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从总统炒掉鹰派人物博顿看川普政府的未来走向和抛弃的理论基础

作者:   来源:黑米九说美国  已有 31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最近,一则新闻上了美国头条,川普总统把自己的国家安全顾问博顿炒掉了,让他立即走人,川普团队不需要他继续服务。
  博顿是美国外交界的鹰派人物,在小布什总统期间,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以强硬着称。当年主张武力打击伊拉克,是关注美国外交政策新保守主义智库“新世纪美国计划”的主任,这个智库的立场是重用武力而不是依靠外交推行美国的对外政策。
  博顿出生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父亲是消防队员,母亲是家庭主妇。他成绩优异,考入耶鲁大学,获得艺术学士学位。毕业后继续在耶鲁法学院学习,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在耶鲁期间,博顿就和校园里自由派风气不和,他认为政府不能解决问题,他更相信民众和市场。他担任耶鲁保守派刊物的编辑,是耶鲁青年共和党组织的成员。
  虽然博顿支持越南战争,但他大学毕业时的1970年并没有想上战场,那时他就说,越战是一场失败的战争,他不想把生命浪费在东南亚的稻田里。于是,他选择在国民警卫队服役,并继续在耶鲁深造。
  博顿强力主张对外干涉,用武力改变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古巴、也门以及北韩的立场,与传统的美国保守主义观念不符,属于新保守主义观念。
  新保守主义仍然有很多传统保守主义的特征,而传统保守主义的源头与古典自由主义密不可分。古典自由主义产生于十八世纪末的英国,其主要内容即洛克阐发的自然权利学说及斯密、李嘉图论述的自由市场经济学说。这两种理论在经济上主张自由放任,在政治上强调对政府权力的限制与对个人权利的尊重。这些思想家阐述的就是古典自由主义。
  美国以英国古典自由主义原则为立国之本,这种价值观在美国历史上主导了十九世纪整个工业化进程:对放任市场竞争的强调;在市场和社会弱势群体中对政府的中立定位;将个人自由置于其他价值之上等等。古典自由主义因而又被称为自由至上主义,现在也指传统保守主义。
  然而到30年代经济危机时,这种放任主义思想遭遇瓶颈,罗斯福的新政自由主义由此产生。新政自由主义是对古典自由主义的一种修正:自由固然重要,但平等亦十分重要。如果社会上有相当一部分人处于特别不平等的地位,以致他们没有能力去体验自由,那么由此引起的矛盾与反抗,可能会导致所有人的不自由。因此,政府应当对社会生活和国民收入进行干预,提供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自此,自由主义获得了新的含义,被用来指称那些激进的左倾思想。而那些坚持古典自由主义基本思想,保持古典自由主义传统的人被排挤被边缘化,从此只得被称作保守主义者。
  新保守主义作为保守主义的一支,是对60年代自由主义泛滥,超出古典自由主义走向激进化现象的反抗,同时也是对国际环境变化的一种反应。
  60年代,肯尼迪执政,经济上坚持凯恩斯主义,政治上通过宪法第23、24条修正案,解决黑人民权问题。约翰逊接任总统后,继续推进黑人民权要求,先后签署了一系列民权法案,确保黑人的公民权和选举权等等。
  从60年代中期起,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弊端显露,至70年代中期出现滞胀。同时,民权运动的进展促使民众对政府提出更多难以满足的要求,政府的权威面临挑战。
  约翰逊总统推出的“伟大社会”的宗旨之一是“向贫困开战”,以采取积极性的歧视政策来救助社会弱势群体。就是推行一系列对少数种族及贫困人群偏向性的方案,让这些人在社会中得到优先权。它在政策实践中把联邦干预扩大到空前的规模,进一步将美国推向福利国家。然而数年过去,尽管联邦政府投入了大量财力,取得的成效却微乎其微。政府的投入没有产生任何实际成果,美国的大城市不是变好,而是更乱,中产纷纷逃离。教育标准为了照顾某些人调低,让整体教育水平下降。政府对穷人的医疗补助越来越多,中产阶层承担的医疗费用快速上涨。美国出现了一个完全依赖福利的贫困阶层,而生活水平逐渐接近中产阶层,使越来越多的人失去工作动力,不愿付出劳动。
  “伟大社会”等一系列大政府策略的失败促使部分自由派知识分子开始反思自己的自由主义信仰,怀疑各种社会政治运动。“向贫困开战”导致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对政府行为所产生的结果提出了越来越多的挑战,积极性的歧视政策提高少数人的特权,却对多数人歧视,而这些无疑是对自由的背弃。一些自由派由此与自由主义拉开距离,对激进的社会政治运动展开批评,反对新左派对美国制度的攻击。随着新左派运动的不断高涨,这些曾经的自由派最终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与自由主义决裂而转向保守。随后,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这一群体就被激进的自由主义新左派贴上了“新保守派”的标签。
  新保守主义的兴起也同当时的国际环境密切相关。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冷战中,苏联咄咄逼人,在中间地带的争夺上美国也相形见绌。第三世界大批前殖民地国家纷纷获得独立,有些甚至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传统保守派不以为意,自由派知识分子们则再次产生分歧。自由派中的左翼极力为苏联和第三世界革命运动作道义辩护,抨击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和遏制战略;而另一部分自由派则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开始反对自由派关于外交事务的思维方式,提出美国一定要夺回国际战略优势:苏联共产主义的扩张是威胁的根源,第三世界革命运动则有失控和堕入独裁的危险。民主与专制不可调和,美国必须予以遏制,扞卫自由民主价值观。
