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在美建厂

曹德旺没跑,但企业正遭受死亡税率扼杀是真的

作者:魏英杰   来源:公号“冰川思想库”  已有 80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这两天,一篇题为《曹德旺跑了,宗庆后会跑吗?》公号文章火了,不仅是10万+,点赞人数也已过万。文章评论的是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最近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披露的一些信息,主要是关于中美制造业的成本对比。

福耀集团代顿工厂正式竣工投产庆典上,展示牌写有“全球布局”字样。(图片来源:福耀玻璃官网)

福耀集团代顿工厂正式竣工投产庆典上,展示牌写有“全球布局”字样。(图片来源:福耀玻璃官网)

  而在当地时间10月7日,由福耀集团投资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正式在美国俄亥俄州竣工投产。该项目投资6亿美元,是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加上2014年福耀玻璃已在美国投资4亿美元生产汽车玻璃,福耀集团在美国投资已高达10美元。

  这篇公号文章称,继“李嘉诚卖掉内地房产,撒腿跑到英国去了”,“被称为中国个人慈善第一人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先生也要跑了”。

  作者在文章里讲的一些道理没错,但“跑了”的说法,根本不是事实。嗯,至少现在不是。

  福耀玻璃是扩张而不是跑路

  首先从字面上理解,说曹德旺跑了,应该是从中国撤资退出。比如李嘉诚卖掉内地物业,或把在香港注册的公司转移到他处,要说这是撤出或跑了,还说得过去(实际上也不是这么回事)。

  但福耀玻璃在国内的生产基地并没有减少,相反还继续在扩大布局,上个月还和辽宁省本溪市签署了浮法玻璃(与平板玻璃的工艺和品质不同)项目协议,规划年产值12亿元。从福耀玻璃官网也可以看到,它在国内有十几个生产基地,销售网点更不计其数,这像是要“跑路”的样子吗?

福耀集团俄罗斯生产厂车间。(图片来源:人民网)

福耀集团俄罗斯生产厂车间。(图片来源:人民网) 

  再说向海外投资这事情。早在2011年,福耀玻璃就在俄罗斯设立工厂,投资了2亿美元,难道这是说曹德旺想跑到俄罗斯?福耀玻璃在欧洲、韩国也设有工厂或销售公司,这用“跑了”也没法解释吧?

  其实很简单,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办厂(有两个生产基地),就是为了贴近市场,靠前服务厂商和消费者。这是中国制造“走出去”的一个典型案例。

  美国是全世界主要的汽车生产和消费国之一(原来是第一),为各大汽车品牌提供优质汽车玻璃的福耀集团,顺势进入美国市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否则,它就很难保证自己的市场地位。

  曹德旺在视频里说“我只是把工厂qian移”,我认真听了一下,很可能说的是“前移”而不是“迁移”。当然,就算是说“迁移”,问题也不大。事实摆在那儿。

  中国制造成本优势正在丧失

  不过,曹德旺在视频里谈到的中美制造业成本的问题,却是一个严峻事实。

  他对中美制造业的成本比较,非常具体,不仅涉及到税收和劳动力成本,还涉及到土地成本、能源成本等等。

  按照曹德旺的说法,目前美国的劳动力成本仍比中国高,蓝领(工资成本)是中国的8倍,白领是中国的两倍多,但美国的优势也非常明显,比如“土地基本不要钱”(其实还是要的),“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视频截屏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视频截屏

  税收方面,曹德旺说“中国制造业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这里的“综合税务”,正确说法应是“综合税负”,估计打字幕的人听不懂他的福清普通话)这样算下来,在美国设厂比在中国还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关于中国制造业成本优势正在丧失的问题,当然不是曹德旺率先提出来的,也不是今天才成为关注热点。

  比如经常被人引用的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

  不过,根据其去年8月的报告显示,中国的制造成本已经与美国相差无几。全球出口量排名前25位的经济体,以美国为基准(100),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也就是说,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在中国则需要0.96美元。

