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胜选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胜选

特朗普将就职,美墨“边境墙”如何从无形走向有形

作者:孙梦文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99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习惯于“推特治国”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系列推文中,邻国墨西哥是个高频词。
  新年伊始,就汽车生产商“在美国境外建厂、损害美国就业利益”的话题,特朗普接连发难汽车产业各巨头——“要么在美国生产,要么支付巨额关税”——矛头直指计划在“墨西哥建厂”的汽车企业。
  1月11日,在胜选后的首场记者会上,特朗普再次发出了增收高额“边境税”的威胁,与此同时,他再度提及那座极具争议性的“边境墙”,表示就任后将会立刻开启同墨西哥在修建边境墙问题上的谈判。
  墨西哥总统培尼亚迅即回应,“墨西哥永远不会为边境墙买单”,墨西哥也将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寻求更多的经济合作伙伴。
  履新的墨西哥外交部长比德加赖称,“智慧而有尊严的对话”将在美墨之间展开。
  “可以确定的是重修或废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驱逐非法移民、边境造墙的计划已称既定事实,”墨西哥经济研究与教育中心(CIDE)国际问题研究部主任马克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过于极端的言论——比如在2000英里边界全面造墙恐不现实。”
  双边关系的受益者处于失语状态
  2016年上映的墨西哥影片《绝命荒漠(Desierto)》描述了这样的情节:由蛇头带领的墨西哥人越过沙漠边境来到美国,躲过了军警的追捕,却被极端仇视非法移民的美国神枪手射杀,剩下一男一女和这位狂妄偏见的美国“义务警员”上演着猫鼠游戏。
  在美国影片的叙事手法中,对墨西哥人落后野蛮的描摹司空见惯。
  而美墨两国间长达2000英里的边界的确为理解两国关系提供了一个复杂多样、褒贬皆有的大背景。美国国务院网站2016年7月更新的信息栏里用“深厚且关键”来描述两国关系:在这条边境线上,每天双向交易总额达14亿美元,每天数以千计的合法移民越境往来,美墨关系的好坏对整个美洲地区人民的福祉都产生直接影响。
  根据最新的公开数据显示,墨西哥紧随加拿大和中国之后,是美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位居加拿大次席,是美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两国在禁毒、反恐、边境管控等问题上通力合作,还有频繁往返于边境的商旅人士。
  用墨西哥新外长比德加赖的话说,“在任何一方面墨西哥可以说都与美国有着紧密的联系……那里是数千万墨西哥后裔的家。”
  即便是誓言要在美墨边境修建边境墙的特朗普,实际上也没有吝惜过对墨西哥应有的称赞。去年8月底造访墨西哥期间,特朗普形容墨西哥人“是十分了不起的人”,在美墨西哥人对美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他自己也雇用了许多墨西哥人。
  不过,特朗普此后话锋一转,直接对墨西哥总统表示,墨西哥在与美国的贸易中获得不相称的收益,非法移民问题严重。
  就在近日,在特朗普举行大选获胜后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他再次表示就任后将会立刻开启同墨西哥在修建边境墙问题上的谈判,而且修建工作不会受制于双方的相关谈判。
  特朗普曾在竞选中许诺,一旦当选总统,将在美墨边界修建隔离墙,而且费用须由墨方承担。这个有争议的计划受到一些排斥移民的低收入美国人欢迎,但也令许多人对特朗普透露出的排外思想感到担忧。
  2016年夏天,墨西哥方面曾出动多名部长级人物赶赴美国,尽管那时选情状况并不明朗,但在墨西哥方面看来,向美国民众说明两国贸易伙伴关系带来的利好显得尤为重要。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莲·邰蒂还是对墨西哥的“说服行动”产生了疑惑——墨西哥官员手中的数据看似极具说服力,但“眼下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都是受到愤怒、沮丧及恐惧驱使。这些情绪不会因威斯康辛州的贸易数据而轻易平复” 。
  智库墨西哥经济研究与教育中心(CIDE)国际问题研究部主任、曾在美国众议院和华盛顿财团任职的马克·迪安·阿斯平沃尔(Mark Dean Aspinwall)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美墨错综复杂的关系确实对两国而言都非常重要,但特朗普的态度吸引的是这样的选民——他们是美墨间相互依存关系的局外人。
  令马克颇为意外的是,“与这种依存关系有关的人群竟然处于失语的状态,没有力量能为他们发声,并以此来驳斥特朗普的有关论调。”
  墨西哥贡献的600万就业岗位
  就在1月6日,特朗普团队希望美国国会今年4月前拨款修建边境墙的消息流出,引发外界广泛关注,质疑声随之而来——“为什么是美国的纳税人,说好的墨西哥出钱呢?”
