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国新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的中国观

作者:赵北客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89期

  
美国东部时间2019918日上午六点,特朗普透过其推特宣布,任命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C. O'Brien)为美国国家安全事务总统助理,也就是常说的“美国国安顾问”。作为特朗普上任三年以来的第四位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与前三任国家安全顾问有所不同。他是律师出身,进入外交和国家安全领域相对较晚。因此这一任命不少专家和媒体颇感意外。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走向有这巨大的影响。在中美关系因贸易和其他原因急剧下滑的背景下,奥布莱恩对于中国的看法就显得尤其重要。奥布莱恩的上任对于中美关系意味着什么?他会进一步夯实和推进美国现有的对华战略,还是会把个人的不同的处事风格和对中国的特殊看法揉搓到美国的对华政策之中?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都是在这个位置上从一定程度上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老板”(分别为尼克松总统和卡特总统)的中国观,进而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的对华政策。
  
奥布莱恩出生于1966年,后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博士学位并在洛杉矶开业。在离开法律行业后,奥布莱恩曾在多名共和党政客麾下效力。据公开资料显示,奥布莱恩在2005年成为美国驻联合国使团候补代表,并于2007年起在美国国务院负责阿富汗司法改革立法提案程序的工作。2012年,他是罗姆尼(Mitt Romney,前马萨诸塞州州长)总统竞选班子的外交顾问。在2016年总统竞选季节,奥布莱恩起初并不看好特朗普。他先在沃克尔(Scott Walker,前威斯康辛州州长)的竞选班子担任外交事务顾问。沃克尔退出竞选之后,奥布莱恩又为科鲁兹(Ted Cruz,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的总统竞选提供外交政策咨询。因为为人和气,奥布里安在共和党圈子里人脉极好。奥布莱恩与美国现任国务卿蓬皮奥认识多年,关系密切。特朗普在2018年任命奥布莱恩为总统负责人质问题的特使,并在一年后获得大使衔。
  
尽管奥布莱恩在美国国务院的工作并不直接介入中国问题,他对中国的看法却是有案可查的。早在2011年,奥布莱恩就在《外交学家》杂志刊文,对中国的海军力量的迅速崛起及其对美国国家和全球安全的影响表示极度担忧。四年后,奥布莱恩进一步警告称,中国正在建立一支在亚洲范围内最强的海军力量,而这一战略会有效地将美国海军拒于亚太门外。在他2016年出版的题为《当美国昏睡的时候:如何重振美国在危机四伏的世界的领导地位》书中,奥布里恩更是将中国海军力量的提升与德国威廉二世时期的海军崛起相提并论,并指出相对于十九世纪的英国,现在的美国正面临着类似挑战,只不过这一次是来自中国海军。
  
在这本书里,奥布莱恩还说中国意欲称霸世界的黑手已经伸到了非洲,特别是东非。东非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具有重要的地缘作用。中国主要是通过支持东非因发动战争被起诉的独裁者和其他强人扩大自己的势力。中国要在非洲大陆取代美国。对此,美国不能视而不见,而是需要通过外交和商业的手段应对中国的渗透。他认为美国应帮助非洲国家抗击艾滋和疟疾这样的疾病,这样的外援有助于美国提高自己在非洲的威望。奥布莱恩在书中声称,中国和美国在非洲地区的关系属于零和博弈。
  
奥布莱恩认为,为了有效控制南海与东海的自然资源和争议岛礁,中国正在大力发展其海军力量。同时,海军力量的提升也给中国大陆武力统一台湾更多的筹码。奥布莱恩更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具有侵略性”、并不愿意承担国际海洋责任的国家。因此,他主张美国应该重整和扩大海军力量,以抵抗来自中国的海洋威胁。
  
无论是在文章和专著中或其他公开场合,奥布莱恩几乎没有谈过中美有可能在应对全球危机和处理区域和平问题上合作并建立共赢关系。他对中国的不信任有时甚至到了可笑的地步。奥布莱恩曾撰文写道,中国2015年向纳米比亚华尔维斯湾(Walvis Bay)派遣一艘护卫舰暴露了中国试图控制南大西洋的战略决定的第一步。他说,当年大英帝国就是在那里登陆把当时的宗主国德国赶走的。其实,中国那艘护卫舰是参加亚丁湾反海盗国际护航行动的。
  
由此可见,奥布莱恩在中美关系领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鹰派人物。从奥布莱恩对于中国在海军力量和非洲投资的抨击中,可以明显体会到他对于中国政府的极度不信任与敌对,同时他也将来自于中国的威胁从短期挑战上升至长期竞争。他的这种敌对态度很可能会影响到他对中美在其它事务上的判断和对特朗普可能的对华政策的建言献策。因此,奥布里恩的上任将会为原本就充满必须打压和制服中国情绪的特朗普内阁再添一把火。
  
然而,除了在政策面对华强硬外,奥布莱恩本人相对于其前任博尔顿性格更加内敛和温和,这也造就了他在华盛顿外交圈内人缘极好的名声。特朗普总统在前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多次公开表达与他意见向左的言论后,急需重塑他在外交领域可以出奇制胜的形象,这不仅对于他推进朝核对话与塔利班谈判具有战略意义,同时也能为他的2020总统竞选造势。综合各种因素,我们认为奥布莱恩不会象博尔顿那样与特朗普在外交方针格格不入或者“瞒天过海”破坏特朗普的外交部署。即便双方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奥布莱恩可能更会象其他内阁成员一样,维护特朗普的威信,对特朗普那怕是朝令夕改或者常常喜怒无常的外交决策表示绝对的支持。
  
我们可能不需要担心奥布莱恩跟特朗普同床异梦,但我们不能不担心他与特朗普政府内外极度反华的人联手继续妖魔化中国,为特朗普可能缓和美中关系的政策制造障碍。(本文在编写中参考了卡特中心中国项目实习生Michael Cerny英文文章。)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