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刘亚伟:华盛顿来了个新“警长”

作者:刘亚伟   来源:红星新闻   放大  缩小
  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在美国总是激动人心的事情。用选票改变美国政治走向和打破政治现状是平日似乎漠不关心政治的美国选民惯用的手法。1976年,美国选民厌恶华盛顿政治的肮脏和尼克松的不老实,他们把1975年还在美国默默无闻的吉米·卡特送进了白宫;2008年,美国选民不满小布什的好战和华尔街的贪婪,他们把一届联邦参议员还没有做完的黑人奥巴马送进了白宫;2016年,美国对经济复苏的缓慢和政治正确的压抑感到深恶痛绝的选民把一天公职都没有做过的商人特朗普送入了白宫。
  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国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在这个新时代,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将面对一个几十年前就开始抱怨美国一直被外国“敲诈勒索”并在竞选中要让美国再度举起“美国第一”大旗的总统。
  “美国第一”主义最大的影响将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上,美国的盟国和以美国为敌的国家都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外交团队将如何肢解和修改奥巴马总统过去八年的国家安全政策。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总统会不会从日本和韩国撤出美国部队,会不会更加无视俄罗斯对乌克兰主权的践踏,会不会撤销美国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但他在就职仪式上发誓要把伊斯兰国恐怖份子从地球表面消灭。换句话说,在“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时代,即使美国大幅度地摆脱自己在全球维护安全与和平的义务,它并不能完全放弃“世界警察”这个角色。“美国第一”还意味着特朗普总统会修订美国的移民政策、否决TPP、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并迫使各国减小对美贸易的巨大顺差。
  在这个新时代,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将面对一个头顶乌云密布的总统。特朗普是自从美国政府开始征收所得税后唯一没有公布自己的上税纪录的总统候选人,是唯一没有在就职前与自己的企业和生意切断任何联系的总统,是在正式进入白宫前就开始对美国所有情治部门表示不信任的政府首脑,也是唯一在就职演讲里对华盛顿所有联邦的立法、执法和行政官员表示厌恶和仇视的民选领导人。可以想象,如果美国财政部的税务局发现特朗普偷税漏税,如果他作为总统的任何决定被发现会使得他庞大的家族企业受惠,如果美国的情治机构要报复一个试图对他们“精兵简政”的总统,如果国会的议员觉得特朗普有任何僭越的迹象,弹劾特朗普总统将是不难想象的可能。
  在这个新时代,美国总统离任后不再干涉政治的传统或许被打破。奥巴马总统在离职前的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特朗普总统有自己的主张,也有资格和权威去推进这些主张,但是,奥巴马说,如果特朗普的政策直接导致对一个族群的歧视、对一个特殊利益集团的中饱私囊、对言论自由等美国宪法赋予美国人民的自由的限制,他会”挺身而出”并提出批评。与此同时,在2014年和2016年中期和总统选举中两次出师不利的民主党也会重振旗鼓和重整河山,先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减少国会共和党的成分,然后在2020年的大选中把特朗普赶出白宫。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共和党领袖之一麦康纳曾说他今后的所作所为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奥巴马成为一任总统。奥巴马在2008年选举中构建的选民联盟在2012年得以让他重返白宫,但这个联盟今天已经千疮百孔,民主党需要新人、新面孔、新思想和新话语权。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当选并没有团结美国的选民,而是使美国本来就很深的政治鸿沟变得更加不可逾越。他还没有开始执政,他的支持率已经下滑到不到40%。民意将是遏制特朗普“一意孤行”的减速器。
  在这个新时代,中美关系也将进入一个新的、极为不确定的阶段。在选举中,特朗普是共和党17个候选人里对中国的攻击最为持久和恶毒的;当选之后,他先是跟台湾的蔡英文通电话,继而提出“一个中国”的原则可以作为美国与中国谈判的筹码,又指责中国海军没收美国的无人潜水器是“无法无天”,还提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中国“义不容辞”的责任。特朗普的国务卿候选人、前美孚石油公司总裁蒂尔森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居然声称美国应该封锁中国在南海的岛礁。这一切都使得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进入不可预测的不稳定状态,而这一关系的不稳定也会使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发动机的亚洲太平洋地区进入相对的不稳定,并对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深化造成一定的困难。
  这个新时代会考验美国民主政治制度的韧性和有效性,也会考验中国决策层的耐心、判断力和智慧。美国政治表面的乱象并不一定表明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已经开始不可挽回地走下坡路;美国权力交替的平和、克林顿两口子参加就职典礼和特朗普在就职午餐上对克林顿夫妇的赞美都说明美国政治制度的基础设施完好无缺。特朗普总统想不想与中国打贸易战不重要,能不能打和怎么与中国打贸易战是中国政府目前最大的考题。同时,中国的领导层还需了解,美国不可能也不会马上退出领导全球化的位置,中国也还没有完全具备进入这一岗位的资质和实力。
  特朗普在就职演讲中说,“我们会同世界上其他国家和睦修好,但“我们的外交”基于这样的理解:所有国家都有权以自己的利益为先。我们不寻求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而是期望它能照亮世界并成为榜样。我们会闪闪发光,其他国家会紧步跟上。”这也应该是中国领导人在与美国打交道时的准则。
  华盛顿来了个新“警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只要不引火烧身,特朗普总统也许会是一个有作为的美国领导人。其实,美国所有的总统在上任后不久都会意识到,“警长”新没错,制度并没有变。总统们你来我往,只有制度颠扑不破。要想有作为,首先不能破了规矩。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3日 来源时间:2017年01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