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超级大国美国的恐慌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62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文章信息
  原标题:America's Superpower Panic
  来源:Project Syndicate
  作者信息
  布拉德福德·德隆(J. Bradford DeLong),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经济学教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副研究员。在克林顿(Clinton)政府期间,他曾担任美国副助理财政部长,积极参与预算和贸易谈判。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历史经验表明,一个相对衰落的全球超级大国应该以软着陆为目标,这样,一旦其主导地位消失,它在世界上仍有一个舒适的位置。相比之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不连贯、对抗性做法,可能严重损害美国的长期利益。
  伯克利——全球超级大国总是会发现,承认自己的相对衰落,并应对快速崛起的挑战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如今,美国发现自己在中国问题上也处于这种境地。一个半世纪前,大英帝国也面临着来自美国的类似竞争威胁。而在17世纪,荷兰共和国是超级大国,英国则是挑战者。
  历史表明,全球超级大国应该以软着陆为目标,包括与可能的“继任者”进行接触,以便在其主导地位消失后,仍能在世界上拥有一个舒适的位置。遗憾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并不是历史学家。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不连贯、对抗性的态度可能会严重损害美国的长期利益。
  正如之前的英国和荷兰一样,美国是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军事大国,其影响力遍及全球。美国拥有部分世界上生产率最高的产业,并主导着全球的贸易和金融。
  但是,美国和它的前辈们一样,现在正面临着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一个胸有成竹、雄心勃勃的人口大国,它渴望着财富和全球的领先地位,并相信自己拥有改变当前世界秩序的使命。而且,除非出现严重的问题,挑战者的继续崛起几乎是确定无疑的。
  冲突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希望获得比现任超级大国更多的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准入机会。而现任超级大国所不愿付出的东西,其挑战者将寻而求之。此外,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希望在国际机构中拥有与其未来一代人的基本实力相称的影响力,而不仅是现在的影响力。
  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分歧,两国需要通过推进和维护各自利益来控制分歧。但这些紧张局势并没有超过两国在和平与繁荣方面的共同利益。
  那么,现任超级大国应该怎么做呢?
  以英荷两国为例,17世纪的一系列贸易摩擦和海战导致大量贬义词汇进入英语,如“荷兰赌”(Dutch book)、“人声嘈杂”(Dutch concert)、“酒后之勇”(Dutch courage)、“擅离职守”(Dutch leave)、“荷兰黄铜”(Dutch metal)、“青蛙”(Dutch nightingale)和“荷兰式结算”(Dutch reckoning)。然而,从长远来看,英国的根本优势被证明是决定性的,英国成为了一个全球强国。而荷兰人创造了一个世界,在他们的主导地位结束很久之后,他们很大程度上在这一世界中仍感到舒适。
  荷兰从反对英国转向与英国合作,是这一转变的一个关键因素。1688年10月24日,风向发生了变化,荷兰舰队得以离开港口,支持英格兰的辉格贵族派系(aristocratic Whig faction),从而结束了可能成为专制主义者的斯图亚特王朝。此后,两国在有限政府、商业繁荣和反天主教方面的享有共同利益,构成了一个持久联盟的基础,荷兰是这个联盟的新合伙人。或者,更直白地说,就像18世纪一个广为流传的口号:“没有教皇或木鞋!”——后者是当时法国贫穷的象征。在英国的支持下,荷兰保持了独立,而不是不由自主地落入法国的控制之下。
  一个多世纪后,大英帝国最终与美国也采取了类似的接触与合作战略。正如哈罗德?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借调到艾森豪威尔将军(General Eisenhower)的幕僚手下时所说的那样,这种情况达到了顶峰(因为太过公开)。结果,美国成为英国在20世纪最坚定的地缘政治盟友。
  如今,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可以通过研究荷兰和英国在追求软着陆时的行动中学到很多东西。此外,他们应该读一读1947年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F. Kennan)发表的文章《苏联行为的根源》(The Sources of Soviet Conduct),这篇文章主张美国对苏联采取遏制的政策。
  凯南的三个观点引人注目。首先,他写道,美国政策制定者不应恐慌,而应认识到什么是长期游戏,并参与其中。其次,美国不应试图单方面遏制苏联,而应结成广泛的联盟来对抗、抵制和制裁它。第三,美国应该成为最好的自己,因为只要美国和苏联体系之间的斗争保持和平,自由和繁荣最终将是决定性的。
  但自2017年1月上任以来,特朗普一直坚决无视这些建议。特朗普没有结盟遏制中国,而是让美国退出了拟议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他继而提出随机且不连贯的要求——比如立即消除中美双边贸易逆差。
  在中国问题上,特朗普没有谨慎地进行长期博弈,而是显得惊慌失措。而且,中国和世界越来越了解这一点。

  本期编译:梁愿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吴豫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8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