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元首会晤海湖庄园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4月6日至7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总统举行会晤。

刘亚伟:两位伟大梦想者的会晤:当“美国第一”遇到“中国崛起”

作者:刘亚伟   来源:微信公号周说/钝角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最受瞩目的“习特会”即将在世界舞台上上演,而就在今天,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又发射了一枚疑似弹道导弹,这种做法无疑更会加剧半岛核危机的紧张氛围。不过,也正提醒了我们,这种情势之下,“习特会”必然谈及如何解决朝鲜核问题。那么,对这些两国元首的会晤,还有哪些方面值得期待。今天发一篇“钝角网”的重磅文章,给大家作为参考。
  习近平于2012年10月就任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之后不久他带领所有新当选的政治局常委莅临国家历史博物馆,宣布将实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几周之后,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这位新当选的美国总统誓言要继续推动国家的变革,而这一变革的冲动多来自他父亲的梦想。2013年初,两国领导人的顾问班子都迫切认为中美两国应该重新塑造两国关系,两位领导人的见面事不宜迟。这也就是后来两国精心筹备的、 于2013年6月在洛杉矶郊外所召开的阳光庄园会议。在这次非正式但又非常有实质内容的会议上,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
  之后,习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中国、美国以及其他需要两国首脑共同出现的地方多次见面。他们在很多问题上有分歧,但是他们却共享一个梦想:世界和平与繁荣依赖于中美两国的合作和领导。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同意与德黑兰签署核武器协议,在一起讨论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支持事关气候变暖的巴黎协议,试图减少两国之间的偏见和误解。正当习主席在准备中国的新领导变更之际,奥巴马总统也许作梦都没有想到“出生证运动”的领导人(编者按:质疑奥巴马是否出生在美国)会成为白宫的新任主人。但是,不管怎么说,特朗普总统也是一位梦想者。虽然他的梦想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像是噩梦,但是“美国第一”以及“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精神上和实质上和中国梦颇为相似。
  自特朗普开始竞选总统以及就任第45届美国总统以来,他对中国发表了一系列负面评论。北京显然担忧这位不可预测的梦想者将会实行一个什么样的中国政策。与此同时,世界也进入一个严峻的不确定时期:莫斯科已经证实自己世界各个角落(包括美国)进行军事或者网络干预的能力;叙利亚局势滑向地狱的脚步不能被阻止;平壤继续不顾国际社会舆论执意进行洲际导弹测试;伊斯兰国虽然面临全球性萎缩,但是仍旧有足够的实力征募和怂恿新的崇拜者,给文明世界造成严重破坏;虚无主义和反全球化的民族主义正在欧洲蠢蠢欲动。二战之后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正在朝着崩溃的边缘迈进。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领导人的幕僚们认为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必须及早见面。
  两位领导人的特使访问了各自的首都,以筹备将于2017年4月6日到7日在特朗普佛罗里达海湖庄园举行的峰会。会面的声明直到3月30日才对外公开,两国的外交官对于会谈的内容守口如瓶。在最近北京的一次会议中,外交部长王毅指出,他非常期待这次湖海峰会,希望两国领导人能够从长远和战略的角度来看待双边关系中存在的问题。3月30日下午,特朗普总统发推说,“下周与中国举行的会谈将会非常困难,(困难之处在于)我们不能再有巨额的贸易逆差以及(贸易带来的)失业。美国的公司必须要有后备方案。”乍一看,中美对峰会的期值是不对称的:中国人对峰会的目标是这次峰会能够为一个稳定、富有成果的双边关系奠定长远基础,而美国人则希望解决竞选中承诺的当下问题。然而,因为两位领导人都急切希望对自己的人民展示峰会的成果,他们就必须在对峰会问题上持一个现实的态度,并指导在国际和国内因素的限制下,哪些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很明显,两位梦想者都需要一些可以实现的目标来向各自的支持者证明他们是真正的领袖和娴熟的政策制定人。特朗普总统自从就职以来遭受了一系列的挫败,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作为他百日执政的新成果。对于习近平主席来说,他需要寻求外交上的成就支持他在秋季举行的19大上的议事日程。除此之外,中国需要一个稳定的中美关系来保证“新常态”的经济增长不会又变成非常态。但是,哪些领域属于这些难以捉摸的“可做之事”呢?美国能够迫使中国在贸易和朝鲜问题上做出让步,而又让中国不看起来是迫于美国的压力而出卖自己的利益吗?中国会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新型大国关系转而接受帝勒森国务卿在访问中所提及的注重结果的新型中美关系吗?
