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阎学通:中美“假朋友”关系会更“假”

作者:阎学通   来源:搜狐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前夕,搜狐公众号“知世”专访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教授。
  阎学通谈到,“中国崛起改变全球实力对比,国际权力将再分配。权力分配是零和关系——‘你增加,我就减少’。责权利相等,有助于维持国际秩序。特朗普想保持美国现有权力但不想承接相应责任,这肯定不利于国际秩序的维护。中国则追求与自己实力相应的权力和责任。
  阎学通在特朗普当选初期曾评价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争斗型的人,选择的是冲突和对抗,采取以强压弱,以大险求大利。他是一个不怕冒大险而要求大利的,这是他的性格决定的。
  同时他还认为,中美关系是多方面的,不同领域中美之间的关系变化是不一样的。比如特朗普争斗型注重实力的政治人物,他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会关注比较少,可能在人权政治方面关系有所改善,经济方面会更加恶化,军事方面没有重大变化。

  特朗普任期至今,
  如何评价他对华的政策?
  问:特朗普任期近百日,您怎样评价中美关系?
  阎:他上台以后非常不顺,他自己的理念没法完全实施,遇到困难之后,他不想退缩但也没法不妥协,因此他是个有主见但是也没法完全执行的人。
  所以,对于特朗普的对中国的政策,我们之前的策略是好的经验,就是他采取任何政策,我们都不要马上反应,也就是说,不管他是实施对华友好或者强硬的政策,我们都要“慢三拍”反应,拖一段——他应该不是一个会坚定执行自己政策的人,出台的政策可能不到两个星期就会改变。
  问:这跟奥巴马时期的政策是不是相似?
  阎:不太一样,奥巴马不敢出台一些太强硬的政策,因为害怕反对派的反对,而特朗普是不管大家怎么想先出牌,“碰了钉子”之后再说。
  问:年初您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提出“美国梦”和“中国梦”是一个零和博弈的过程,您这种观点,是否有点悲观?
  阎:这不是我的看法,这是一个事实。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就意味着不能让中国比美国强大。
  问:这个事实有变化的可能吗?
  阎:不可能改变,中国的崛起靠的是国内的力量,不是国际的什么力量,美国可以延迟中国的崛起,但是不能阻止,而只要中国国内的思潮和发展不停止,那么外部的力量无法阻止中国的发展。
  特朗普执政,
  中美“假朋友”关系会变得更“假”
  问:您此前一直认为中美之间是“假朋友”的一个关系,目前,据特朗普和中国高层领导人的互动及他的一些个表态来看的话,您如何评价中美关系的走向?
  阎:外交政策是由特朗普任命的内阁班子共同决策的。我们先看他的利益偏好。特朗普重实在的利益,不注重意识形态,他的利益是大目标,是要实现美国再次伟大。他认为,中美之间的竞争是结构性矛盾,是零和矛盾,中国如果不衰落或者增长速度不比美国慢,美国想重新伟大是做不到的。
  问:这次会晤的特殊地点——特朗普的私人庄园,而中美元首以形式相对灵活的“庄园会晤”作为开头不是第一次,这种外交安排在外界看来有利于两国领导人私人关系的建立,在轻松的氛围中促进两国关系向积极的方向发展,您认为这会促进两国的友好关系吗?
  阎:我认为这只会对中美关系有程度上的影响,不会改变中美关系的性质。从冷战结束,中美领导人已经会晤无数次,历史上,没有哪一次会晤真的改变了中美关系的性质,因此,这一次会晤只会是众多会晤之一,最多起到程度性变化。
  中美从1995年开始,把双边关系界定为“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应该说从官方来说,目前没有改变。中美就是一个“假朋友”关系,竞争是两国关系的主流,合作只是缓解两国竞争关系的手段。首脑会晤,只是缓和竞争的激烈关系。
  2017年的中美关系,确实有一点跟大家预测的不一样,就是此前的美国总统,都是上任一年,才开始调整对华关系,而现在特朗普,只持续了1个月,就调整政策,这意味着什么?他调整对华政策的速度如此之快,这就意味着,他的认真程度是不够大的。他如果是认真的,他不会这么快调整政策。
  第二,他这么快就调整对华政策,也可能很快调整成对华的强硬政策,虽然他接受了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但据我们所知,他也在考虑增加对台销售武器的数量,因此,他很有可能像过去几任美国总统一样,嘴上“高度肯定中美合作关系,大谈合作”,而实际上,采取的政策和口号是完全相反。
  他执政,中美的“假朋友”关系会变得更“假”。
  中美在贸易方面必有一战?
  问:您曾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特朗普是商人,所以中美关系能改善。这跟职业有关系吗?美国总统有过农场主、律师和教授,职业怎么能决定他的对华政策呢?您现在对这一问题怎么看?
  阎:其实经济领域的秩序现在面临最大挑战,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是因为美国带头要搞贸易保护主义,只要跟美国有贸易赤字的都得平衡,所以这样一来,他使用贸易保护手段,对美国的出口进行制裁,那你想反报复措施会不会发生吗?会发生。
  另一方面,2017年1月特朗普曾经批评德国宝马、大众等汽车公司,设在美国国内生产更多的汽车,并威胁对非美国生产的汽车征收35%的边境关税,最近美国的公司想到墨西哥投资,结果被特朗普阻止了,说只能在美国投资,不能去墨西哥投资,这就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具体表现。
  问:特朗普的这种贸易保护主义的倾向,影响到美国和一些国家的合作;转过头来看中国这边,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亚投行,一些国家,比如加拿大,正在考虑和中国建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而欧盟在考虑和中国发展全面贸易投资合作伙伴关系的可能性。
  在这种形势下,对中国是个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阎:对中国来说,这种影响是负面的。但是如果利用好负面的影响,就能转换成正面的,这不是辩证法,这是一种能力。也就是说,你现在遇到一点困难,但这给美国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大,那么,如果把特朗普对美国和对中国的负面影响相比,中国算是相对获益。
  举个例子,你丢了10块钱,对手丢了50块钱,那么你还是相对合算的。
  问:既然美国不再领导自由贸易的世界秩序了,那么在将来,中国有可能领导自由主义贸易的价值体系吗?
  阎:不可能。中国只讲“经济全球化”,由于意识形态等问题,中国没法支持“全球化”,因为经济之外的全球化我们都不支持,既然我们都不支持全球化,更不会去领导全球化。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2日 来源时间:2017年04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