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胜选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胜选

特朗普贸易政策是转折,还是昙花一现?

作者:宋泓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30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本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宋泓关于分析特朗普执政贸易政策的下篇。该篇文章主要围绕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影响,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评价。宋泓认为,特朗普政府所倡导的回归国内、注重双边的贸易政策大转变,是美国贸易政策转变的一个转折点,还是昙花一现,值得观察。
  上篇,详见“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目标能否实现”一文。

  特朗普贸易及相关政策的影响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以及在全球经济中的领头羊,美国经济和贸易政策的变化对自身以及全球经济、主要贸易伙伴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1)世界范围内的区域化和全球化受阻:巨型区域贸易协定以及WTO范围内的诸边贸易协定谈判会暂时放缓,全球经济治理领域中的领导角色会暂时出现真空。
  2)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摩擦增多,对于国内企业的投资优惠,有可能会引发全球范围内的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倾向。
  3)大幅度减少税收,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会造成美国财政赤字的增加。
  4)世界的能源市场、尤其是石油市场会受到较大的冲击。这种冲击来自两方面:其一,需求方面,美国进口需求的下降,会大大减缓世界市场的需求增长;其二,供给方面,美国供应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增加了国际市场上的供给。在此供需结构下,世界石油价格将会长期低位运行。
  美国贸易及相关政策的调整对中国的直接影响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1)中国作为世界加工和制造中心的地位会受到巨大的挑战,中美之间的巨额贸易不平衡也可能减少。
  2)被迫与美国进行双边贸易和投资协定的谈判,尤其是投资协定的谈判。美国会以“对等性、互惠性”为借口,迫使中国作出更大的让步。
  3)针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的力度会加强、频度会增加。
  4)作为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石油的进口环境会相对改善——较低的价格,较稳定的供应。简言之,中国将是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关注的头号目标。来自美国的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的压力是中国未来几年将会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对中国的间接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似乎是有利方面,即:美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所空缺出的位置为中国提供了补进的机会,全球治理中出现了一个难得的“中国时刻”:1)奥巴马政府通过TPP排斥中国,构建亚太经贸新规则的企图破灭了;2)美国退出之后,不少TPP的成员很自然地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希望中国能够继续推进现有的RCEP进程,并在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甚或全球化进程出现停滞之时,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甚至还有一些TPP成员,和其他一些国家,希望中国能够补充美国的空档,发挥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领导者角色。
  其二,不利、至少是不确定的方面,即:美国从多边贸易体制和机制中抽身而去,传统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是否仍然能够维持(上边的有利影响,就以传统多边体制的存在为前提)?是否标志着国际经济游戏规则将会发生重大的改变、甚或成为一种新的潮流呢?以美国的影响力以及巨大体量,它所作出的选择一定不会没有追随者的。这种调整会对中国以及全球贸易的发展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中国如何应对这些影响和冲击呢?首先,要积极推进自身的开放进程。在关键制造业和服务业领域中,我们要进行有序的改革和开放试点,推进这些领域的发展。其次,要更加积极、坚决地推动RCEP谈判进程,如期完成谈判,尽早生效。不管这个协议带来的收益如何,早日完成和实施,就是中国领导力的最好体现,也会给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带来巨大的红利(中国领导力和中国方案的体现)。当然,中国也要仔细观察和适应美国所推动的双边贸易化趋势,一方面,管理好与美国等主要大国之间的经贸关系,另一方面,也要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以我为主、以我为中心的区域贸易网络。
  对特朗普贸易及相关政策的评价
  总体上讲,特朗普的上台标志着美国长期贸易政策的一个大转折。但是,这种转变是否代表了一个方向和趋势,抑或只是昙花一现,尚待观察。现在来看,特朗普政府所采取的很多政策,只具有短期、暂时的效应,似乎只是权宜之计。
  1、特朗普的贸易及相关政策基调,以就业作为目标和主线,显然,是选错了方向,甚至是误入歧途。
  在特朗普竞选以及当选总统之际,正是美国就业市场状况大大改善之际——失业率已经从2009年金融危机时期的10%左右下降到了5%甚或以下的自然失业率水平。如果在此基础上,仍然要降低失业率,似乎吃力不讨好。
  与较低的失业率相伴随,美国就业市场上,也存在着劳动参与率较低的问题。究其原因,是因为美国劳动人口中,很多没有接受大学教育的劳动者,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不再寻找工作;他们也没有领取任何政府救助金,从而没有在失业统计中反映出来。这些人被排挤在美国经济之外,从而对于他们自身、他们的家庭以及社区带来伤害。
  因此,特朗普政府要做的,首先是为这些人提供帮助:一方面,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将这些人全部纳入其中;另一方面,要对这些人提供充足的再培训机会,鼓励他们重新上岗。其次,要引导美国劳动者向着适应开放条件下美国产业和服务业要求的方向发展——高技能、熟悉计算机的、服务型的工作要求。
  2、退出WTO、TPP,重新谈判NAFTA以及建立双边协议,威胁对墨西哥和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显然,是要从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向以实力为基础的双边主义转变。
  基于市场力量之上的国际合作,更多地,只是大国之间的合作。因为,在相互交换市场机会的讨价还价中,只有能够提供对等市场机会的国家才会进行互惠性的、对等市场开放,小国则被排除在外。
