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经贸

好事多磨的中美鸡肉贸易

作者:韩碧如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已有 106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人一年大概能吃掉90亿只鸡,但不吃鸡脚。然而,中国南方人每年会进口大约30万吨鸡脚,食客们将这种美食称为“凤爪”,禽肉业则称其为“鸡爪”。此乃自由贸易中的天作之合。
  然而,多亏特朗普政府今年春天宣布的《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中的一项条款,这笔完美的“爪子”买卖今年才终于达成——尽管激烈的谈判自小布什(George W Bush)执政时期就已经在进行中了。
  这是一项关于“熟制鸡肉”、鸡肉罐头及冷冻鸡肉的条款。不,这并不表示Chef Boyardee将在ShopRite售卖罐装鸡脚。相反,是美国禽肉业在美国鸡脚打开中国市场的漫长、充满戏剧色彩的努力之后,成功地让美国市场对中国熟制鸡肉开放了。
  鸡脚并不是很贵。事实上,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它们一文不值。然而,美国工业化养鸡业的利润如此紧巴巴,因此把鸡脚大批量冷冻起来卖给中国(而不是在美国丢弃),对利润有宝贵的改善。
  多年来,由于禽流感和其他疾病,中国市场对美国鸡肉的进口时而开放,又时而禁止,让走私者生意兴隆。这对广东的食客们没什么影响,但却使美国鸡肉生产商的利润受损。
  美国禽肉业曾两次将中国阻碍美国鸡爪进口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但美国亦发起了一项历时10年的努力,使出浑身解数争取搞定中方,这项努力涉及国会、公民课以及各方的极大沮丧。
  美国鸡肉生产商们认为问题在于,经济落后的中国东北省份吉林是中国鸡肉加工业的所在地。中国人不怎么吃熟制鸡肉(虽然随着城市的生活节奏日渐忙碌,加工食品的市场份额也在逐渐增加)。但中国的鸡肉加工商早就将目光瞄准了美国市场,中国政府也乐于用鸡脚撬开美国市场的大门。
  而中国人却认为问题在于美国国会。一位女议员的反对让这笔买卖一直做不成——民主党众议员罗莎•德劳罗(Rosa DeLauro),来自禽肉业势力不强的康涅狄格州。鉴于罐装食品生产过程中的安全隐患(还记得小说《屠场》(The Jungle)吗?)以及中国糟糕的食品安全记录,德劳罗坚决反对任何产自中国的熟制鸡肉进入美国市场。她曾提议一份禁言令,该命令甚至禁止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与中国政府讨论进口中国鸡肉的问题。
  中方充满怀疑。“美国的整套体系,令他们感到困惑和沮丧,”詹姆斯•赖斯(James Rice)回忆,当年他是泰森食品(Tyson Foods)驻中国代表,负责向中国鸡肉加工商解释美国国会的僵局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感到非常惊讶,也许他们至今都不相信国会内部会产生分歧,或者国会有可能和白宫的意见不统一。”
  美国的鸡肉生产商们曾提议如下折中贸易方案:将白条鸡先冷冻运至中国、在中国烹制和罐装,然后再运回美国。(运费和能源成本这么低,中国的劳动力又远比美国罐头业工人们的工资低廉,如果你不在乎自己餐桌上食品的碳足迹,这项关于便宜鸡肉罐头的提议很有竞争力。)
  这真是一举两得。一来可以为中国的食品加工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满足中国政府的愿望。二来美国的鸡肉业也可以避免同中国本土饲养的鸡肉竞争。
  但这无法说服德劳罗女士,因为罐装鸡肉的隐患不仅来源于鸡肉本身,还来源于罐装的过程。2013年(当时德劳罗的禁言令依然有效),当年,由于液氨泄漏,中国吉林省一家禽肉加工企业发生爆炸,导致119名工人丧生,这次事故也成为当代中国最严重的工业事故之一。
  第二年,共和党赢得了国会的控制权,德劳罗的禁言令遂被废除。最终FDA获准对中国加工厂进行检查,虽然又等了几年,又经历了一场WTO诉讼后,这笔交易才真正是“生肉做成了熟罐头”(打个比方)。
  中国鸡肉加工业还没有欢欣鼓舞起来。要出口到美国,他们必须采用产自其他国家的鸡肉。另一方面,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白羽肉鸡联盟执行秘书黄建明估计,中国鸡肉打开美国市场,会使中国鸡肉业每年多增长5个百分点。
  另外,这笔交易涉及美国食品安全规定的让步。在谈判中,中国提出让FDA的检查员预先认证向美国出口食品的中国工厂的资质——这是一种让步,因为中国政府以往将国外审查视为对其主权的侵犯。但这一方案未能解决中方作法与FDA思路之间一个根本性的差异:中国的作法是认证自己青睐的供应商,而FDA的思路是允许任何达到国家标准的供应商进入市场,同时这些供应商要接受随机抽查。
  迄今为止,有四家中国鸡肉厂商通过了FDA的审查。但认证并不能确保这些工厂的水准不出现任何下滑。2013年发生爆炸事故的那家工厂曾被当地政府誉为模范企业,尽管最终暴露出该工厂存在着众多违反消防及工人安全规定的问题。
  FDA在中国也审查药品,在北京只设有21个岗位,而且其中几个职位是空缺的。
  与此同时,美国不只出口鸡爪。为满足美国人对白肉的偏好,Perdue和泰森生产了足量肉鸡,这产生了大量多余的鸡腿和鸡翅,这些红肉大部分被销往墨西哥。
  8月16日华盛顿启动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重新谈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给美国的谈判代表们设定了一个简单的目标:减少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关于特朗普重塑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计划所面临的挑战,英国《金融时报》不久前出版了一篇长篇报道(指《当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撞上现实》一文——译者注),如该文中的这张图表所示,美国对墨西哥贸易逆差的关键实际上是汽车贸易。
  译者/偲言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8日 来源时间:2017年08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经贸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