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陈晓: 美对台政策的本质及历史启示

作者:   来源:国观智库  已有 148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台湾问题不仅是长期制约中美关系的一大消极因素,而且是唯一可能触发中美直接冲突的导火索。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也是《与台湾关系法》生效40周年。值此特殊时刻,总结美对台政策的本质,回顾中围绕台湾问题的斗争博弈对我运筹中美关系具有重要启示。
  一、美国的对台政策目标是“维持现状”,实质是让台湾问题永远拖延下去
  所谓台湾问题本是中国内战的历史遗留物,正是由于美国的非法干涉才使台湾问题久拖不决。尽管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一向提倡“维护和平”、“确保中立”,但历史表明,这种提法只是美国为达成其政策目标而精心装饰的一层漂亮外衣。上世纪50年代,美国在台海拥有绝对军事优势时,并不介意海峡两岸终日炮火频仍,相反,美打算以台湾为基地“有限度”地放蒋袭扰大陆,破坏大陆业已开始的经济建设。艾森豪威尔时期,美进一步推行战争边缘政策,在第一次台海危机期间签署了“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甚至公开威胁要祭出“核武平衡”。后来,随着大陆实力的不断增强,加上中美建交以及台湾当局难凭一己之力蚍蜉撼树,美国才忧虑起所谓的“和平问题”。
  二、美国的对台政策调整始终以其国家利益最大化为基本脉络,包含多项战略意图
  国际政治古典现实主义大师汉斯·摩根索认为,利益是国际关系中的永恒立场,各国均以自己的利益为目标展开政治活动。美国的对台政策调整始终以其国家利益最大化为根本目标,涵盖多种战略意图,主要表现为四层:一是以劝阻+威慑手段阻止大陆对台动武,并通过或明或暗的手段阻扰两岸的自然统一进程。二是巩固既得利益。美国动辄拿两岸军力失衡、大陆对台军事威胁做文章,不断提升对台军售规模,既是出于维持现状以追求其利益最大化和长久化的考虑,也是出于追求军火利润的动机。
  三是掌握台海局势主导权。美国反复强调“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言下之意是说台海局势如何发展要由美国说了算。美国知名的两岸问题专家容安澜称,美国承认“一中”原则,但这并不表示美国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张,同时也不认为“中华民国”或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在他看来,维持台海现状就是海峡两岸任何一方都不能以威胁或挑衅方式,将自己的定义强加给对方,或强加给国际社会以致破坏台海和平与安定。显然,美国要牢牢掌握台湾问题的主导权。
  四是防范台独势力把美国“拉下水”。美在利用台湾制衡大陆的同时,并没有为台独分子火中取栗的意愿。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傅立民曾直言,“我们必须提醒台湾,它没有一张用美国人的血来填写的空白支票”。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其名着《大棋局》中写道,“台湾被统一将使美国在远东的地位受到毁灭性破坏,但美国不得不进行的干预并不是为了一个分离的台湾,而是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三、美国“一中”政策的两面性,是引起中美关系颠簸的重要原因
  美国的对台政策表现出鲜明的两面性。一方面,美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另一方面,美国始终保持与台湾的实质性关系,对两岸关系发展限制条件。美国不仅要求台湾保持足够的防卫力量,向台出售武器、支持台湾拓展国际参与,而且要求两岸只谈经济,不谈政治、军事问题,更不能谈和平协定与统一问题,两岸协商要有“透明度”,台要向美知会两岸之间各种商谈的进展和细节。美国的对台政策也有反独的成分,但其反独立场是被迫的,是表面化和空心化的,是不得已而为之。
  目前,尽管中美两国在台湾问题上有共识,都主张一个中国,都主张和平解决,但是,美方常说的“和平解决”的含义是有变化的。起初,指和平统一;20世纪90年代,则避而不谈和平统一,刻意将“和平解决”解释为包括和平统一、和平分离的中性概念,称美方不关注最后是和平统一还是和平分享,而只关注解决的途径必须是和平的,最终的两岸人民都接受的。70年的台海风云史表明,正是美国利用台湾问题消耗了中国的力量,制造了中华民族的内耗,使海峡两岸骨肉隔阂、兄弟相争。台海至今依然处于一种不战不和、不统不独的不正常状态,美国无疑是始作俑者。
  四、坚持原则、坚守底线、坚决斗争是应对美国挑战的唯一正确选择。
  中美两国的交往史表明,敢斗、善斗是应对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挑战我战略底线图谋的必然要求和唯一正确选择。1982年7月14日,卡特总统就对台军售做出“六点承诺”(主要指:美不会同意设定期限停止对台湾的武器出售,美不会同意就对台湾武器销售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事前磋商,美并没有改变对台湾主权问题的立场)。中国政府立即通过各种渠道向美发出明确信息:中国已经做好中美关系倒退的充分准备;外交部和《人民日报》对美国的行径表示严正抗议和批驳;邓小平在会见美国副总统布什时明确指出:“中美之间的中心问题是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问题”,这是“侵犯中国主权、阻挠中国和平统一的问题”。
  中国的坚决斗争迫使美国作出让步,8月15日,两国就售台武器达成协议,并于17日公布,这就是维护中美关系的第三个公报——《八一七公报》。该公报共9条,其主旨强调一个中国政策,美国“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确保“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尽管美国在售台武器问题上不断出尔反尔,但《八一七公报》对美国行为还是有了一定约束力。1995年5月23日,美政府宣布允许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访美。对此,中国外交部表示强烈抗议;同日,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也分别发表声明,对美国行径表示强烈谴责。
  江泽民在首都各界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决心用一切手段维护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外来的或内部的分裂中国的图谋,都注定要失败。”另一方面在军事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积极做好军事斗争准备。针对“台独”猖獗活动和美国的分裂行径,在1995-1996间进行了一系列军事演习。面对中国政府的坚定立场和坚强决心,美国政府采取了缓和的态度。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给江泽民的信中承诺: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任何制造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的尝试,不支持台湾加入任何必须由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
  五、实力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
  历史还表明,美国以往从未有过主动解开“台湾之结”的意愿,今后也不会有。美国是台海分治格局的塑造者和主导者,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尽管台湾问题的演进是一个动态化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现时台湾社会错综复杂的政治生态之下,内源性因素已渐成推高台海政治风险的主要诱因之一。但是,岛内形势的任何变化并不足以主宰台湾问题的根本走向,反而始终受到中美关系整体环境的支配和制约,台湾问题最终要放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中去考量。鉴于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矛盾带有结构性,因此,实力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任何政府都不会在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等重大原则性问题上做出任何退让和妥协;美国认定,大陆和台湾统一会打破亚太的战略平衡,进而严重破坏美国的“威信”及其霸权的有效存续。
  因此,台湾问题是中美国家战略利益冲突的集中表现,两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矛盾具有不可调和性。换言之,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出路在于国家的实力,以及战略决策的运作和博弈。只有将政治立场的坚定性和军事反制的坚决性相结合,才能有效震慑并制止台独势力的冒险,才能使外部势力清晰体认到中国政府的底线不容轻易触碰,才能为台海的真正和平提供最坚强的保障。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