  更重要的是,大国之间的这种合作,也会带来相互的报复,从而使得从一个国家、产业和企业角度来看,在大国博弈下,合理的决定则会变成一种不合理的选择。典型的例子就是:对某个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比如,美国大幅度提高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水平,那么,中国一定会进行报复——提高来自美国进口产品的关税。这样,美国对于中国的出口也会减少,从而丧失就业机会。
  同样地,如果美国限制本国的跨国公司从事业务外包活动,那么,其他国家也会这么做,从而限制了外国跨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活动。外资创造的就业机会也会减少。再比如,在公司所得税上,美国降低税率,也会引发其他国家这么做。法国和德国在特朗普宣布降税的决定之后,立即进行反驳就是一个信号。这样的“触底竞争”(competition for the bottom),没有赢家。
  战后,国际社会努力的结果,至少在国际贸易领域中,就是建立了以规则、而不是以市场力量、更不是以军事实力为基础的贸易体系,从而形成了一种公平竞争的国际秩序。正是在这样的体系中,才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形,即:一个国家可以对于另一个国家违反规则的行为,采取合法的、不会引发报复的贸易限制行为,比如,提高针对这个国家某些产品的关税水平,或者附加进口配额等。即便是长期作为第一大贸易国家的美国,也经常遭受其他弱小成员的起诉。
  因此,WTO以及一些区域贸易协定,比如,NAFTA及拟议中的巨型贸易协定TPP、RCEP和TTIP等,都是在创造这样一种机制,即:在规则基础上,成员国之间正常(非歧视、公平地)进行贸易活动;一旦某个成员违反规则,则其他受到损害的成员可以合法地、单方面地采取贸易反制措施进行纠正,而不会导致这个成员的报复——不论这个成员的市场影响有多大。特朗普是要走回头路吗?
  3、进一步讲,以特朗普政府为代表的西方新政府,以及支持英国公投、特朗普总统的欧美选民们,其表面上是在反对贸易开放,比如TPP、TTIP、甚或WTO,反对全球化,本质上,却是在抗争贸易开放和全球化所带来的不公。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组合却恰恰忽视了这一点。
  过去几十年中,全球化的收益分享,在主要的发达国家内部,非常的不公平、不包容和不及时。在贸易和投资扩大的同时,很多遭受开放贸易冲击的产业、工人以及社区、甚至地区却没有受到充分的关注、支持和帮助,从而使得这些人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在一个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中,却在发达国家内部造就了受到伤害、遭受不公平、被忽视的众多产业群体和地区。
  现在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面对全球化的挑战,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必须要做:
  第一,补偿和救济丧失工作机会的劳动者。
  第二,第二,提高劳动者素质,适应高技能、计算机化的服务导向经济的需求。在发达国
  家中的劳动者,必须具有更高的素质,适应更高水平的要求。全球化的条件下,发达国家中的工作,将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高端的、高收入、高素质工作;其二,是低端的、低收入的、“非贸易”、“本地性”的工作。在这样的环境下,发达国家的社会政策,尤其是社会保障政策必须具有强有力的协调功能——将这种极端化的工作类型以及劳动者协调起来。否则,将会带来很多的社会问题。非常遗憾的是,在特朗普的所有政策组合中,没有社会保障政策、也没有收入调整和再分配政策!
  4、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目前,世界经济和世界秩序所面临的问题,是全球化与传统的主权国家、传统的本土公司理念之间的冲突。
  全球化的存在,使得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最有效的配置成为可能。全球化,最大程度的,或者向着最大化程度,释放市场经济的活力,为世界和全人类的发展带来巨大利益。但是,全球化的发展,却和现代民族国家的国际体系越来越矛盾。如何化解这种矛盾将是人类社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所面临的最严峻、最现实挑战:
  1)民族国家,既要推动全球化,又要照顾自己的国民,尤其是不可流动和遭受全球化冲击的国民;
  2)本土公司,既要跨国经营,又要效忠母国;但是,和东道国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呢?这种冲突在国际贸易以及国际税收领域中已经非常尖锐了。其中,在国际贸易领域中,WTO最近几年一直在推动基于附加值之上的国际贸易统计系统建设;在国际税收领域,OECD也于2013年出台了BEPS报告,并开始推进国际税收方面的合作。现在这种冲突开始在发达国家的政治领域中凸显出来——特朗普的当选以及英国脱欧就是这种冲突的活生生体现!
  在此过程中,我们要竭力探索与全球化发展相适应的、基于现有民族国家体系之上的全球治理体系;要竭力避免重新走上孤立、封闭,或者大国对立的老路上去。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政府重新回归国内、重新推进双边贸易谈判、阻止区域化和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却树立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榜样。二战之前的很长一段时期,美国盛行孤立主义,也非常重视和强力推进基于“平等、互惠”基础上的双边谈判和协议。难道历史要倒退吗?
  结论
  第一,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贸易政策的走向是延缓、甚至阻止进一步的区域化和全球化趋势,力阻美国产业和企业向海外转移,鼓励和支持美国企业和产业的国内发展。因此,它会对贸易的赤字更加敏感,甚至会陷入到重商主义者的政策漩涡之中;同样,也会更加倾向于自身利益,而不是世界领导者角色。
  第二, 美国贸易会有这样几方面的重大变化:通过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和留住本国企业;减少石油进口;更多地采取贸易限制措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摩擦加剧,保护主义增强;缔结更多的双边协定,对于区域和多边贸易谈判的热情降低;倡导新规则制定的领导力减弱。
  第三,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和冲突会增加,但也存在着通过双边贸易和投资协定的谈判进行深度合作的可能性。
  第四, 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走向以双边贸易实力为基础的体系,会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存在60多年的多边贸易体制也面临着存亡挑战。
  第五,特朗普政府所倡导的回归国内、注重双边的贸易政策大转变,是美国贸易政策转变的一个转折点,还是昙花一现,值得观察。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社科国贸。原题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贸易及相关政策的变化和影响”。原文载于《国际经济评论》2017年第1期。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澎湃新闻进行重新编辑,经作者审订。)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0日 来源时间:2017年01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胜选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