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胜选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胜选

特朗普来了②|他“亲俄”若是陷阱,中美俄三角会有何变数?

作者:张健荣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04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本周末(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正式就职。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关于他未来政策出现的最多一个词恐怕就是“不确定性”。自去年11月当选至今,特朗普的种种言行是否能让我们在“不确定性”中找到一些确定的东西呢?他正式入主白宫后,美国和世界,尤其是与中、俄这两个大国的关系将会如何发展呢?

  美国当地时间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履行美国第58届45任总统之职。在许多政治家大佬眼中,特朗普是一个政坛另类,他叛经离道,不守成规、口无遮拦,信口开河,惟利是图,带有典型的商人习气,甚至被视为美国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代表。
  然而,在俄罗斯政界,对特朗普则是另眼相看。特朗普的当选曾令俄罗斯上层精英感到一阵窃喜,许多官员把特朗普对俄言论视同友善,庆幸俄美关系将迎来转机,对俄美关系前景感到乐观。
  可是,俄学界头脑清醒的学者并非那么乐观,他们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特朗普涉俄“善言”背后的动机。去年11月,笔者应邀出席了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举办的俄罗斯政治学会2016年会。聆听了俄罗斯一些大牌政治学家和国际问题学者的演讲,其中俄罗斯科学院美国与加拿大研究所前所长谢尔盖·罗戈夫(Sergey M.Rogov)院士发表的关于美国选举及俄美关系走向的报告,引起了与会者的很大注意,值得我们去做一番分析。
  特朗普“亲俄”是表象?
  在罗戈夫看来,美国特朗普好比俄罗斯的日里诺夫斯基,其当选总统确实令人感到相当意外。但必须指出的是,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充分表明了美国民粹主义思潮在抬头,反映了美国中产阶层因失落而期待改革的强烈愿望,凸显出美国社会意识中反全球化的倾向。
  有人认为,特朗普似乎在故意与奥巴马唱反调,以此否定其前任政绩,突出自己的正确。就拿其对俄态度而言,特朗普完全是与民主党背道而驰,主张与俄开展合作,而不是对俄实施制裁。在他人看来,特朗普似乎是一个“亲俄派”。显然,这只是一种表象。特朗普对俄流露的善意并非代表其对俄抱有天生好感,或者其个人对普京心存钦佩,还是刻意采取的一种竞选手段。从美国切身利益出发,特朗普对俄释放善意,其背后势必另有所图,其中可能存在“陷阱”。
  特朗普的“陷阱”
  俄罗斯学者认为,从当前国际关系格局角度看,特朗普对俄亲善的动机可能存在以下两种可能。
  1、操纵美中俄三角关系
  特朗普上台将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履行其竞选中承诺的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具体地说,为了让美国在世界中获取更多利益,而不是为大家提供共同福利,美国不仅将重新审视美国现行对外政策,而且将设法改变现行国际关系中一些游戏规则,使之更符合美国的利益,维护“美国世界中心论”。
  为此,如何处理好美中俄三角关系将是其中关键,美国不会坐视中俄两个大国抱团结伴,来共同对付美国,那样的话,美国势必两面受敌,难以保持足够优势。美国会对俄采取拉拢,与俄开展局部合作,以此达到分化俄中关系作用,同时在与俄合作中设法降低其作用,让其扮演小伙伴角色。未来世界政治中,美或会将中国看成地缘政治和经济竞争的主要对手,调动各种有助于自己的资源和力量,以更小的代价去换取更大利益,以保持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
  2、应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威胁
  与奥巴马视俄罗斯等同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或者埃博拉病毒威胁的立场不同,特朗普曾多次声明IS是当前头号国际威胁,呼吁与俄罗斯开展合作,加强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共同应对IS威胁。为此,特朗普上台之后,不排除美俄之间将加强对盘踞在叙利亚的IS采取联合反恐行动可能。
  去年12月1日普京在发表的一年一度国情咨文中特别强调俄美可以加强国际联合反恐合作,可见,双方之间在这方面似乎存在了一种共识。