  特朗普随即在推特上反驳:“不诚实的媒体曲解了我的表达,我是说先让国会买单,再由墨西哥来偿付。”
  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称,特朗普已作出表态,美国将通过重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来争取到有利于美国的条款,这是美国让墨西哥出钱的方式。不过谈判需要时间,造墙耗资巨大,先用纳税人的钱可以加速进度。
  据悉,特朗普团队和众议院共和党人正在草拟一份数十亿美元的立法计划来推动此事。
  其实,2006年美国国会就曾通过安全围墙法案。然而,700英里双层围墙的修建计划从未得到完整实施,最后只剩下人人可以翻越的350英里单层围墙。《纽约时报》称,如果造墙的钱被列入政府春季财政预算中,可以在这项小布什时代的法案框架下启动这笔资金。
  不过,修墙计划在美国国会引发的讨论更多关乎修建成本、巡逻人员征用、购买土地、运营维护的巨额费用,以及“美国给大家的既定印象是一个欢迎移民的国度”,这样的做法将那些合法移民置于何地。
  在《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莲看来,多数美国人都认为近年来墨西哥人大量涌入美国。但如果参照皮尤研究中心给出的数据,只说对了一半:过去50年间,约1600万墨西哥人北上进入美国,但自2015年始,这种流动开始放缓,并逆转了方向,离开美国的墨西哥人数量超过了来到美国的墨西哥人。
  同时贸易流动也不再是单向的。美国每年从墨西哥进口约3150亿美元的商品,但辩论中往往被忽视的是,美国对墨西哥的出口最近出现了激增,达到每年2700亿美元。这使得墨西哥成了美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支撑了美国600万个就业岗位。还有大约每年2000万墨西哥人来美旅游或出差带来的200亿美元的支出。
  竞选期间,特朗普曾打出“汽车生产本土化”这张牌,这让他赢得了不少汽车工人的支持。这次发难汽车生产商,特朗普强调的还是把美国“失去的工作机会夺回来”。
  1月9日,在底特律举办的北美国际车展上,据英国《卫报》报道,通用汽车公司CEO玛丽•博拉(Mary Barra)在谈及美国本土的就业机会时称,“我们超过40%的生产设施都在美国,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对美国的直接投资超过110亿美元,并创造了数以千计的就业岗位,包括针对技术人才的。”
  菲亚特CEO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在该公司早先发布的公告中也指出,公司所制定的“现代化计划”就是为了“巩固该公司以美国为核心的汽车生产”,满足美国本土近期的汽车需求并扩大出口。菲亚特指出,2009年至今该公司计划于美国建厂的累计投资已达到约96亿美元,创造了约2.5万个就业岗位。
  不过,鉴于特朗普的严厉措辞,通用、大众、菲亚特、丰田等纷纷表露出自己在美投资增加的计划。不过,对于是否收缩在墨西哥的业务,这些企业还是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犹疑——一方面,特朗普当选带来的不确定政治环境、高关税政策肯定会对公司战略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全线在美国生产意味着生产成本的增加。
  博拉表示,通用不会因为特朗普的言论盲目改变其生产和投资决策,汽车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相关决策在两年、三年甚至是四年前就已经作出。这恐怕是特朗普亟须厘清的产业现状。
  对此,吉莲指出,21世纪各国被复杂的供应链连结在一起,像特朗普和墨西哥政府那样讨论“进口”和“出口”的统计方式或政治辞令,似乎已经过时。智库威尔逊中心指出,完成整辆汽车生产的零部件可能要在美墨之间来回穿梭6-8次。事实上,墨西哥对美国的出口中,约40%都是用“美国制造”的部件组装的。她认为,“美国制造”在政治上可能拥有强大的感召力,但从经济角度而言已不再是一个清晰的概念。
  美墨贸易战能否逆转?
