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元首会晤海湖庄园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4月6日至7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总统举行会晤。

北京专家如何评估习特会

作者:臧涵,李娜   来源:中评社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9日举办“习特会后的中美关系展望”研讨会,来自中国著名高校与研究机构的学者和专家围绕“习特会”将如何塑造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中美两国应该如何拓展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的合作?中美两国能否确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框架?等问题做出精彩解读。
  2017年4月6日——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举行会晤。在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节点,此次“习特会”无疑会推动两国关系在新起点上健康稳定向前发展,甚至有可能为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确定方向与框架。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唐永胜表示,从各方对“习特会”反应来看,中美关系比当初预料的更加积极一点,中美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下,对双方的立场做了一个摸底,为未来的发展找到基调并且对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做了一些规划。因此,中美关系如果能在在未来100天内取得重要进展的话还是很有可能得。
  唐永胜提到,此次峰会的成果是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理念的积极肯定。双方虽然没有明确提“新型大国关系”这个词及其文字内容,但都表达其实质内涵。
  据报道,美方的声明说,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同意协同努力,在相互尊敬的基础上,扩大合作领域,管控分歧;两位领导人提到共同努力,产生造福两国人民的积极结果的重要性。外交部长王毅透露,习近平主席强调“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特朗普表示,美中两国作为世界大国责任重大,双方应该就重要问题保持沟通和协调,可以共同办成一些大事。
  王毅还表示,中美元首宣布两国建立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等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这是此次海湖庄园会晤的重要成果。会晤期间,双方率先启动了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彼此深入交流,商定了工作议程,明确了努力方向。两国元首对这些重要机制的启动及取得的初步成果感到满意。中美经常性对话合作机制是两国关系发展的重要支柱,对双方沟通磨合、增进互信、拓展合作、管控分歧具有重要积极作用。
  “这四个机制的提出,说明总体上未来中美关系得到了非常积极得肯定。” 唐永胜说,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虽然是两位性格不一的国家领导人,但是两位都表现出了对中美共同发展的危机感和使命感,这让两位领导人在处理中美关系上表现出了相同的东西。中美的合作让靠着中美关系获利的国家和政客空间变小。
  对于未来中美关系,唐永胜认为,特朗普虽然对国际问题看法独具个人色彩,总体上还是务实的,是照顾到整个全球大趋势的,他对美国面临的问题还是有切身体会的。但是,中美关系中所出现的积极的迹象还是要通过重大问题,包括经贸、朝鲜半岛、南海等问题来检验。
  唐永胜还提到,中美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因此制约中美发展的因素依然存在,但是中美相互依赖关系也还是存在的。通过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可以看出,中美关系总是能够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越过困难,找到相对来说平稳落地的办法和途径。
  “中美关系实现根本性协调这种前景是存在的,毕竟中美之间关系不能彻底破裂,还是合作共赢好。” 唐永胜说。
  另外,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表示,从这次会晤看出,中美高层领导之间对话将如何展开,以什么形式展开。我们看到的结果是,我们会以四个对话机制来展开: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
  李巍表示,前面两个对话主要是把之前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拆分开,人文和社会对话是已经有的。唯一不确定的是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将以什么级别展开。因为我们知道另外三个对话已经确定的都是中国副总理领衔的,执法和网络安全对话近几年中美之间有,但是都是基于副部长级,如果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领衔这个对话的话,我们和美国将建立四个副总理级的,所以四大机制当中唯一一个这是有新的内容,其他不会有太多内容。
  王毅提到,会晤期间,两国元首就朝鲜半岛核问题等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同意拓展在地区和全球层面合作,为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繁荣多作贡献。习近平主席指出,中美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中应该合作并可以合作的领域很多,双方加强沟通合作,对两国有利,也对世界有利。特朗普说,美中两国作为世界大国责任重大,双方就重要问题保持沟通协调,可以共同办成一些大事。国际舆论普遍对中美在国际及地区事务上的良性互动予以积极评价。
  对此,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表示,此次会晤提到的朝核问题,这不简单是完全军事上的选项,到底美国在朝核的底线是什么?对于美国来说,最好的结果是美国控制整个朝鲜半岛,但是这个方案现在又个很大问题,美国必须考虑中国的因素。
  王帆认为,朝鲜拥有远程导弹打击能力是美国担心的,美国方面认识到时间的紧迫性。我们必须认识到若朝鲜、韩国出现战略误判,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这会打破大国设计的战略节奏。美国如果对朝鲜采取行动,一定是非常危险的,不是简单的军事打击。
  对于此次首脑会晤,王帆认为,这是一次很重要的会见,是对未来五年中美关系发展的定调见面,对稳定中国美关系大方向很重要。中方通过外交上的不断努力,在特朗普上任那么短时间内就实现两国元首的见面,并且接待规格非常高,这是很难得的。
