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从博尔顿到奥布莱恩,谁能陪特朗普走更远?

作者:梁葆琳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有38层高,如果少掉10层,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存在联合国这种东西,只存在国际社会;而国际社会只能由唯一幸存的超级大国领导,这个超级大国就是美国。”
  “在伊朗问题上,所有选择都在考虑之中。”
  “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与钉子的关系,美国爱敲打谁就敲打谁。”
  “俄罗斯、叙利亚、伊朗、朝鲜都是达成协议后又会撒谎的国家,相信他们将信守其承诺的国家安全政策注定会失败。”
  以上这些令人咋舌的“惊悚”发言,都出于不久前被特朗普解雇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之口。这位外交政策方面“鹰派”的典型代表一度被《华尔街日报》称为“国务院最危险的人物”。作为特朗普上台以来的第三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也是截至目前,在这个职位上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但9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称将解职博尔顿:“昨晚,我告诉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我非常不同意他的许多建议。”博尔顿则在十几分钟后在推特上回呛:“我提出离职,特朗普总统则说:‘让我们明天再谈这件事吧。’”

  博尔顿的鹰派立场
  现年71岁的博尔顿曾在多届美国政府中担任要职:
  ● 1985年-1989年,在罗纳德·里根政府担任助理司法部长;
  ● 1989年-1993年,在老布什政府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 2001年-2005年,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国副国务卿,主管军控事务;
  ● 2005年,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 2018年3月22日,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为自己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博尔顿的鹰派色彩有多浓厚呢?他自称“美国主义者”,坚持单边主义和强硬的外交政策。在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期间,他常常“口出狂言”地质疑联合国的效力。
  在中东问题上,1991年海湾战争前,博尔顿与时任国务卿贝克合作,帮助美国同欧洲及阿拉伯国家建立了反对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联盟,在后来的伊拉克战争中,博尔顿也是主要推手之一。
  此外,他支持北约领导的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倡导将美国在以色列的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甚至对于伊朗问题直言:“我们的目标是改变伊朗政权”,鼓吹对伊朗动武并轰炸其核设施以阻止伊朗研发核武器,并推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同时要求英国在对伊政策上向美国靠拢。
  对于朝核问题,他主张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而非进行谈判。
  博尔顿上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之初,有分析人士认为,博尔顿标榜的“美国利益至上”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不谋而合,博尔顿主张的“以实力求和平”被特朗普多次重申,深得认可。同时,博尔顿上任后表示,他过去的政策声明“已经过去”,之后“重要的是总统所说的话以及我给他的建议。”一年多以后,博尔顿被解职的事实说明,两人在对朝政策、伊朗问题等诸多方面的分歧已无法调和。有媒体称,因为特朗普打算邀请塔利班和谈的问题,两个人曾在椭圆形办公室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这也导向了博尔顿被解职的结果。

