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在美建厂

普芮:曹德旺直戳中国实体经济痛点

作者:普芮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41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曹德旺对比中美建厂成本,戳中中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痛点



  
上周舆论最大焦点,是中国民营企业家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比较了中美两国制造企业成本利弊:税负方面,美国没有增值税,只有40%所得税;能源方面,美国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劳动力成本,美国蓝领是中国8倍……算起来,在美国生产玻璃会多赚百分之十几,但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2016年10月,福耀集团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建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投产。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曹德旺没跑路,真问题要改革》,引述曹德旺本人说法“福耀制造的市场销路65%在中国,我跑出去干什么呢”,指出在美国工厂开通之时,曹德旺在天津的项目也开通了,还在苏州工业园区拿了一块地。因此,把曹德旺在美国投资,理解为一个企业家在对国内国际市场进行比较权衡后,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产业布局,或许更加合适,媒体和舆论应保持理性,慎贴“跑路”标签。

  不过,该评论也指出,曹德旺的访谈确实从企业家的角度,触及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些深层矛盾和问题。劳工成本升高,税收负担过重,落后产能过剩,金融和房地产挤压实体经济……“曹德旺提到的每一个问题,都是制约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瓶颈,都是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的问题。如果说‘跑路’的标签很容易就能撕掉,那么曹德旺提出来的这些问题,却需要政府和社会的深刻思考和务实解决。”

  70岁的曹德旺以“现身说法”激发起舆论对中国制造业流失外海、实体经济趋于“空心化”的关注,背后其实是中国的实体经济如何发展、中国制造如何升级的大问题。央视发表评论,近年来国内资本“脱实向虚”引发全社会关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引领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制造业风光不再,被高利润的金融等服务业抢尽了风头。然而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根基,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做强中国制造,有助于挖掘发展潜力,实现动能转换,有效解决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问题。

  央视的评论还指出,近几年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渐丧失,低成本制造业的竞争力确实在减小,而企业的运营成本又居高不下,阻碍了技术密集型制造业的发展壮大。反观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对手,越南和孟加拉国等依靠更低的劳动力成本的国家,已经在纺织、服装等领域不断侵蚀中国的空间;在高端制造业领域,强调“工业4.0”的德国和日本仍保持着优势,特朗普政府也聚焦于美国的制造业回流,这使得中国的产业升级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中国青年报的文章《曹德旺没跑,却戳中了中国实体经济的痛点》也指出,中国企业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运营成本太高,很难赚钱。曹德旺此次在美国买的厂房,占地面积有14.83万平方米,花了1500万美元,而美国政府给了福耀1600万美元补贴,相当于没有花钱。福耀在美国建厂的土地是永久性产权,而在中国,企业花费巨资后得到的只是50年的使用权。仅此一项比较就可看出,中国企业所承受的高成本,不仅仅表现在税收上,而且涉及企业运营的各个层面。

  文章认为,中国要振兴实体经济,必须下大力气为企业减轻负担。最近几年,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压力之下,中国政府已经看到了企业负担过重的现实问题,并推出了一些减负举措,但并未收到切实的效果。围绕税费征收,一些部门维护既得利益的心态使改革举步维艰。改革经常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比如曹德旺说到的公路收费问题,它使企业承受了高昂的物流成本,但舆论多年呼吁却毫无效果,交通部门反而允许未还清贷款的高速公路延长收费期。

  “曹德旺以一个优秀企业家的切身感受,戳中了中国经济的痛点。如果为企业减税、减负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大手笔的实质性动作,那么即使曹德旺不跑,也会有其他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寻求更合适企业发展的营商环境。”

  财经专栏作家叶檀则分析认为:国内人工、物流成本的背后,显示的是制度成本太高导致的效率低下,以及信息筛选成本太高,导致的错误决策。解决这两点,才能留住踏实肯干的企业家,这些有底线、有能力的企业家,是中国经济的基石。

  公号“冰川思想库”的《大声说出中国税负高的企业家,为什么会是曹德旺?》一文,则聚焦于曹德旺本人的经历。作者陈季冰发现,作为当代中国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曹德旺从来就不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他还一直认为,曹德旺身上充满了一种“悖论”——生就一副典型的南方农民外表的他,却是一个充满了现代意识的人。这使得曹德旺远远超越了他的绝大多数同辈——无论多么光鲜气派的表面都遮掩不住他们那一颗颗满是前现代意识的心灵。

  作者分析,曹德旺把工厂建在美国,是为了给自己的企业减轻税负和其他成本,是为了提高利润挣更多钱,但另一方面:自1983年至今,曹德旺累计为中国慈善事业捐款已达到80亿元,被称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首善”。并且,曹德旺是以一种现代商业化的手段来从事慈善事业的。例如,他在2011年向西南五省10万困难农户捐款2亿,采用了“捐款问责”的方式。他是把它当一件“生意”来做的——有法律合同,有精确的成本核算和收益目标,有全过程的监督反馈,有对工作绩效的奖励和惩罚……陈季冰评论:“既然赚来的钱大多用来帮助其他中国人,那为什么还要为了企业利润如此与自己的祖国斤斤计较?从这个悖论里,我看到的恰恰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家。”

  文章还指出,曹德旺似乎总能够将中国传统伦理与现代商业精神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例如,打高尔夫球是曹德旺最大的爱好,他还是福建省高尔夫球协会会长。在当下的中国,许多人都将打高尔夫作为交际方式,但曹德旺却只打球不理人,从来都是一个人三下五除二打完就走人。另外,处理与政府及政府官员的关系是企业家的头等大事,也是一件复杂微妙的事。但在曹德旺看来却十分简单,“因为我很直,以前得罪过好多官员。我如果犯规,会死得很惨,所以我看见谁都怕,做事很谨慎。我把自己置于全社会监督之下,尊重各种法律法规以及风俗习惯。因此我就不会犯规。我没丢下什么把柄,所以你也没什么好捡的。”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6日 来源时间:2016年12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曹德旺在美建厂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