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穆勒将就“通俄门”赴国会作证,民主党弹劾特朗普在此一举?

作者:辛恩波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当地时间7月24日上午8:30(北京时间24日晚8:30),此前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Mueller)将在国会作证,就他于今年3月提交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分别接受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两党议员的提问。
  历经两年调查之后,穆勒团队在今年3月完成通俄门调查报告,司法部4月公布了报告的删节版。穆勒在报告中宣布,没有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存在勾结行为的证据。而就特朗普妨碍司法的问题,穆勒在报告中表示,他虽然无法提议指控总统,但是也不能为总统开脱。
  尽管穆勒本人已于今年5月宣布辞职,并关闭了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但“通俄门”并未就此翻篇。自司法部4月公布删节版调查报告以来,众议院已经有超过80名议员呼吁弹劾特朗普。
  路透社周三(24日)称,这两场听证会对于特朗普及民主党人而言相当重要,民主党内目前对于是要弹劾特朗普,还是要把重心放在2020年选举上存在意见分歧。穆勒出席听证会可能会成为民主党在弹劾问题上的转折点。
  不过,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通过“通俄门”听证来弹劾特朗普并非民主党的主要目标,民主党实际是着眼于大选,希望借此打击特朗普。不过,刘卫东进而补充说,单纯以此来打击,对特朗普造成的伤害将很有限。
  民主党摩拳擦掌准备挖料
  7月24日上午8:30,听证会将首先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展开,时长约为3个小时。在短暂休息之后,穆勒将继续出席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这两场听证会都将通过电视进行全国直播。
  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披露的消息,司法委员会的听证将着重聚焦调查报告中有关特朗普妨碍司法的内容,而情报委员会的听证则侧重于有关2016年大选中是否“通俄”的调查。
  7月22日,司法部助理部长布莱德利·韦恩斯海默致信穆勒,要求其在周三的听证会发言必须在司法部此前发布的调查报告范围之内。不过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表示,穆勒无需理会这封信,并批评司法部此举傲慢,超出其职权范围。
  实际上,穆勒此前已经表明,他的证词将不会超出此前提交的调查报告。媒体此前报道。穆勒以言辞谨慎著称,他过去在听证会上经常给出一个字的回应。
  穆勒的得力助手、前副特别检察官亚伦·泽布利(Aaron Zebley)将陪同穆勒一同出席周三的听证会,届时他将坐在穆勒身边。据《纽约时报》报道,泽布利不会作为正式的证人作证,但将作为律师为穆勒的回答提供建议。
  参加听证的每一位议员都有5分钟时间向穆勒发问,司法委员会将尽力在3个小时的听证会上让其41位成员都能够得到发言机会,因此部分议员的提问可能会更短一些。
  此次听证会原本定于7月17日举行,但是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12日发表声明,将听证会时间推迟至24日,并将原定2个小时的听证会延长为3个小时。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司法委员会的部分成员认为,原定的2小时听证时间将使许多委员会成员得不到提问的机会。按照原定安排,41名成员中将有一半人没有提问机会。
  据报道,这个方案遭到了两党议员的反对。共和党议员担心不能获得提问机会,民主党议员则担心时间太少不能将“通俄门”调查询问清楚。
  据CNN报道,特朗普上周表示,自己不会看穆勒的听证会。不过周一他又表示,可能会看一点。报道称,显然他对这件事情非常关注。7月23日他在推特上指责泽布利协助穆勒出席听证会一事,称这是“被操纵的政治迫害”,不应被允许。泽布利曾经是希拉里助手的律师,特朗普在推特上称他是“反特朗普”律师。
  7月23日早些时候,特朗普还在推特上称,自己完整地读了穆勒报告,但在报告的第一卷和第二卷中什么都没发现,“完全浪费了每个人的时间和纳税人的钱”。7月22日早上,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坚称,穆勒报告的结论就是(特朗普团队)“没有通俄”,也没有妨碍司法。他指责民主党“除了在这荒唐的政治构陷上浪费时间,什么实事都没做”。
  目光聚焦“被涂黑的6%”