失业的博尔顿独行
于DC火车站
  国家安全顾问是个怎样的存在
  特朗普上任以来几经易手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究竟在美国政府中是怎样的存在呢?这一职位也称国家安全顾问,最初设立于1953年,隶属于总统办公室,是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相关事项的主要幕僚。
  这一职务从名称上看起来像是人微言轻的“助理”,但实际上,它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反而能对外交政策发挥重要的作用。总统无须经由参议院同意即可任命心中属意的人选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因此,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能向总统直接提供独立的意见,也能够更便利地向总统提供各种日常建议,从而有效影响总统的外交决策。
  在与总统打交道之外,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还承担着与政府其他部门或对外接触的任务。对内,他们会参与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的会议,还常常主持有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参与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管会议。同时,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会向他们提供研究报告,以供国家安全委员会审查或向总统报告。
  对外,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还可以作为总统的私人密使就一些棘手的问题直接与外国大使、部长或者国家元首进行单独谈判。同时,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还经常要充当政府的发言人,向新闻媒介解释总统的外交和国防政策目标。因此,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在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往往具有一种“隐性”的权力。
  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影响力上限虽高,但其作用的发挥因人而异,不仅取决于担任这一职位的人员的素质,还取决于现任总统的风格和管理理念。自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总统以来,任命强大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和工作人员、但对正式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的重视程度较低的做法逐渐确定下来。而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同时担任国务卿,他控制着总统的信息流,每天与总统会面多次,大大增强了这一职务的重要性。另一位影响力较大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不仅参与非正式程序的决策过程,还频繁以总统使节的角色发挥作用。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在1978年8月一篇日记中写道:“大部分发给邓小平的建议和答复由我和布热津斯基亲自起草,从白宫直接发给他。”在1978年,布热津斯基访问北京,为中美正式建交奠定了基础。
  在理想状态下,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应当持有中立的立场,向总统提供中立的建议。但理想状态往往只能停留理想中,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能力与立场影响着他们与国务卿、国防部长的关系协调,甚至影响与总统的关系。美国总统在任期内根据外交需要更换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现象十分常见,但像特朗普这样三年更换四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实属罕见。
  奥布莱恩会是Mr Right吗?
  9月18日,特朗普宣布,他将提名罗伯特·奥布莱恩为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相对于前任博尔顿,奥布莱恩的形象往往被解读为“调解人”和“执行者”,同时他脾气和善,容易相处的特点也为其他政府官员所认可。与博尔顿相比,温和的奥布莱恩似乎不太可能与特朗普大唱反调,沉稳的办事风格也使他看起来很可能成为对外政策方面的“维稳”因子。
  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对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频繁更换反映出其用人之道完全是根据需要聘人,失去价值后就弃之。博尔顿的前任麦克马斯特接替因“通俄门”被迫离职的弗林,稳定了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团队。随后为了有效推动自己所主张的对外政策的实施,特朗普与自己一样为保守派的强硬的博尔顿。而目前,2020大选渐近,“维稳“以保证连任的需要使得特朗普更需要奥布莱恩这样一个温和的执行者。
  作为特朗普任期内的第四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温和的奥布莱恩会是特朗普期待的Mr Right吗?奥布莱恩虽然脾气很好,但在外交政策上仍持保守的立场,他主张美国“以强势换和平”,在他2016年出版的《沉睡中的美国:恢复美国在危机世界中的领导地位》一书中,他批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外交政策上“过于软弱”,呼吁美国大胆遏制“独裁、暴政和恐怖分子”,并应在伊朗、俄罗斯等问题上持强硬立场。这样一位温和又保守的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会陪特朗普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1]Bringing in Bolton, White House appears to stiffen against Palestinians, Iran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19/09/10/john-bolton-fired-donald-trump-says-he-offered-resign/2274836001/
  [2]'Let's be clear, I resigned.' John Bolton contradicts Donald Trump on whether he was fired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19/09/10/john-bolton-fired-donald-trump-says-he-offered-resign/2274836001/
  [3]Trump Ousts John Bolton as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https://www.nytimes.com/2019/09/10/us/politics/john-bolton-national-security-adviser-trump.html
  [4]Amb. John Bolton: America's embassy in Israel should be moved to Jerusalem – NOW
  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amb-john-bolton-americas-embassy-in-israel-should-be-moved-to-jerusalem-now
  [5]John Bolton on: bombing Iran, North Korea, Russia and the Iraq War
  https://edition.cnn.com/2018/03/23/politics/what-john-bolton-said-iraq-iran-north-korea/index.html
  [6]Zbigniew Brzezinski,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to Jimmy Carter, Dies at 89
  https://www.nytimes.com/2017/05/26/us/zbigniew-brzezinski-dead-national-security-adviser-to-carter.html
  [7]博尔顿的鹰派语录-“不存在联合国这种东西”http://news.sina.com.cn/o/2005-03-09/14025312182s.shtml
  [8]约翰·博尔顿:“战争鹰派”强势回归http://www.xinhuanet.com/mil/2018-03/23/c_129836364.htm
  [9]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权力有多大http://world.people.com.cn/GB/14549/4329747.html
  [10]特朗普三年四换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新任命官员曾获小布什青睐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45656591718566564&wfr=spider&for=pc
  [11]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530051
  [12]布热津斯基的中国情缘 听说不能和中国建交差点“吓晕” 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7_05_27_410533.shtml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