  尽管如此,主流分析指出,对于可能打响的美墨贸易战,墨西哥可能会是更处于劣势的受害方。
  英国《卫报》报道称,汽车公司的收缩战略已经打击到了墨西哥。在墨西哥从事汽车零部件生产的美国汽车产业合伙人表示,未来五年,数百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将被破坏,此外还会对墨西哥就业状况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去年底,墨西哥电信产业巨头斯利姆与特朗普的会面曾引发外界猜想。分析认为,同特朗普商业成就相似、性情相通,与华尔街方面过从甚密的斯利姆或许可以以大使的姿态软化美墨关系。
  新年刚过,总统培尼亚的重要政治盟友、智囊比德加赖被委以外交部长重任。培尼亚在电视演说中指出,“新外长将从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天起,加强两国的对话和接触,以保证双方确立积极的关系。”
  来自墨西哥的评论称,前财政部长比德加赖出任外长或许可以被视作培尼亚政府迫切寻求与美国建立关系的信号。
  比德加赖曾是特朗普去年访问墨西哥的重要推手,被视为经济懂行、外事活动中具备“做交易(deal making)”的能力。
  但特朗普竞选期间激烈言论所引发的墨西哥人的愤怒情绪让时任财政部长的比德加赖丢掉了乌纱帽。在比德加赖宣布辞职的数小时之后,特朗普发推文称,“墨西哥丢掉了一位聪明的财长、一个很棒的人。”不过,11月特朗普当选,比德加赖再度回归政坛。
  墨西哥经济研究与教育中心(CIDE)国际问题研究部主任马克向澎湃新闻分析认为,“尽管比德加赖对特朗普到访墨西哥的公众反应作出了误判,但他仍不失为一个有才能和聪明的人。”
  “他有着美国教育背景、懂经济,可以确定的是,比德加赖将以一种私下的交流方式与特朗普方面接触,毕竟特朗普不会让人们意识到他在和被他视为’敌人’的墨西哥在交涉;然而已经显现出的一些利益驱动也让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修充满变数,特朗普也不至于表现得像竞选期间那样充满戏剧性。”马克说。
  专注拉美地区政经问题杂志《美洲季刊》近日刊登其主编、美洲理事会副总裁布莱恩·温特(Brian Winter)撰写的文章《美墨交恶将会怎样》,文中布莱恩发问:如果说墨西哥对这个头号贸易伙伴有诸多考量,难道美国对失去墨西哥就丝毫没有忌惮吗?
  1月12日,培尼亚表态墨西哥永远不会理会特朗普“修建边境墙的钱由墨西哥来偿付”的言论;同时,培尼亚表示鉴于目前形势,墨西哥将寻找经济新出路,包括与欧盟加快签订并升级自贸协定,《卫报》消息称。
  去年12月,墨西哥与中国在一场双方最高层级外交官员的会议中,誓言深化两国关系。路透社评论称,美国虽为墨西哥头号贸易伙伴,但由于担心特朗普的政策将限制对美准入,墨西哥一直在想方设法降低对美国的经济依赖。
  以前这两个近邻在哪些方面有合作,那么现在墨西哥也可以以这些方面的不合作来反制美国。此外,墨西哥汽油价格上涨引发的民众示威也将培尼亚推向更不受欢迎的境地,之前以微弱劣势输掉大选的墨西哥左翼人士洛佩斯•奥布拉多尔2018年会不会东山再起,这些美国都需要考虑。布莱恩指出。
  如果特朗普走得太远,两国之前不愉快的历史关系或会重现;不过,竞选宣言傍身的特朗普上任后也有回转的余地,走近“英雄男孩”(编注:19世纪美军攻入墨西哥城时传说中的墨西哥英雄人物,广泛存在于美墨公众话语空间),杜鲁门可以,特朗普也可以。布莱恩称。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5日 来源时间:2017年01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胜选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