  2013年6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中美元首会晤。习近平提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两国元首以政治担当和智慧,达成共同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
  下面五个方面也许是两国领导人应该仔细考虑,并让他们的幕僚在起草让两国关系翻开新一页的公报之前做全方面的探讨。五件事情分别从最简单到最复杂依次列出。
  1
  世界秩序
  两国需要共同合作对抗全球性挑战,维护和平。
  第一,对两国来说,共同合作对抗全球性挑战,维护和平,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是相对容易的。众所周知,中美领导层共同努力,把全球变暖的气候协议从哥本哈根的失败变成了巴黎的成功。华盛顿和北京为化解南苏丹的武装冲突,在阿富汗的和平和重建工作上,在叙利亚恢复和平的信息共享问题上,在撰写网络安全规则方面,在对抗国际恐怖主义问题上都有密切合作。在西非中美卫生工作人员在抗击埃博拉病毒方面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合作,两国正在非洲建立第一个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应该很容易承诺两国将携手合力解决南部苏丹的政治困境,制止几内亚湾的海盗行为和为尼日利亚东北部的人道主义危机提供援助——这里也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衍生的毒瘤。此外,特朗普总统从地产大亨变为政治家。他应该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中与开放相关的部署有更好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同意派遣一名高级代表参加五月份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将为打造两国之间更坚实的关系营造很多正能量。
  2
  南海问题
  南海问题被很多人认为会是可能导致中美冲突的一个诱因。
  虽然南海问题被很多人认为会是可能导致中美冲突的一个诱因,但只要两国领导人和他们的助手能够真心诚意地寻找共同利益,这个问题其实可以从热点问题的名单中去除掉。在2015年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中,习近平主席告诉奥巴马总统中国不打算对其控制的岛屿进行军事化。中国领导人一项坚决表示中国根本没有意图干涉自由航行。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核心利益是自由航行和自由飞越,不在领土争端中选边。如果中国停止继续建岛并不设立防空识别区,而美国也停止在该地区高调自由航行巡航,这会为中国和其他声索国创造一个平和的气氛,让各方寻求双边或者多边的解决方案,从而让这个水域在未来很多年成为商业航行的安全通道以及捕鱼区。
  3
  贸易问题
  经贸领域是能让双方合作并凸显成效的领域,能够轻而易举的为两位领导人加分。
  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能让他的总统任期影响深远的一个关键是兑现竞选时做出的“美国制造”和“雇美国人”两个承诺。对于习近平主席来说,不让美国可能的贸易制裁干扰中国还是以出口为主的经济发展也是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因为中国经济已经比2012年脆弱了很多。他们能够锁定双边投资协议中存在的障碍并且解决这些障碍吗?他们会开始考虑制定中国投资用来作为美国基础设施更新和重建的规则吗?双方能不能在基础设施重建领域签署一个协议以显示在这方面合作的巨大潜力?美国会取消对高科技商品的出口限制的关税以使中国人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吗?中国能够允许谷歌以及其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自由运行吗?经贸领域是能让双方合作并凸显成效的领域,能够轻而易举的为两位领导人加分。这里的成功有赖于谈判的技巧,而这正是特朗普总统所擅长的。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警告称,除非中国对平壤政权加大施压,否则美国将单方面采取行动消除朝鲜的核威胁
  4
  半岛核危机
  峰会必须开始讨论如何让美国和平壤直接对话。