  王帆提到,中国影响力和实力的不断上升,并没有冲击到美国的地位,双方不是互相代替而且是个互补的关系。在能源问题上,中美都致力于发展零和博弈,都取得了很好成效。中美在核安全问题上达成共识,这对朝鲜半岛趋势出现复杂情况的背景下很重要。另外,反对恐怖主义共识也是具有很重要意义的。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如何进一步达成有实际意义的协议,如何实实在在向前推动,使得它能够真正体现出新型大国关系的意义,这些方面是一个很好的探索。”王帆说,无论这次会晤能够达成什么样的框架性协议,中美在贸易方面很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成为中美之间要面临的问题,而且美国也不断向中国施加压力,但是中美之间贸易伙伴的关系是难以改变的,相互依存的总体结构也是难以改变的。所以从这些方面来讲,中美关系总体上来讲大局是能够保持住的,能够保证稳定。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国发经政中心主任雷达表示,第一,“习特会”最根本的还是在相互摸底,最大突破或最大超预期的地方就是会见时间上比我们想象得要早。第二,这次会晤并没有向最初我们对特朗普判断的那样,会出现无礼自大的评价。但也没像我们想象的通过这次会议有很多的突破,也没达到之前大家预想的效果。因此,雷达认为,中美之间还是在试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董裕平表示,中美经贸关系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中国梦实现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也决定了我们未来在百日计划谈判中要让到什么地步。中方重视维持中美之间的经贸平衡关系。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于铁军表示,7小时的会谈成果足够多,虽然没有联合声明这样的协议出现,虽然美国对叙利亚导弹打击成功吸引媒体注意,但是从长远来看,“习特会”影响会很大。
  于铁军表示,在特朗普上台不到3个月实现首脑会晤,虽然是非正式的,但对两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他们两位领导人来说,不在于谈成什么具体成果 ,而是各自各摸底定调,为未来画路线图,具体成果还是要到下面工作层面上展开。
  于铁军认为,在朝鲜问题上,双方把原来的官方立场都说了一遍,在蒂勒森访华时跟王毅外长提到过,现在朝鲜半岛处于非常危险局势,特别强调紧迫感。从美国方面来说,朝鲜核能力已达到危险阶段,去年朝鲜核试验进行2次,但中国一直没有明确一些举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倪峰认为,“习特会”结束还不到48小时,现在各种各样渠道放出的一些消息还是初步的,有些消息可能放出来了,有些消息没有放出来,这可能会误导我们。所以我们在做评估的时候,要对这样的情况有所把握。从初步的评估来看,如果没有叙利亚问题的话,应该是很完美的一次首脑会晤。
  倪峰表示,这次的首脑会晤有一些具体成果, 第一,两国最高元首开始建立起比较和谐的个人关系,可以为未来中美关系排除各种各样的干扰创造一个很好的条件。第二,实际上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还是要延续机制化;第三,这次会晤对经贸问题有了定盘,从习主席的讲话来看,是用做蛋糕的方式来解决中美关系贸易不平衡的问题。第四,这次美国表示愿意参与“一带一路”中来,这也是我们在对外政策上的收获。第五,中美肯定在朝核问题上达成行动的共识,这是天大的难事,虽然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但是能不能一块做事还很难,但是通过这个问题可以做一个很好的交流也是有意义的。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高祖贵表示,中美双方都有需求,才促成了双方尽快坐下来见面。从这次会晤当中看到的,中国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力和塑造力是在上升的,中方在积极推动中美关系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
  高祖贵表示,特朗普是重视实实在在的东西,这次达成的四个对话机制对于增进中美关系肯定是增加了,但是对于首脑个人外交和官方正式渠道推动的外交,还很难说。在“习特会”期间美国对叙利亚实施的打击,美方可能在释放他们可以同时处理好几个问题的信号,当年在小布什总统眼中,叙利亚与伊拉克、朝鲜是一个名单上的,那么对叙利亚可以如此,对朝鲜也会如此。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研究所所长刘卿表示,这次“习特会”从务虚层面来讲,中美关系从观望和谨慎的态度向谨慎、乐观的方向去转变,两国元首的会晤正式开启了两国关系实质性的合作。具体来讲,两国元首的会晤起到以下几个方面的作用:第一,发展战略的对标、相互沟通;第二,减少贸易逆差,合作做大蛋糕,下一步就是争取打好一百天的硬仗;第三,挖掘投资的合作潜力;第四,对话机制的升级,第五,地区问题,包括朝核问题、南海问题。刘卿认为未来中美关系走向:第一,双边关系谨慎乐观,积极信号增多;第二,开启互赖性合作伙伴;第三,中美合作进程非敌非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王文峰认为“习特会”释放出以下方面的信息:一是特朗普在对华政策方面,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回归了传统,回归了美国既有的对华政策的框架。第二,这次的四个对话机制对未来稳定中美关系有积极作用。第三,在台湾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特朗普基本上回归了美国既有的政策框架,在这些问题上,未来一段时间,美方不太可能会挑起严重的事端。第四,经贸问题上,美国也是有共识的,要改变中美贸易长期以来的不平衡性。第五,特朗普对美国同盟关系已经表述非常清楚,对日、韩的关系肯定不会变,与以往美国的政策并没有发生变化。第六,从这次打击叙利亚来看,美俄关系不太可能实际解决,关于美俄关系不确定性已经解决了。第七,从特朗普个人来说,他绝对不是内向型的领导,他对世界上的热点问题也不是持漠视的态度,从关注的优先顺序来看,特朗普是一个正常的美国总统。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明昊表示,这次“习特会”有些变化的趋势、趋向,表现三个方面:一是美国对华政策战略思维的变化,从零和博弈到全面看待这样的变化;二是对华政策团队的变化,刚开始鹰派叫嚣比较厉害,现在美国对华政策开始往主流化方向发展,一些温和稳健的人作用在上升;三、对华政策策略的变化,刚上台时是“隐而不发”,现在转化成结果导向或者效果导向。归结起来,我们应对特朗普上台后,把这个风口过去,靠工作层面的机制,解决对口问题,提出用做大蛋糕的方式,来处理中美关系现在最棘手的经贸问题解决出口问题;至于接口问题,提出欢迎美国参加“一带一路”。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国经政中心主任方长平表示,“习特会”肯定会成功,可能我们要担心的是“习特会”之后一段时期,中美关系上中国和美国有不同的预期,中国人更希望给两国关系定一个基调,确定一个框架,或者定一个宏观目标,特朗普作更加关注具体问题,是结果导向型的。方长平认为中美关系未来发展要考虑到经贸领域的挑战、第三方因素以及美国建制派的反应等。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2日 来源时间:2017年04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