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美国在中美非洲角力中再失一城:投资大学

作者:Simon Clark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已有 67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政府的私人投资部门此前与总部位于纽约的房地产投资商W.P. Carey Inc.联手,为加纳一所着名大学的扩建提供资金,这一举动当时意在为非洲的发展项目展示一种新的营利性资助模式。
  然而,该项目只留下了一片未完工的讲堂、宿舍和一堆诉讼。这标志着美国政府抗衡中国在非洲大陆日益增长的投资影响力的努力遭遇了引人瞩目的挫折。
  加纳大学的这个项目是一个公私合作项目,包括美国政府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简称OPIC)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总部的所有者W.P. Carey。该项目于2015年启动,旨在为984名学生提供住宿以及教授科学、技术、教育和人文课程的设施。
  OPIC为发展中国家的项目提供贷款和保险。该公司通常与美国公司合作。但包括私募股权公司KKR & Co. (KKR)和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Inc., BX)在内的一些最大的美国投资者正在退出非洲,而对OPIC和中国来说非洲是一个优先地区。OPIC在加纳项目中的合作伙伴没有在非洲完成项目的记录。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国会去年将OPIC的筹资能力提高了一倍至600亿美元。目标是帮助OPIC与中国1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计划竞争,在全球建设包括大学、铁路和发电厂在内的基础设施。
  OPIC首席执行长David Bohigian在3月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建立“全球历史上最伟大的发展力量。”该机构为印尼的银行、巴基斯坦的风电场、印度的医院、尼日利亚的发电厂、中东的私募股权基金和越南渔民提供中方资金之外的替代选择。自1974年以来该机构每年都实现盈利。
  但OPIC依赖私营公司作为合作伙伴,这意味着其外交政策目标通常必须与其利润目标一致。相比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拥有能够帮助执行外交政策的国有企业和银行。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正在上升,2011年和2017年间增长了逾一倍至433亿美元。同一时期美国在非洲的投资下降了12%,至570亿美元。
  在非洲的高等教育领域,中国占领了先机。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及威廉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研究小组AidData的数据,2000年至2014年间中国承诺投资6.71亿美元,是美国的两倍多。去年11月,中国在坦桑尼亚建成了一座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大学图书馆。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s)在非洲各地教授汉语。在中国学习的非洲人数量超过了在美国学习的人数。
  上述加纳项目原本计划成为加纳大学成立迄今的最大规模扩建活动,1948年英国在其黄金海岸殖民地创办了该大学。此次项目还曾被标榜,将为这个拥有全世界最年轻人口但高等教育机会却最低的大陆提供一个示范。
  OPIC在2015年称,像加纳大学这样的西非大学,由于缺乏新建教学设施所需的长期资金,它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扩大招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受过良好教育的西非人移居到了欧洲和美国。
  加纳大学扩建项目由美国开发商Andrea Pizziconi启动,她于2008年创办了Africa Integras LLC与中国开发商竞争。迄今Pizziconi并未完成非洲的大学项目。
  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John Magufuli )与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王克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图书馆项目交接仪式上握手。 图片来源:XINHUA/ZUMA PRESS
  知情人士称,W.P. Carey的投资期望是要获得较高的财务回报以弥补风险。OPIC此前同意了借款4,100万美元,并提供政治风险保险。但这笔贷款没有被提取。
  该项目公布的成本为6,400万美元。但从当时的情况看,开发商原本可以赚得更多收入。根据一份协议复印件,开发商原计划以超过6亿美元的价格将这些建筑租给该大学,租期25年。项目文件显示,税收优惠原本可能会降低租金。
  该项目的建设工作2015年开始启动,但没过多久就搁浅了。该大学2016年新上任的一名副校长反对该项目的协议,加纳新闻媒体援引他的话说,该协议是对这所大学的“奴役”。项目的施工之后被暂停,大学和开发商相互指责。OPIC曾试图介入,但该项目于2017年被终止。
  在加纳大学的校园里,学生们可以使用一套价值3,750万美元的计算机系统。该系统是由一家中国公司利用低成本的资金安装的。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提供了一笔19年期的贷款,前五年是宽限期,之后年利率为2%。
  该项目失败并没有妨碍W.P. Carey获利。一名伦敦的律师在2018年经过计算确定,该项目的终止费为1.658亿美元。W.P. Carey表示,该公司的核心原则是“在获得成功的同时要行善事”。该公司没有要求支付终止费,而是要求OPIC和Chubb为一份4,560万美元保单理赔,这使得该公司拿到了1,000万美元理赔款。W.P. Carey的一名发言人称,是否强制执行上述终止费由保险公司决定。
  该大学在7月9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利用所有法律途径,针对一切主张为自己进行有力辩护”。
  OPIC的一名发言人表示:“美国政府正在为解决这些问题与各方进行广泛合作”。Chubb不予置评。
  Pizziconi称,W.P. Carey的行为极其冷酷无情,对利益相关方极为不尊重。她已提出完成上述建筑的建设工作。她表示,他们终止了一个有潜力在几十年里教育数十万名学生的项目,并让包括Africa Integras在内的利益相关方蒙受了数百万美元损失,只有W.P. Carey除外,该公司的巨额利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W.P. Carey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当时对该机会感到兴奋”,并“对该大学最终决定不再推进项目感到失望”。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