  但是,特朗普另有其它用意,他并不愿意看到俄罗斯成为主导中东局势的主要力量,而无非是想利用俄军事力量去铲除IS武装,以消耗俄罗斯军费与财力。问题是,美俄联合反恐在解决叙利亚冲突危机同时,美国是否接受阿萨德政权继续执政?如果特朗普改变美国对阿萨德立场,势必与中东其它反阿萨德政府的国家产生矛盾,美国又将如何去协调与其中东盟国关系?
  俄美关系走向判断
  根据上述两点,我们的基本分析判断是,特朗普执政后将可能局部调整对俄立场,缓解对俄压力,并逐渐取消对俄制裁,转而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在贸易领域和地区治理方面,特朗普可能对中国进行一系列反制手段和战略施压,包括采取反倾销或者技术壁垒措施,甚至可能无视世贸原则,单方面对中国的对美出口作出各种限制,以缩小美国对华贸易赤字。
  而相对俄美关系而言,俄罗斯可能从中获得喘息机会。俄罗斯对美始终是采取以自身利益为前提的务实外交,只要美国尊重和关切俄切身利益,在此前提下,俄罗斯是希望改善与美关系,并与美开展各方面的合作。
  特朗普上台对缓和目前俄美紧张关系是一个机会,俄罗斯绝对不会错过,并会采取一种相对主动姿态,这一点从俄方在不同场合的对外表态中已经显露出来。
  去年11月下旬,俄罗斯《生意人》报道说,尚在特朗普政府班子未组成之际,普京曾对外公开表示,“俄期待与特朗普政府团队进行沟通,但不清楚究竟与谁去沟通。”俄对特朗普流露出来的这种迫不及待,一方面说明,俄迫切希望缓解与西方国家关系,摆脱当前俄自身所面临的不利国际环境,另一方面说明,俄迫切希望西方发达国家的投资能够重新回流俄罗斯,为其衰弱的经济机体注入新鲜血液。
  随着特朗普政府班子组建完成,俄美双方恢复高层对话和磋商的时机可能很快会到来。从特朗普政府班子组成结构来看,其政府许多要员与俄罗斯并无以往恩怨和过节,甚至有些与俄关系相当密切。
  例如,美白宫办公厅主任人选赖因斯·普里伯斯是一个东正教徒,美国务卿人选蒂勒森是埃克森美孚原CEO,与俄能源财团关系密切……这一切都为未来俄美关系改善打下有利对话的基础。
  至于导致俄美关系陷入了冷战边缘的乌克兰危机,目前仍是美俄关系能否改善的主要障碍。特朗普对乌克兰问题至今未发表过任何言论。这似乎给俄美对话留下了很大空间。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国内的支持率已跌入谷底,似乎已经失去了连任的可能。奥巴马政府对其已失去兴趣,更不用说特朗普本人。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命运多舛的季莫申科可能归来,成为下届乌克兰总统的有力竞争者。在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眼中,季莫申科也许是一个都能被接受的人物。
  俄美关系改善对中国或有不利影响
  基于俄方学者对特朗普的分析,我们认为,在中俄美三角关系中,中俄与美之间的战略利益矛盾是结构性的,不是特朗普想拉拢俄罗斯就能达到分化中俄目的,因为俄美之间本来就缺少足够的信任,俄方学者有关特朗普“陷阱”的提醒,充分说明了俄美之间的不信任是根深蒂固的。即使俄美关系得到表面缓和,但在一些原则问题上,如:东欧反导、北约东扩、叙利亚政权,俄罗斯是不会让步,改变自己立场的。但我们必须预料,特朗普上台,不排除中国未来可能会面临一些不利状况。
  首先,从双边关系层面看,俄美关系改善仅仅改变和缩短了三角关系美俄之间的距离,对中俄关系紧密程度不会构成很大影响。因为中俄两国有高度政治互信,十分珍惜彼此全面战略协作关系,在捍卫两国切身共同利益及对待重大国际原则问题上,中俄两国将始终保持高度一致立场,绝不会出现转变,对此我们应该深信不移。但在中美利益冲突中,俄方能否与中方保持紧密协作,以共同对付美国?从俄罗斯的务实外交与实践来看,中方有必要做好单方面应对美国施压的充分准备。
  其次,从地区安全层面看,如果美国试图改善与俄关系,那么北约将暂缓东扩,包括暂缓东欧反导体系的部署,否则,俄美关系依然无法得到实质性改善。但在东亚反导体系部署问题上,依然存在不确定性,尽管韩国政权出现了危机,朴槿惠总统遭到议会弹劾,但并不会让韩政府放弃部署“萨德”反导体系。并且,日本政府一再叫嚷要坚持在本土部署“萨德”,如果在台海周边地区也出现的话,势必将引发中美严重冲突,对此,中方必须做好应对最坏打算的准备,因为从特朗普对台湾地区的立场来看,其政府是否能够遵守“一中”原则让人生疑。
  第三,从全球战略层面看,一旦俄美关系缓和,双方矛盾与冲突可能减少和下降,所谓此消彼长,中美关系矛盾可能会由此上升。从特朗普各种对华言论和举动来看,因各种利益纠纷中美双方冲突将逐渐加剧,中国未来将面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更多压力,对中国地区战略目标实施构成很大阻力,甚至对中国对外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干扰,如何去协调中美双方利益和管控彼此分歧,是未来面临的考验。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俄罗斯-中亚合作研究中心主任)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0日 来源时间:2017年01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胜选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