  由此可见,新保守主义起因于美国自由主义阵营的分裂。新保守主义具有深远的自由派历史背景,他们是“被现实愚弄了的自由派”。可以说,新保守派是从现实中“觉醒”了的前自由派或激进派。
  80年代里根上台,新保守主义在强调道德、价值观、意识形态以及反共反苏等理念上与里根不谋而合,由此主导美国的内政外交。新保守主义对内主张自由市场竞争,缩小政府干预,削减税收,鼓励投资,刺激供给,对外则使美国在冷战中处于攻势。
  新保守主义在经济上尊重市场经济制度,政治上支持福利国家基础上的有限政府,文化上坚持传统宗教、家庭和价值观以及在外交上主张美国输出美式民主和价值观。认为美国的各项制度是最优越的,负有改造世界和拯救人类的神圣使命。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等传统价值观会遭受外部世界的侵蚀和对抗,因而必须以强硬的手段来维护美国精神。
  新保守主义是从自由主义幻灭而来,向传统保守主义回归。新保守主义继承了传统保守主义中对人性的悲观主义看法,以基督教文化中的原罪说为基础,认为人民就是野兽,过分参与的大民主只会造成破坏。新保守主义继承了传统保守主义的怀疑主义,对社会进步和改革持有审慎态度,以怀疑的眼光看待激进社会改革,认为所谓的“进步”带来的可能根本不是进步,而是破坏和倒退。新保守主义继承了传统保守主义的社会有机体学说,认为政府应当确保社会在与时俱进的同时仍保持其基本价值观和传统,通过维护传统,维持历史连续性的方式来解决当代社会面临的问题,反对新自由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采取破坏和毁灭性的手段。
  新保守主义与传统的保守主义还有一些不同,传统保守主义对抽象概念缺乏兴趣,新保守主义重视意识形态,热衷于宣传自己的理念,对未来乐观。传统保守主义警惕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对福利排斥,新保守主义原则上支持国家福利政策,只是反对过度福利化。传统保守主义抵制民权运动,新保守主义却予以同情。传统保守主义对外在的邪恶政权不主张积极干涉,只管做好自己,新保守主义则主张积极出击,改造世界。传统保守主义有孤立倾向,对全球化反感,新保守主义主张政治和经济以及意识形态都向世界扩展。
  博顿在外交政策上积极干预,主动打击邪恶政权,甚至动用武力的观念,属于新保守主义,与川普的执政观念不符合,被炒掉,是早晚的事。川普一上任,就以退群惹人眼目,有人认为是故意制造混乱,和保守派的主张不符。保守派不是主张经济自由吗,怎么能从正在商定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退出?接着退出各种不限于经济范围的组织,比如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等。川普政府这些退群行为,只是与新保守主义的观念不符,并不是违背保守观念,恰恰相反,是向传统的保守主义观念回归。
  小布什任上打伊拉克阿富汗,要在中东建立民主国家,让美国不仅花费大量的财物,还有很多美国军人献出鲜血和生命,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能看到。选民厌恶了小布什这种新保守主义的做法,选了自由派代表奥巴马,八年之后,选民发现,奥巴马的政策给美国带来的灾害更大。此时川普出来竞选,给美国社会带来一股清风,他大嘴巴式的讲话,就象邻家大叔,说出了很多选民不敢说的话,代表着很多人的心声。
  川普上任以来,明显看出,他不是回归新保守主义,而是要把美国带回传统的保守主义轨道上,并认为这才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正确选择。川普的方向,不仅不是小布什式,也不是里根式。川普不仅会收缩对中东的军事干预,对别的所谓邪恶政权,也会睁一眼闭一只眼,原则是不要损害美国的利益。不管是什么政权,想占美国的便宜,川普会坚决反击。
  在国内,川普会提倡美国的传统精神,用保守主义观念执政。对一些已经形成的法律,他不会轻易挑战,比如同性婚姻,不必要花很多精力去推翻,最高法院已经作出判决,推翻的成本会非常大,这些精力还不如花在如何振兴美国经济上。对国外,美国传统中就有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川普在经济上向全世界开战,是预料中的事。
  简单地说,川普政府的走向,就是做好美国自己,一切以美国利益为重。马太福音第五章第14节:“你们是世上的光。城立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在英国被剥夺公职来到美国的清教徒温斯罗普在布道中说:“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将成为一座上上的城,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我们。因此如果我们在我们所作的这件事上对我们的上帝虚妄,我们将成为全世界的传说和笑柄。我们将使敌人开口说毁谤上帝道路的话,我们将使上帝许多可敬的仆人脸面惭愧,使他们的祷告化成对我们的诅咒,直至我们离开正前往的美好土地。”这段布道,被认为是美国山巅之城的代表,也是美国例外论的基础。美国是独特的国家,是世界的典范,只有做好自己,才能成为榜样,才能成为茫茫大海中的灯塔。
  山巅之城的观念,被约翰·肯尼迪总统引用过,他希望美国政府具有勇气、判断、正直和奉献。之后还被里根总统多次引用,他认为美国是和平、和谐能够吸引各种人的自由港湾。罗姆尼在大选时攻击川普说,川普会毁掉美国的山巅之城理念。事实如何,我们看到的川普正是恢复美国山巅之城的理念,做好自己,成为他人的榜样。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