  特朗普总统和安培首相在湖海庄园的快乐时光被平壤测试导弹所破坏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它也提醒人们解决半岛核危机迫在眉睫。金正恩不断的测试核武器不是为了扰乱一次又一次的国际大事,而是为了完成其最终获得发射核武器能力所必须的步骤。如果他真的能够做到这些,他就有更多的资本来勒索国际社会,日本和韩国也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要求美国在他们的国土上布置核武器或者自己开发核武器。特朗普总统埋怨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不够强势。中国的领导人一般会批评美国不和金家政权直接谈判,言下之意是华盛顿其实并不想真正解决朝核问题,因为它可以为美国在亚洲驻军、在韩国甚至在日本和台湾部署萨德提供借口。这些看法都是不正确的。峰会必须开始讨论如何让美国和平壤直接对话。美国和中国两国提供的安全保证会不会足以让金正恩敞开国门?由华盛顿、北京、纽约(联合国)以及平壤所联合签名的和平协议能不能说服朝鲜领导人放弃发展核武器的野心?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应该在他们赴湖海庄园峰会的路上研读一下古巴导弹危机何以获得和平解决。
  5
  中美关系
  双方可以做很多事情让台湾问题不再是中美关系中的问题。
  中美关系的一个老生常谈是双边关系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台北、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三角关系。最早引发两位领导人急切寻找见面见面的原因就是特朗普决定接听台湾总统蔡英文打来的电话,以及他说“一个中国”也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的轻率态度。现实是大陆和台湾在商业、金融、以及文化上已经息息相关,以至于岛内主张独立的分化政治的作用已经大大降低。即便民进党人当选总统也不能改变台湾人民希望自由甚于主权这个事实。对于美国来说,废除《与台湾关系法》是很难的。鉴于很多中国人相信台湾唯一不寻求独立的原因就是中国不放弃承诺使用武力统一,让中国放弃这一点也同样很难。然而,双方可以做很多事情让台湾问题不再是中美关系中的问题。例如,如果中国停止部署以台湾为目标的导弹,美国能不能承诺减少甚至停止对台军售呢?当中英就香港未来地位的谈判陷入僵局的时候,邓小平提出了著名的、保证实施50年不变的“一国两制”的概念,从而解决了困境。最近,大陆处理台湾事务的官员有“一国两治”的想法。这也许可以减轻美国人担心中国使用武力统一台湾的担忧。
  所有这些“可能性的事情”都是可以大大改善两国关系的实实在在的步骤,但这需要梦想者来付诸实现。梦想者有远见而不囿于成见,敢于想象,勇于实践。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都是这样出类拔萃的梦想者。他们都保证要提高各自所领导国家的人民的生活水平,让各自的国家更加强大。
  *刘亚伟是卡特中心中国项目的主任,中美印象网站(www.uscnpm.org)的创始主编。原文为英文,由张娟翻译,刘亚伟校对。此文的英文版见外交学者网站(thediplomat.com);原题《从梦想到现实-中美湖海庄园峰会展望》。本文为美中新视角基金会特供钝角网专稿,其他媒体转载需获书面许可。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05日 来源时间:2017年04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7.04.07用户名:游客

评论:刘亚伟:展望习近平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会
  2017-04-06 17:16:00环球网 刘亚伟 分享 78参与
  2012年10月,中共十八大结束不久,习近平率所有政治局常委去国家历史博物馆看《复兴之路》图片展。习近平当时说,“每个人都有理想和追求,都有自己的梦想。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差不多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击败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赢得连选连任。奥巴马2008年第一次冲刺白宫就大获全胜的主要原因是把“变革”引入美国,试图把他父亲当年留给他的梦变成美国人今天的现实。
  当中美两位领导人都为实现各自的“梦”而忙碌的时候,他们的助手们意识到,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的领导人如果不及早见面交流和谈心,不仅双边关系,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也容易出问题。于是有了2013年在加州阳光庄园的会晤。在这次非正式但却万分重要的会晤中,习近平提出,“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
  2016年,特朗普之所以能出人意料地当选美国总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向那些不安于现状并被全球化列车摔在车后的美国人展示了一种新的“梦境”,即只要他当选,他不仅可以在美墨边境高筑大墙还可以让墨西哥报销建墙费用,他可以通过禁止穆斯林国家的访客进入美国而让美国不再受恐怖分子袭击,他可以让已经外流的美国工作重返美利坚,他还可以用高关税把曾经大量涌入美国的商品堵在国门之外。他在竞选中和当选后的一系列言行让人感到习近平和特朗普及早见面十分必要。3月30日,中美双方同时宣布两位领导人将在佛罗里达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举行会晤。