  罗伯特·穆勒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直至2013年詹姆斯·科米接任。2017年5月,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负责主导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中的违规行为,以及与俄罗斯可能存在的共谋,俗称“通俄门”。
  这一调查历时22个月,穆勒团队于今年3月提交了全长448页的最终调查报告。两天后,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向国会提交4页总结摘要,指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团队存在“通俄”行为,并且,特朗普未犯下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行。
  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又公布了删减版报告,其中约有6%不宜公开的内容被涂黑遮挡,并标明需要遮挡的原因。
  巴尔解释说,被涂黑遮挡的部分包括四类敏感信息:一是已提交给大陪审团的信息,需遵守保密规定;二是情报官员担心可能危及敏感来源和方法的材料,包括来自联邦调查局线人和外国盟友的信息;三是可能妨碍其他当前调查的信息,包括穆勒调查衍生出的调查;四是司法部认为会不公平地侵犯隐私,损害“外围第三方”声誉的材料。
  删减版报告公布之后,外界争议报告结论与巴尔此前提交的摘要不完全一致。报告虽然表示,无法证实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政府在干预大选的活动上有共谋或合作,但在特朗普是否干预司法的问题上,穆勒未有作出总结性判断。报告的原文是:“这份报告无法就总统是否犯罪得出结论,但也没有为总统正名。”而巴尔的总结是,特朗普没有犯下干预司法的罪行。
  报告公布后,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杰里·纳德勒(Jerry Nadler)等民主党人质疑巴尔的公正性,要求穆勒出面作证,并公开包括涂黑部分的完整报告。
  “穆勒的基本观点已经在他的报告中体现出来了,我认为他不太可能在听证会上突然拿出一些惊人的内容。”刘卫东说。
  刘卫东指出,穆勒报告发布后,民主党中一直有人对报告不满意,认为穆勒帮助特朗普掩盖一些真相,希望从中能够再挖出一些没有透露的东西,给特朗普造成新的伤害。但通过穆勒去挖掘特朗普污点的空间很小。
  弹劾对民主党而言是招险棋
  美国媒体分析,目前民主党对于是否对特朗普发起弹劾存在分歧,穆勒的公开证词可能会让更多的民主党人支持对特朗普的弹劾。
  7月21日,民主党籍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在福克斯电视台新闻节目中更宣称,穆勒报告中包含“实质性证据”,表明特朗普犯下了“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urs),这足以令其遭到弹劾。
  纳德勒说,“我们必须让穆勒呈现这些事实给美国人民,政府必须被追究责任,任何总统都不能凌驾法律之上。”
  纳德勒在媒体采访中所说的“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实际上是美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有关弹劾总统的规定。根据美国宪法,如果有足够多的议员投票认定总统犯有“叛国罪、受贿罪和或其他多项重罪及轻罪”,国会可以在总统任期未满前解除其职务。
  “美国宪法的规定其实非常笼统,没有进一步的实施细则。是否达到弹劾的条件更多取决于议员的个人认识,或者整个社会的一种共识,这个是更重要的。”刘卫东说,“从整个社会舆论来看,现在并没有达成这种实施弹劾所需要的压倒性的舆论倾向,我觉得(民主党)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选举)动员。”
  就在7月17日,美国众议院否决了民主党议员奥尔格林(AlGreen)提出的弹劾总统特朗普的议案,这是自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以来,国会就弹劾案进行的第一次投票。此前一天,众议院通过了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决议。
  尽管这份弹劾案最终以95票赞成、332票反对的结果被否决,但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和弹劾有关的法案中支持人数最多的一次。
  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此前曾表示,特朗普的一些行为可能是需要进行弹劾的,但在众议院委员会继续调查期间,她一直敦促谨慎和耐心。
  刘卫东认为,弹劾对于民主党而言是一招险棋,如果没有确凿证据而冒险对特朗普发起弹劾,有可能激怒中间选民,反而影响民主党选情。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