一个无可无不可的角色。反倒是特朗普心直口快的作风,相比于其他用太极手腕说着车轱辘话的候选人而言,令人眼前一亮。相比于奥巴马曾经反复强调的“改变”而言,特朗普的话语不仅是一个口号,而是更为有形的活宝。

  为此,特朗普虽然剑走偏锋,却在民调上紧咬着民主党热门候选人希拉里,一度将支持率的差距逼近到几乎持平。

  奥兰多的枪击案,却就此改变了世界的走向。

  相比于特朗普紧咬着穆斯林做文章,美国较为中立的大媒体对此事的报道非常克制,尤其不对嫌疑人的身份添加过多不必要的细节,一位美国出生的公民制造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中立媒体严格避免不必要额外信息的出现,引发人们的联想,进而推导出带有偏见的声音。

  当然,中立报道的原则并不是法律,那些服务于有倾向性人群的媒体也会提供更多倾向性的意见。在一个常态社会之中,沉默的大多数会在两极的观点之间找到一个自己最舒服的位置。

  处在对911教训反思尾巴上的时间节点之上,大众选择了不强调族群、宗教作为政治正确,撇开一切可能引起偏见的前提,就事论事的讨论一起案件。

  在特朗普先失一分的情况下,在铁腕回击和克制的反恐之间,大众又会如何抉择。从目前现有的经验来看,作为反恐策略而言,二者并无体现出十分显著的差异化结果。从大众观感而言,在关塔那摩虐待嫌疑犯的事件之后,2013年斯诺登泄露了美国国安局的棱镜计划,以反恐的名义针对普通公民的监听,铁腕反恐频繁的与侵犯人权挂钩,是更为可见的公民权利威胁。

  如今看来,美国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一度逼近最接近的那一刹那,因为奥兰多的枪击案开始出现转折。两人的差距开始重新拉大,而特朗普的支持率出现显著下滑,以至于开始替换竞选经理,以期扭转局势。

  在大的历史之中,所谓的成功不过是顺势而为。当人们为反感政客的表演而青睐特朗普之时,奥兰多的枪击案将对政治虚无的情绪带往抉择公民权利的现实,更多人为反恐名义下扩张的权力以及更多的历史教训所警醒,选择了极端观点下猛力抨击的“政治正确”。

  从动态的角度而言,“政治正确”取决于大众观念的博弈和演变。大众观念来自于历史衍生的经验,经验无可避免的存在局限性。在有限的认知中,这个政治正确无法保证未来会无比的正确,但也至少保证了不要总是在历史的同一条小沟里反复地翻船。奥兰多案就提醒了美国选民,为了保护权利,权力还是交给不激进使用的人比较安全。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3日 来源时间:2016年06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