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众议院民主党人授权传唤穆勒报告

作者:卡齐姆•舒伯   来源:FT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国会民主党人投票授权传唤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关于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完整报告,从而确立了可能影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剩余总统任期的宪法对峙架势。
  自民主党赢得众议院控制权以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在调查特朗普竞选期间行为方面起着带头作用。该委员会此次沿着党派界线的投票结果,将授权传唤报告本身、以及穆勒收集的证据与证词。
  委员会主席杰罗尔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表示,他不会立即发出传票,以便给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时间自愿交出这份报告及其基础证据。
  巴尔迄今仅承诺公布这份近400页报告的删节版,而纳德勒坚称,如果司法部长不按他的要求做,他将向司法部发出传票。
  “我将给他时间改变主意。”纳德勒表示。“但若不能达成和解,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发出传票。”
  巴尔表示,其办公室正致力于最迟在4月中旬提交一个版本,该版本将涂黑秘密的大陪审团证词及信息,这些证词和信息可能影响调查或暴露消息来源。但这位司法部长引发了众议院民主党人的不满,因为其坚称,他也将保密任何可能影响“外围”第三方隐私及声誉的内容。
  一张传票很可能会让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人闹上法庭,令人想起水门事件时期围绕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秘密录音的角力,那场角力限制了总统阻止私人建议被公开的权力。
  特朗普曾表示,他乐意让这份报告公布,但近日他批评了一直在推动全面披露穆勒调查结果的民主党人。
  “再多的证词或文件也不能让杰里?纳德勒满意。”特朗普发推文表示。“现在该专心管理好我们伟大的国家了!”
  穆勒上月结束了为期两年的调查,但没有提出任何新的刑事指控。到目前为止,唯一披露特别检察官调查结果的是巴尔致国会的一封信,信中说穆勒没有找到与莫斯科方面有任何勾结或协调的证据。
  巴尔还表示,对于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公正,穆勒没有得出结论。相反,特别检察官在其报告中只是阐述了辩论双方的主张,而巴尔在与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磋商后得出结论认为,不需要提起诉讼。
  “本委员会要求完整的报告与基础材料,因为确定特朗普总统是否滥用职权是我们的职责,而不是司法部长的职责。”纳德勒表示。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