  蒂勒森3月18日访问北京时对外交部长王毅说,美方愿同中方一道,按照特朗普总统同习近平主席达成的共识,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努力探索拓展更多领域合作,从长远角度拓展更加富有成果的美中关系。之后不久,王毅在改革开放发展论坛上说,中国正在成为国际形势的稳定锚,世界增长的发动机,和平发展的正能量,全球治理的新动力。但是,中国从未想过要领导世界。中国不做“单枪匹马的英雄”,而要积极致力于同各国发展和深化伙伴关系,不断扩大朋友圈。言下之意,中美必须携手才能为世界和平、稳定、发展与繁荣作出贡献。
  笔者认为,习近平和特朗普都是有抱负、有志向、敢作敢为的大国领导人;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已经连续遭遇立法和行政滑铁卢的特朗普需要一两个外交成就来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对中国来讲,为中国经济发展稳步进入新常态都离不开跟美国达成共识。
  我们无从判断中美领导人在4月6日和7日的会谈已在哪些方面展开了谈判或达成了某些共识,但我们可以粗略从中美在过去八年合作与分歧的轨迹中判断两国元首可能写进会谈联合公报的成果清单。
  首先,中美在国际事务领域的积极合作已为世界和平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中美在南苏丹为和平进程铺平道路已经多次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传为佳话;中美在西非为控制埃博拉做出的精准合作使得两国与非洲联盟达成了建立非洲第一家疾病防控中心的协议;中美在气候问题上的合作使得巴黎协议得以顺利签署;中美在阿富汗和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也在走向深入。习近平和特朗普可以非常容易地在庄园会晤上就联合国维和、西非吉尼亚湾反海盗和向尼日利亚东北部提供人道援助达成双边协议。更为重要的是,美国还可以对参加亚投行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做出积极反应。
  中美在经贸领域只有合作才能共赢,中美在这个领域的合作空间巨大。比如,中国可以采购大量波音飞机、允许包括谷歌在内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经营、降低美国服务行业进入中国的门槛和减少对美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从美国来讲,它可以放宽对中国出口的限制、允许更多的资金进入美国资本市场、为中国企业进入参与美国的基础设施重建制定法律性框架。
  朝鲜半岛问题看似复杂而危险,但是只要中美不为传统的冷战偏见和误解所束缚,两国就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让平壤放弃核武而走上正常国家的道路。中国需要鼓励美国与平壤展开直接对话,并推动朝鲜半岛和平协议的签订,彻底结束1953年停战的朝鲜战争。美国也需要重新考虑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决定。
  历史证明影响中美关系的最大因素多年来一直是台海问题,但现状和未来似乎都在告诉我们,台海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甚至不再成为影响中美关系的决定性因素。首先,最近10多年台海关系因为“三通”发生了根本变化,台湾对大陆的经济和金融依赖越来越大;二,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关注更多的是自由和收入的问题,不是所谓的“主权”问题;三,美国人民对台湾的印象越来越淡,美国的一些精英也开始建议为赢得中国在更多国际事务上的支持而废除“与台湾关系法”。遥想当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顺利解决香港回归的问题,当今两岸的领导人自然可以沿着“九二共识”的道路集思广益,找到一个新的和平共处和合二为一的道路,而美国人则可以为寻找这样的解决方案献计献策。
  2013年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阳光庄园的会晤为中美两国打通“中国梦”和“美国梦”迈出了第一步,为过去四年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2017年的海湖庄园会晤应该能将两个国家被历史赋予的光荣和梦想拉得更近。为了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为了亚太继续做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与和平的稳定器,中国和美国必须求同存异,在克服不同的同时增加共识,在减少误判的同时加深理解,在可以携手并进的方面达成协议。(作者是美国卡特中心-西安交通大学国际和平与发展中心共同主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