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解味
当前位置:首页>知音解味

石英剖腹

作者: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来源:呦呦鹿鸣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945年的今天,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

  那么,日本为什么投降?我曾经阅读过许多资料,访问过不少老兵,我知道,原因当然是国人浴血奋战,是国际正义联盟戮力同心。不过,在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中,直到有一天,偶然在一本作战日记中得知了一件真实发生的小事——“石英剖腹”,我才知道,我们这个民族的先辈,为什么成为胜利者。
  几乎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不禁想起,那个来自广西贵县桥墟的22岁年轻人。
  那一年,日军发起“豫湘桂作战”,中国军队在衡阳阻击。
  大战在即,军情紧急,驻扎桂林的一支机动部队,第46军第五十团第一营,奉调衡阳。一抵前线,营长黄锵(广东龙川人)就在作战会议上主动请缨,接下“固守衡山”的任务。
  固守就是死守,全营满营700人,人人写下遗书,人人选好墓碑,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
  衡山在衡阳城外围,旋即与日军接火。
  后来,在一个叫做高真的地方,有一位叫做李新民的年轻农民。这一天,他回家,发现一只生蛋的母鸡不见了,恰好,第一连下士班长石英从这里经过。
  李新民拦住石英:“你杀了我的鸡呀!你欺负老百姓!”
  石英:“你说什么?谁杀了你的鸡?”
  李新民一口咬定:“你还装什么蒜啊!刚刚还在,为什么我出去一下,回来就不见了,然后你在这里,一定是你。就是你杀了,吃了我的母鸡。”
  石英:“我没有看见你的鸡,更没有杀你的鸡。”
  李新民:“你杀了鸡不认账,难道还要杀人吗?不是你偷了又是谁?”
  石英顿时就要发作:“你讲不讲理,你知道我是谁?”
  李新民也是一个也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偷了老百姓的东西还这么凶!我不怕,你们营长一来就说你们部队军纪如何好,什么秋毫无犯,我要跟你去见营长。”
  石英:“最好,我们去见营长。”
  他们到营部后,越来越多的老百姓也聚集过来。一些人纷纷议论:“老百姓的东西也偷,这简直是土匪嘛!”
  以下的细节,在营长黄锵的作战日记中,记得详细。
  一个说杀了,一个说没偷。黄锵想:“我了解我的部队不会做这种事,但是,我拿不定主意的是,现在又收容了友军200人,情形比较复杂。要在这里待下去,要打胜仗,军队必须取信于民众,必须得到民众支持,军民合作,打成一片,否则就无法对日作战。我沉默了一下,脑筋不停在转,认定这件事情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他把全营官兵都喊到了营部前的山坡上,而周围各村村长和居民也到了。类似于一个临时法庭。
  黄锵问李新民:“你真的认定石英吃掉你的母鸡吗?”
  李新民:“错不了,一定是他!”
  于是,黄锵对集体发言:“我们初到贵境,难怪老百姓不明了我们的纪律,我还是重申最初我讲过的话,如果我的部下违反了军纪,一定严办。现在我要郑重地提出问题:如果我的下士班长石英确实杀了李新民的母鸡,可以剖腹给大家看,要是肚子里有鸡肉,那就没有话说,万一不是,你李新民又怎么样?”
  黄锵在日记中写道:“我这样说的用意,是想逼使他知难而退,不必追究到底。”他想不到的是,李新民个性非常顽强,斩钉截铁地回答:“如果不是,我就赔命!”
  这一下,现场就闹僵了。
  在场的乡长、各村村长,以及李新民的父亲,都觉得不妥,都强烈阻止,如果因一只鸡的小事赔上两条人命,实在不合适。
  黄锵暂停了辩论,派兵到附近仔细搜索母鸡下落,这样找了半个多小时,士兵回报,实在找不到。
  现场又僵住了。
  这时,石英从队列中走了出来:“这件事情,算是我的不幸,但是,为着团体的荣誉,为了建立我们革命军人的崇高典范,我愿意剖腹以明志,我虽然牺牲了个人的生命,但可以保全全营的军誉,有利于今后抗日作战,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我是广西贵县桥墟人,现年22岁,家里有六十多岁的母亲,请营长替我,设法照料。”
  他的表情很痛苦,但仍然尽量从容地说出遗言。
  乡长、村长和李新民的父亲,一听石英要剖腹明志,再三要求营长黄锵不要让他这样做。黄锵发表了第二次讲话:
  “军纪是军队的命脉,名誉是军队的灵魂。如果我的部下乱取民间的东西,那和敌人抢掠有什么分别?我不维持军风军纪,不爱惜军誉,以后我们怎样活下去?你们老百姓有谁肯和我们合作?还谈什么抗战?李新民既然斩钉截铁地说石英杀了他的母鸡,除了石英把肚子剖给大家看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营长黄锵在衡山时证件照
下士班长石英没有留下照片
