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在非洲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在非洲

中国在非洲占地种粮? - 简评《非洲将供养中国吗》

作者:Bill Pierce   来源:  已有 508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一直以来对粮食安全都密切关注。中国生存着13.6亿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却只占有了全球9%的耕地。非洲虽占据60%的耕地,却一直遭受粮食短缺之苦。 中国不断增长的政治力量和其对非洲事务越来越多的参与,使得其收购非洲农业用地,大规模重新安置农民和大量运粮食回中国的流言四起。
  这是事实吗?还是有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 Deborah Brautigam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教授,《龙的礼物》的作者,以及中非关系的著名专家,她试图在新作《非洲将供养中国吗》一书中向人们揭示真相。

  现实:谁在养着谁?
  Brautigam博士描述了饥荒是如何不幸地困扰着中国。饥荒一直以来都在中国历史和政治舞台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不同的时期引发入侵,叛乱和动荡。由于粮食安全是如此重要,中国政府在2007年进行了战略猪肉储备计划,以此来限制这种最常用肉类的价格波动。另外,中国如今还保有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储备。
  Brautigam博士认为,中国的贸易禁运历史,包括1950年至1971年禁运美国,进一步突显出粮食储备和独立对中国的重要性。1996年,中国领导人将粮食自给基准定为中国粮食需求的95%。这意味着中国国内需要生产几乎所有的主食。
  中国在2004年成为粮食净进口国。至2012年,中国的农产品出口额为632亿美元,进口额为1124亿美元。尽管如此,跟肥胖相关的问题却比饥饿越来越引人注目。
  相对而言,非洲粮食安全的问题更加严重。就在20世纪70年代,非洲发生了大范围的饥荒,据估计造成了萨赫勒10万人死亡。尽管殖民地的历史增加了非洲国家商品出口的可能性,非洲国家出口1美元粮食的同时要用两美元用于食物进口。 Brautigam博士表明,非洲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国的粮食生产。
  非洲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其仍需要进口大量粮食的根源是缺乏技术。在非洲,65%的耕作,种植和收获作业都是人工完成。非洲绝大多数农业依赖于雨水,只有4%的农田被灌溉。在这种情况下,20%的收获物因储存不良腐烂,或是遭虫害。
  相比在北京或上海看到非洲产品,在非洲偏远地区看到中国种植和包装的西红柿或沙丁鱼的频率更高。

  流言四起
  据Brautigam博士说,中国在非洲收购大面积农业用地的说法看起来并不可靠。虽然非洲领导人提出的或者正在由中非领导人协商的中国大型项目被人们认为是既定事实,但经常最终不能被落实。中国土地征用的数字被一些出版物夸大了。中国土地征用面积估计为239,365公顷。尽管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但它远远低于所谓的600万公顷。
  Brautigam博士相信中国想要在非洲种植粮食从而出口的说法几乎是不可信的。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模式。非洲要努力生产足够的食物以满足当地巨大的需求。而由于中国在印度洋的位置,想要运输大量易腐烂物品并不容易。这些后勤因素对任何公司来说都是对其底线的挑战。
  最后,Brautigam博士写道,相信北京计划在非洲重新安置农民是一种阴谋论的观点。中国出口农业没有统一的政策,也没有农民出口的证据。中国的农业参与带有逐步性和实验性。中国农场经营者是来自各种背景的人,他们自己决定从事这份工作。

  中国的目标
  Brautigam博士预测在非洲为当地市场种植混合作物的中国农场将会增加。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中国在非洲的农业参与的独特特征。
  中国的对非援助混合了援助和贸易。培训项目中的示范中心是许多援助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用来展示中国农业设备和产品。这些展示中心是一种有效的广告手段,使得中国企业的声望和市场份额增长。
  商业部鼓励中国企业在国外投资,财政部提供资金支持。目前,大多数中国公司是非现代化的,非垂直整合的,并且很少有品牌知名度。这些公司要想在全球具备竞争力则需要变得更加系统全面。
  Brautigam博士认为,大型的中国公司渴望变成未来的约翰迪尔公司(John Deeres)或是嘉吉公司(Cargills)。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鼓励相对较小规模的农场和企业在非洲开展业务。随着多家农业公司的创立,其中一家可能发展成为行业领导者。
  中国似乎是想培养一个农业领跑者,就像华为于电信设备领域。一个具有战略眼光的创新型企业可以解锁非洲巨大的农业潜力。这项伟大的举措可以革新全球农业市场,并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一个世界一流的公司。非洲并没有在喂养中国。它于中国,是一个农业试验和创新基地。它也是孕育中国品牌的实验地。

作者介绍:
  William (Bill) Pierce是卡特中心中国项目的研究生助理。他曾学习于艾默里大学罗琳斯公共卫生学院政策管理专业。Pierce先生曾服务于和平护卫队(the Peace Corps),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在加纳山村执行公共卫生项目。Pierce先生现在罗琳斯和平队返回成员委员会(Rollings Returned Peace Corps Committee)担任行政职务。他还曾在凯尔国际(CARE International)新业务发展部门工作,响应于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在内的美国政府机构。Pierce先生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获得生物学的理学学士学位。他还掌握Hausa和Buili两种语言。
翻译: Ran Duan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04日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在非洲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