  显然,这并没有把国内突出的“政策成本”计算进去。所谓政策成本,指的是企业跑审批、办事情的成本。门难进、事难办,这是许多企业都会碰上的问题。这些有形无形的成本,也会阻碍企业的投资热情。

  近年来,沿海许多企业外迁到东南亚等地区,也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所以,具体分析的话,虽然福耀玻璃未必是想“跑”,按照国内目前的制造成本,企业外迁(至国内其他地区或海外)或将成为难以阻止的一大趋势。

  人工成本上升非企业外迁主因

  曹德旺所谈中美制造成本问题,还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劳动力成本上升并不是导致企业向外迁移的唯一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原因。

  他谈到,国内目前人工成本比四年前一下子涨了3倍,尽管这样,人工成本相较美国仍有一定优势,特别是蓝领工人,中国比美国便宜8倍。

  既然如此,为何福耀玻璃要在美国办厂?

  除了刚才说的贴近市场的原因,中国的综合税负高,以及土地成本、电价气价和物流成本都比美国高,也是其重要考量。他特别提到一句:“我们比较了国际上(的税收水平),全世界最高的在(中国)这里。”

  这样就很简单了,在美国生产比在中国既靠近市场利润又高,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在美国设立工厂?

  过去我们认为,既然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是因为劳动力成本低廉,工厂外迁的原因肯定也是因为劳动力成本上升。实际情形其实没那么简单。税收成本、政策成本乃至于“垄断成本”,都是企业选择外迁的重要原因。

  这里的“垄断成本”指的是,一些行业因具有垄断特征而抬高产品和服务价格,进而抬升了企业的生产成本,如石油、电力、天然气等领域。

  这也意味着,近年来国内试图通过降低工人工资涨幅来减轻企业负担,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吕祖善在《中国人大》杂志的文章截屏

吕祖善在《中国人大》杂志的文章截屏

  对此,浙江省原省长、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吕祖善特地在《中国人大》杂志(2016年第15期)发表了一篇文章《降成本:不要老盯着工人工资》来说这个事。

  吕祖善在文章中指出:

  “有一段时间,媒体把企业的成本增加归结于工人工资增长过快,这种说法是不完整的。……企业成本大幅度上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我国的广义税收仍然过高,综合税收的负担率网上披露是37%。不光是税,再加上费,这样的综合税负是很高的,此外还有能源的成本。综合成本过高,绝大部分是政府行为造成的。所以,把这些成本降下来,必须依靠政府的行为。”

  和曹德旺所说的一样,吕祖善在这里说的也是大实话。再强调一遍,企业成本居高不下,不是劳动力成本上升造成的,更多是政府行为造成的!那么,企业外迁是由谁造成的,答案也就不言自明。

  中国企业正遭受“死亡税率”扼杀

  如果有人认为吕祖善不是经济学家,他的结论不一定准确,那么不妨再来看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炜光的相关分析结论。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炜光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炜光

  李炜光教授在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死亡税率》中谈到,他今年上半年起针对民营企业税费负担进行了一项社会调查。调查发现,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和较重的比例很高,达到87%,反映出“我国总体税负水平可能已经严重拖累了企业经营”。

  他指出,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应该在接近40%的水平上”,“按大口径计算或超过40%”。

  “40%,或30%的税负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死亡,或可以叫‘死亡税率’。因为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足可以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

  别的都不说了,仅税费负担这项,就足以让企业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艰难度日,走向死亡。

  所以,尽管福耀玻璃并不单纯是因为生产成本高的原因而在美国投资设厂,但曹德旺指出的中国制造所面临的困境,特别是李炜光谈到的“死亡税率”,却不能不正视。否则,别说曹德旺哪一天真的就撤了,还会有很多企业家不得不另寻出路。

  那时候,就算高喊着“别让XXX跑了”,又有何用?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1日 来源时间:2016年12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曹德旺在美建厂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