  石英把武器放下,把上身军服脱开,手握刺刀,先向营长敬礼,然后高呼:“中华**万岁”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挺着胸膛,刺开腹部,肚内食物卜声跳出,血流如注。
  石英肚里,根本没有鸡肉。
  就在石英倒下的时候,李新民的母亲匆匆跑来,说母鸡找着了。原来,这只母鸡受惊,躲进了稻草堆里,她去取稻草烧饭,才发现。
  李新民一看冤枉了别人,闹出人命,顿时脸色苍白,呆若木鸡。他的父母亲跪下求饶,希望免儿子一死。官兵们则纷纷向前,要求李新民践行诺言,“赔命”。
  黄锵心想:“如果真要李新民偿命,以后我们的部队要是再有不守纪律的事情,老百姓还敢来报告吗?还跟我们合作还能水乳交融吗?这样一下,恐怕他们会无形中跑光了。”于是,他以长官身份阻止了。
  全营官兵和村民们,都痛哭了起来。李新民父亲将给自己预备的棺木给石英敛葬。墓碑上写了:“模范军人石英之墓”。而李新民,则加入了该营,成为一名士兵。根据营长日记,李新民心怀愧疚,此后一向作战勇敢。
  这个故事,是衡阳保卫战的一个很少被传播的小插曲。我在营长日记中偶然读到,便一直记在了心里。前几年,姜文拍《让子弹飞》,里面有“老六”被诬吃凉粉后剖腹明志的桥段。我不知道姜文先生是否知道,历史上,曾经真实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做石英。
  衡阳保卫战是“以一打五”的战争。中方主力第十军,由方先觉率领,合17600人。日军主力第十一军,由横山勇率领,合11万人。战争持续47天,日军伤亡4.8万余人,其中,第68师团、第116师团遭毁灭性打击。中国守军死伤1.6万人,其中,阵亡7600人。
  石英,只是这7600位阵亡将士中的一个。但他不是死于日军枪炮。
  有石英这样士兵的军队,是很难被打败的。中日军力对比为1:5,伤亡比为1:3。在抗战中,这种以少敌多,伤亡远低于日军的战例,罕见。我曾经访问过衡阳保卫战研究者肖功文、肖文均、肖培,他们总结说:“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敌我双方伤亡官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一场城寨争夺战。”
  这种惨烈,不仅在于战场,还在于场外。衡阳老百姓为抗战也做出重大牺牲。从《衡阳市志》和黄埔军校湖南同学会会刊可见,战争中,衡阳民夫死亡3174人,市民直接被杀、伤或因疾病死亡者逾8万人,毁坏房屋3200栋,工厂183家。
  一个老兵,黄埔18期步科毕业的曾琪,曾向我介绍了一个在市郊的小故事:“一次,我们一个班12个人,在一个尼姑庵外发现四个日本兵。其中一个鬼子进了庵,把枪放在门角,对尼姑动手动脚,试图强奸。我们冲过去用毛巾捂住他的嘴,再捆起来。身上一搜,这鬼子居然穿着一个‘千人佛’背心。信佛的鬼子竟到佛门净地干这样的勾当!这个日本兵还对我们喊:‘你这个毛匪,良心大大地坏了!’真是不知道谁是无耻!”
  营长黄锵对军民关系的重视,并非没有道理。这场战争,本来就是保卫战,不仅是军人荣誉的保卫战,还是国家生死存亡、民众生死存亡的保卫战,战争从来不只存在于战场炮火之间。只有团结民众,饱和式抗战,军队才有机会;只有保卫民众,军队才有立身之本。
  先以无辜石英之血,促成团结,然后,就是刺刀见红的血战。
  日军使用了大量毒气。衡阳保卫战时,下级军官几乎全部阵亡,每一次战斗都要升任数个营、连长,最高记录为第3师第8团五桂岭争夺战,半天升任5个营长,均先后牺牲。
  服部卓四郎,在这次战争中参加日军制定作战计划,后来着有《大东亚战争全史》,其中关于衡阳一战的记录,几乎每一步都有“没有进展”的记述,而日军更是从中“感到中国军队的旺盛士气”,“其斗志确实不可轻侮”。
  15年前,我得到一个机会,访问到了主力守城部队第十军直属搜索营第一连连长臧肖侠。当时,他86岁。他和我回忆了自己亲历不少细节,我现在还记得两个。
  一个是叫阵的排长:“日本兵拼刺技术很好,但我们更勇猛。有一个排长,拼刺功夫高超,带着一个班冲出战壕一口气就刺倒两个日本兵,把鬼子赶了出去。但他情绪太兴奋了,不及时退回,而是挺胸对着日本阵地很豪气地喊:‘他妈的!你们过来呀!老子不怕你!’结果,一个手榴弹扔过来炸了,我们把他抬下来已经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没来的及抢救就牺牲了。”
  另一个是夜袭:在接龙山防御时,他再次遇到无法压制敌人炮火的问题:守军的炮全部坏了,于是,日军一向隐蔽的两门大炮,堂而皇之地在正前方山头架起来,直接轰中国军队。这让臧肖侠等人很有“被侮辱感”。欺人太甚,7月27日夜晚,臧肖侠找到接邻部队预10师30团第一连大胡子连长李炳山,俩人在拂晓之前,偷入敌营,臧肖侠用集束手榴弹炸了大炮炮架。“拉引信那几步呀,我连呼吸都憋住了,心都快跳出来了。”李炳山则用一把口径11厘米的美制战车防御枪,打掉另一门炮。
  然后,俩人成功撤离。
  日本投降后,第十军预10师师长葛先才回到衡阳,收集战士遗骨,花了四个月,收到三千多具,只有阵亡将士的一半。许多遗骸体内还有子弹,不能取出,直接覆土掩盖。因尸体气味太大,葛先才买光了城中所有花露水和香水喷洒。当将士们的证件、委任状、相片、家书、写给爱人的情书在岳屏山中一起挖出来时,现场的老百姓和士兵很多都哭了。

