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美之间最大的逆差不是贸易逆差,而是……

作者:未名社科   来源:北大出版社社科图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北京时间5月30日8点25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主播刘欣与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 Network)主播翠西·里根(Trish Regan)就中美摩擦等相关议题进行了一场 “跨洋对话”。
  此前,外界大多期待刘欣与翠西将进行一场“辩论”,但最后呈现出来的却是采访形式。对此,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新闻1+1》中连线刘欣,提出大家都想问的问题:为什么全程都在回答没有提问?
  刘欣表示:我可以提问,但我选择不提问。FOX电视台的观众,很多对中国有很大的不满和误解,如果我再咄咄逼人,不断地想要求胜,那么我在他们眼中的形象一定是非常负面的,对中美两国人民间的沟通完全没有好处。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与翠西的对话中(其实这也是一个难得的与美国民众交流的机会),刘欣非常重视她的形象。
  国民形象与国家形象
  人是文化传播的主体,人的一言一行受到文化的影响,同时是文化的体现,被视为文化交流的媒介。一国民众对另一国民众的印象可以从一个方面反映出该国民众对另一国文化和国家形象的评价。
  一国国民对另一国国民的态度主要包括对知名人士的评价和对该国普通民众的评价。名人效应往往起着示范和带动作用。名人就是着名的人物,着名的人物就意味着很高的知名度。各个时期的名人以独特的社会价值在某种文化中获得广泛的认同,从一定意义上说,一种文化中的名人折射着这种文化的特质。
  构成知名度的因素有很多,较高的“曝光率”是公认的构成“名声”的重要因素。名人既有可能是英雄人物、政治家、专业领域的杰出人物,也有可能是电影明星、体育明星等。
  一种文化中名人的内涵和外延在另一种文化中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异国民众对这些名人并不是一味褒扬,也有可能不赞同,甚至反感。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是复杂的。
  美国民众鲜有直接接触中国名人的机会,因而对于中国名人的印象往往来自于媒体,而对于中国普通民众的了解则是多侧面的。过去,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往往来自于媒体塑造的中国人形象,文学作品曾是美国人了解中国人的主要渠道。
  黄飞在《一本书的能量有多大——〈大地〉与美国人的中国观》中,分析了美国作家赛珍珠的代表作《大地》对美国民众对中国人印象的影响。赛珍珠3岁时随父母来到中国镇江,同中国孩子一起生活读书,《大地》描写了她在中国亲身接触到的生活。赛珍珠获得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奖评语是“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
  在《大地》出版前,在美国人的脑海中,华人的形象丑陋不堪,不是奸商就是流氓,而小说《大地》在美国的畅销第一次改变了中国人的形象,使西方社会开始关注这个民族更为丰富的精神世界和他们真实的生活。正如美国学者汤姆森所说:“尽管政治气候在不停地变化,但在很大的程度上,还是由于有了赛珍珠,一代代美国人才带着同情和热爱的目光来看待中国人。”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各国之间的人际交流互动日渐频繁,交流方式也更为丰富,人们除了可以通过媒体了解一个国家之外,亲自到某个国家体验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也并非难事。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去往美国,同时更多美国人来到中国,更多美国人在工作、学习、生活中能直接接触中国普通民众而构建中国国家形象。跨文化传播中人际交流对国家形象的建构作用越来越突出,这与人际交流的特点有直接关系。
  美国跨文化交流学者拉里·A.萨姆瓦将跨文化人际交流定义为“拥有不同文化感知和符号系统的人们之间进行的交流,他们的这些不同足以改变交流事件”。相对于大众传播,人际传播的双向性更强,互动程度更高。而且,由于大众媒体传播的信息经过了信息发布者的把关筛选,信息接收者也容易受到信息发布者立场的影响。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沈昕就曾指出:“人际传播是真正意义上的‘多媒体’传播。传播者在传递信息时通过自己的外观、声音、语言、表情、感情、姿态等的配合,会给受众带来更强烈的现场感、参与感和真实感,从而提高信息的传播效果。”
  正是因为人际交流产生的第一手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在美国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成为中国国家形象的代言人,美国民众对中国国民的评价直接影响到他们对中国国家形象的评价。
  5月30日下午,刘欣接受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面对面》记者董倩的专访。在采访中,刘欣说道:中美之间最大的逆差不是贸易逆差,是认知逆差。40多年我们和美国贸易额翻了很多倍,但是我们之间相互的理解、相互的认知其实还停留在基本上原来的水平。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国家形象
  2011年11月,以北京大学关世杰教授为首席专家的课题组为完成“我国对外传播文化软实力”课题进行了调查。问卷中列出了五个国家(中国、德国、日本、印度和俄罗斯),让美国受访者选择他们所喜欢的国家。如图1所示,美国受访者最喜欢的国家是中国,其次是德国,中国文化是美国民众最喜欢的文化,中国是美国民众最喜欢的国家。

图1  最喜欢哪
个国家
  问卷还进一步调查了美国受访者喜欢某国的原因。由表1可知,文化因素在中国形象中的贡献率位居榜首。最喜欢中国的355名受访者中,有198人认为“灿烂文化”是他们喜欢中国的原因,占喜欢中国者的55.8%,在8个选项中遥遥领先。

表1  美国民众喜欢各个国家
的不同原因比例
  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印象还受到对中国人的良好印象的影响,经济发达也是美国民众喜欢中国的一个原因,有三成的受访者选择了此项。中国的社会稳定、环境优美、外交和平对中国国家形象的影响较接近,只有“政治民主”选择率较低,这与本章前文关于美国民众对中国政治制度的了解状况有关。
  调查数据还显示,喜欢俄罗斯的51名美国受访者指出环境优美、文化灿烂和公民素质高是他们喜欢俄罗斯的主要原因。喜欢日本的330名受访者表示他们喜欢日本的主要原因是日本灿烂的文化和公民素质高。88名喜欢印度的受访者指出印度灿烂的文化是他们喜欢印度的首要原因。351名受访者因为德国灿烂的文化和其他原因而喜欢德国。
  问卷还借鉴了《淡色中国》中关于国家形象的评估指标。受访者对8个指标按赞同程度打分,0分为不赞同,10分为完全赞同。调查结果(图2)显示,8项指标中,得分最高的前三项是中国不断发展(7.1分)、中国有领导力(6.6分)、中国有创新力(6.6分),最低分是中国颇具魅力(5.4分),8项指标平均为6.3分。

图2  美国受访者对中国的
评价得分
  本次调查得分高于美国Pew公司2011年春对1001个样本的面访式调查结果。在回答“您对中国是有好感还是无好感”时,51%的受访者表示对中国有好感。本次调查的得分也高于《中国日报》于2011年年底委托美国盖洛普(GALLUP)咨询公司电话式的调查结果。在回答“请告诉我您对中国是有好感还是无好感”时,普通民众中,42%的人表示有好感,12%的人表示中立,44%的人表示无好感;在舆论领袖中,49%的人表示有好感,10%的人表示中立,40%的人表示无好感。
  总的来说,美国民众最认同中国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国家,同时,也认同中国有领导力和创新力、充满活力、坚定不移。这些更多是对中国“硬实力”发展的肯定。对于中国是否具有魅力这样的“软指标”,美国民众评价不高,这也再次印证了我国加强软实力建设的重要性,如何在让美国民众看到中国国力发展的同时打消他们的疑虑是目前对外传播工作的重要任务。
  本文摘编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形象》,有改动
  供稿丨徐少燕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6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