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南海仲裁案结果即将公布,中方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而美国、英国以及刚刚召开的G7会议均对南海问题表达了各自的态度。围绕这一话题的讨论愈发热烈。特设立此专栏,收集具代表性的报道和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南海仲裁案

美或敦促以外交方式解决南中国海问题

作者:杰夫•代尔   来源:FT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个国际仲裁庭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领土主张所作的裁决,给美国提供了一个敦促各方以外交方式解决该地区领土争议的机会,但同时也有可能导致美中对峙升级。

  该裁决对中国的强烈抨击令法律分析人士大吃一惊。海牙仲裁庭在裁决中称,中国对南中国海大多数区域(在地图上以“九段线”标出)的领土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奥巴马(Obama)政府表示该裁决将检验中国是否愿意遵守国际法,并称该裁决为解决南中国海纠纷提供了一个“新机会”。

  但是,美国也会提防中国领导层或试图采取行动维护其领土主张、并对其眼中的任何美国军事行动升级作出激烈反应。中国领导层可能会视此次裁决为一记羞辱性的耳光。

  “我们应该尝试给中国一切机会让它自己从悬崖边退回来,”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总司令丹尼斯•布莱尔海军上将(Admiral Dennis Blair)称。中国内部也有部分派别支持采取不那么咄咄逼人的路线。

  “我可能是在自欺欺人,但在尖锐的措辞背后,我发现了中方对缓和事态的渴望,”他称,“美国不应该阻止这一点。”

  在海牙的仲裁庭对这起最初由菲律宾提起的诉讼作出裁决前,美国和中国一直在对该案的重要性进行舆论战。北京方面以强硬的措辞拒绝承认仲裁的合法性,而美国官员警告中国不要试图破坏国际法。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Ashton Carter)上月表示,中国可能会“最终竖起自我孤立的长城”。

  剑拔弩张的背后,是两个大国在谁的海军实际控制南中国海关键航道问题上、更深层次的地缘政治之争,这场竞赛对亚太地区未来数十年将如何管理有着深远的影响。

  “中方实际上是说,(南中国海上的)航行自由得以保障是因为他们允许。我们的立场是航行自由不是由你们来允许的,”前美国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科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称。

  本案菲律宾方的首席律师保罗•赖克勒(Paul Reichler)称,该裁决将为南中国海上的纠纷创造更多外交空间,因为它也影响到了包括越南和马来西亚在内的其他声索国。

  “现在所有这些国家都可以站在更有力的立场上维护自己的利益了,”他称。

  “中国现在面临选择,是长期疏远所有邻国,还是找到一个反映中国以及这些国家利益的和解方案。”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南中国海问题专家格雷格•波林(Greg Poling)表示,在该仲裁庭裁定中国对菲律宾渔民传统捕鱼区一直限制进入后,菲律宾和中国可能会重新打开有关在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捕鱼的对话。“它带来了一些和解空间,”他称。

  然而,孤立的中国也有可能会加紧在南中国海上发展军事设施的努力。

  位于伦敦的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中国学者薛桂芳表示,该裁决将让人回想起19世纪的历史,那时的中国不断受到帝国主义列强的羞辱。

  “中国已经将此视为一个阴谋,视为一场以国际法概念为幌子的政治游戏,”她称,“裁决只会证实他们的看法。”

  这使奥巴马政府面临着如何利用军事实力执行该裁决的艰难决定。

  美国国防部可能会试图阻止中国在争议海域进一步填海造岛的行动。同时,该裁决给它提供了一个更清晰的法律框架,使它知道可以在哪里展开挑战过度领土主张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但它也将小心避免被视为挑衅中国。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5日 来源时间:2016年07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