师长葛先才收敛的三千多具
烈士遗骸
  1983、1984、1986,日军参战老兵战友团三次前往台湾祭拜已经亡故的衡阳保卫战守军第十军军长方先觉,以英雄哀悼之。其中一次,他们专程来到衡阳,取湘江水、取当年战况最激烈的张家山黄土,再往台湾。率队的和田健男(第116师团120联队大队长)、多贺正文(第68师团 辎重队)在方先觉灵前致悼词:“在世界战史上,没有能和方将军当时的牢固防御可媲美的,而当时担任防守的中国第十军也是世界上最顽强的军队,方将军是世界上值得骄傲的伟大英雄。现在日本的旧军人当中,仍然传颂着衡阳战争中中国军队的苦战精神,每当战友们聚集,总是异口同声地赞美中国军队的勇敢精神以及各级指挥官的优越指挥,每当战友们集会,如不说几句赞美方将军的话,决不能结束我们的集会。”

1983年,衡阳之战时日军116师团120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和田健男(左一)率11军战友会代表团到台湾拜祭方先觉,右一为葛先才,原中方预备第10师师长
  日军从没有提起过石英,他们也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下士。
  我想,没有听说过石英的日本人,不会彻底、完整地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失败。同样,没有听说过石英的中国人,也不会彻底、完整地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胜利。
  15年前,我和我的同事,当时几乎找了所有可能找到的参战者,却不断听到老战士去世的消息,大陆和台湾加起来仍健康的,不超过5个人。当时,他们都是八十多岁。如今,他们已经是百岁,要再访问,几乎不可能了。
  所以,今天,我要把我知道的分享出来。并希望呦呦鹿鸣的朋友们也都能记住他们。
  我最后一次去衡阳,是到岳屏公园。这里是挖掘出最多战士遗骸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塔,写着“衡阳抗战胜利城”7个大字。大字有些模糊。塔底四面的汉白玉石上,有两句“英雄”的字眼,但最多的留言是“***到此一游”——钢笔、铅笔、还有刀割。
  我感觉有些羞耻。
  刚刚看完墙上的留言,突然刮起大风,一层又一层黑云滚了过来,压在整个衡阳城上。天变暗了,抬头望去,漫天的灰黑让石塔显出一种冷毅。乌云翻滚,不断聚合不断分散,迅速向四处扑去。
  石塔岿然不动!这正是那场战争的贴切感觉。
  然后,我来到日军第三次进攻才突破的蒸水桥上。那时,对岸青葱草木,楼房栋栋;滔滔江水滚滚东流,桥上车水马龙;桥的两岸,是新修的沿江风光带,放风筝的孩子、散步的老人、沉浸于爱情中的恋人,落日余辉将此景此时映呈殷红一片。
  江风阵阵抚面而来,让我视线逐渐模糊。我似乎隐约听到,石英的遗言:“我是广西贵县桥墟人,现年22岁,家里有六十多岁的母亲,请营长替我,设法照料。”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7日 来源时间:2019年08月15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