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川普上台后,中国在美国的收购现状

作者:   来源:KGA中美论坛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自川普2017年1月上台后,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与收购呈断崖式跌幅,从金额上看,在美国的直投甚至低于2012年。2018年、2017年、2016年,中国在美国投资额分别为 80亿美元,310亿,460亿,2012年,120亿。欧洲的跌幅更大,2018年完成的投资230亿美元,2017年高达800亿美元。
  海外投资大幅缩水的原因主要有几个,中国加大对资本流出的限制力度,川普上台后发起的中美贸易战给中国企业造成的担忧心理,FIRRMA(外国投资安全现代法案)的拟定与最终通过,从而赋予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更多的审批权,这些都或多或少抑制了中国资本寻求海外投资的热情,降低了投资并购项目的成功率。
  基于美国普盈律师事务所年初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来看看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有哪些收购的努力侥幸通关,有哪些不幸夭折。下面这张图表总结了自2017年1月以来,通过CFIUS审批的项目,图中用绿点表示;重新设计的收购,图中用蓝点表示,被否决的项目用红点表示。
  被CFIUS否决的项目共16个。其中引起较大关注的有如下几个:
  蚂蚁金服出资12亿美元收购MoneyGram (速汇金, 美国个人环球汇款服务商)。不过2019年初,蚂蚁金服以7亿美元成功收购英国汇款公司WorldFirst,了却一桩心愿。WorldFirst也为此付出代价,为了防止收购被CFIUS拦截,断然关闭了在美国的业务。
  华信能源出资1亿美元收购美国投行券商 Cowen20%股份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支持的湖北鑫炎,出资5.5亿美元收购美国半导体测试公司Xcerra;另外几个中资背景联合体包括 Canyon Bridge 基金,China Venture Capital Fund Corporation,试图收购总部在俄勒冈的半导体设计与服务商 Lattice Semiconductor,被CFIUS否决,主要担心收购方里有中国政府背景的一些实体。
  蓝色光标想以3.8亿美元收购美国上市企业数字营销公司
  海航集团试图收购洛杉矶的娱乐公司Global Eagle Entertainment Inc以及美国对冲基金SkyBridge (天桥对冲基金)
  深圳能源试图收购美国三家太阳能电站
  大北农科技公司试图收购美国种猪公司Waldo Farms。该项目被否决,主要原因在于,防止大型外资农场包括种猪场,从联邦政府获得农业方面的补贴。
  重汽集团成功参股UQM Technologies 9.9%之后,试图在其中加大投资2800万美元。UQM是一家科罗拉多州电机、发动机制造商。近期被丹麦从事制冷行业的大型跨国公司Danfoss全资收购。
  思维图新和腾讯,联手新加坡主权基金GIC,试图在荷兰公司HERE注资占股10%。HERE是全球最大的数字地图供应商,主要市场在美国,被CFIUS叫停。
  被CFIUS批准的项目也有不少家,比较突出的包括如下几个:
  IDG资本携泛海集团收购美国IDG集团;IDG集团曾经是IDG资本的有限合伙人(LP), 多年前由熊鸽带入中国市场。IDG集团主要有两方面业务,出版和投资。此次收购金额在10亿美元以下,据估计,2016年IDG集团的销售额约40亿美元。泛海集团接手出版与数据业务,投资的业务并入IDG资本。
  泛海集团27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长期护理保险公司Genworth,出人意料被CFIUS批准,然而,该收购目前还在等待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Genworth从2010年起,因美国医疗政策、受保人群的变化,业务急转直下,从2014年起,亏损严重。
  尽管海航集团收购几番失利,这次却成功以4.46亿美元收购 OM Asset Management 24.9%股份。OM Asset Management 是英国公司 Old Mutual PLC 旗下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管理2430亿美元资产。最近 OM Asset Management改名 BrightSpear。 2018年底,投资不足1年时间,海航忍痛把股份折价卖给纽约的一家对冲基金 Paulson & Co. (与Henry Paulson 无关)
  吉利收购美国飞行汽车Terrafugia,金额不详
  Bosch 发动机部门被郑州煤矿机械集团5.46亿欧元100%收购
  德国血浆产品制造商Biotest被中国科瑞集团15.9亿欧元现金收购。在初步上报时,CFIUS试图阻止这笔交易。Biotest马上着手出售其在美国的业务,为交易成功铺平道路。
  北方华创微电子以1500万美元收购位于美国宾州的亏损企业Akrion Systems,该企业提供半导体清洗系统。
  宁波俊胜电子以16亿美元收购因招回问题导致进入破产程序的日本高田安全气囊公司。
  哈药集团以19亿美元收购保健品公司GNC40%股份
  国家开放银行以及其它国有和私人企业,通过控股20%的南非公司Sibanye Gold Limited,以22亿美元收购了位于科罗拉多州的美国唯一铂金、钯金供应商Stillwater Mining,铂金、钯金主要用于制造汽车的催化转化器,还有人说,它们还可作为军工材料
  东方弘泰资本在美国移动广告公司AppLovin投资1.4亿美元占股9.98%。之后,东方弘泰试图再投资14亿美元控股,被CFIUS阻止,后改为向AppLovin提供8.41亿美元的债权贷款。几个月后,KKR以20亿美元的估值在AppLovin投入4亿美元。
  在美国的投资并购,几家欢乐几家愁,泛海集团比海航幸运,东方弘泰比蓝色光标幸运。另外,即便要收购非美国公司,只要这些公司在美国有一定的业务量,也不可避免受CFIUS的审核,例如荷兰公司HERE,德国血浆制造商Biotest。如果在美国业务不大,外国公司通过出售美国业务,甚至关闭美国业务,来避开CFIUS的审核。总之,中国在美国甚至在其它国家的收购,将不再像2016年、2017年那样随心所欲,也许这将是海外投资的新常态。中国对资本的管控与CFIUS构成了双刃剑,还靠中国企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