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官员谈如何抓“特务”

作者:Jeffrey Mervis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610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翻译系列(一)
《中美印象
》第190期 张涓 翻译;文章标题:“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公布追踪外国影响的方式”

编者按中美关系大幅度下滑不仅仅局限在经贸领域,还涉及其他各个领域,其中一个“重灾区”就是科研领域。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从去年就成立了追踪外国影响专门委员会,接受NIH课题资助的美国各大学和研究机构也相应成立了专门小组,开始自己的“大扫除”。《科学》杂志网站发表的这篇文章就NIH及其资助单位如何“大扫除”或“抓特务”提供了很多信息。“抓特务”两个最重要的因素是:一、NIH资助评审人向外国科研机构泄露资助申请;二、外国根据NIH资助项目建立“影子实验室”。(一位拿过NIH项目资助的学者告诉编辑,NIH其实还有另一个突破口,那就是就NIH资助者与外国学者联合发表的文章“顺藤摸瓜"。)NIH不承认“抓特务”有地域限制,也知道这样的“大扫除”会对美国持续占领生命科学科研制高点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NIH)认为,它可能已经弄清楚了中国的国外人才招聘计划如何破坏其授奖制度以及如何导保证其资助人不出现道德违规现象。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外研究计划主任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昨日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NIH 总部所在地)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讲述了中国的“千人计划”如何以双管齐下的策略不正当地获取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收益:一是(项目评审人)违反了国立卫生研究院神圣的拨款审查申请书的制度,把这些信息与中国同事共享,一是在该国建立影子实验室,以复制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

  劳尔没有提供新的证据来支持这些指控,也没有提供有关(中国)使用这些策略的频率的数据。但他的描述为先前的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相关声明增加了相当多的细节,这些声明是关于国会和特朗普政府官员担心联邦研究机构在抵抗外国,特别是中国对美国科学的攻击方面所做的努力不足。

  去年,国立卫生研究院官员向美国60多家机构发出了关于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科学家的信,震惊了美国生物医学研究界。今年春天,在仅有的两项公开调查中,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和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解雇了几名亚裔科学家。劳尔说,最初有大约250名科学家被调查,随着国立卫生研究院认真研读其他机构的回应,其中的180例仍处于未结案状态。

  联邦监管机构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谴责国立卫生研究院在选择同行评审时无视国家安全问题。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上级机构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的监察长办公室(OIG)的新报告建议国立卫生研究院应该考虑“特别关注”“审查特别敏感的拨款申请主题或具有可观的商业利润”项目的科学家。

  该报告未提供有关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的任何数据。劳尔估计,在180例仍未结案的案例中,“也许有10%”涉及同行评审违规”。但是,他说,这一百分比也不一定准确。

  他承认:“我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劳尔指出,“而且我们担心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比我们目前看到的还要糟糕得多”。劳尔指出,大多数评审人也是受助人,这意味着国立卫生研究院为解决其对受助人的担忧而采取的任何步骤也将扩大到评审人的范围。

泄露和影子(实验室)

  劳尔说,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调查不仅限于与中国机构进行互动的机构。但是他在描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为解决该问题所做的工作时,一再引用中国的“千人计划”。他将其中的两种策略定性为特别有问题。

  一种是鼓励科学家成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小组的成员,然后与中国同事分享正在评审的申请项目。劳尔说:“我们知道‘中国千人计划’的目标之一就是获取信息。 因此,通过同行评审泄漏的信息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

  劳尔断言,一位被解雇的MD安德森(MD Anderson)的科学家利用他在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部门的职位与中国同事分享资助申请,尽管知道他的行为违反了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政策。劳尔说:“他经常把这些材料发送到中国,并附带评论”, “他会说这些材料是机密的”。

  劳尔认为,对研究的道德性造成的第二个威胁来自(中国)邀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人员在中国建立所谓的影子实验室,作为中国外国人才招聘计划的一部分。劳尔说,这样的安排允许中国机构直接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

  劳尔说:“这是一种非常耐心的做法”。 “通过在中国建立模仿美国实验室的影子实验室,他们可以获得大量的基础临床知识。然后,一旦研究到了可以转化的程度,技术就已经在中国了。

他补充说:“这种方法可以解决出口管制的问题”。他指的是获得美国政府批准将敏感技术转移到另外一个国家的过程。 “(用这种做法)你就不必担心技术转让的问题——因为你已经将技术转让给了自己。”

谁先列第一?

  劳尔说,了解中国的国外人才计划的运作方式可以帮助国立卫生研究院锁定可能犯规的科学家。他说,一个明显的迹象是科学家如何在发表的论文中列出他们的隶属关系。

   “我们最关注的就是任何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科学家(在发表论文时)列出了一个在中国的隶属关系,也列出了一个在美国的隶属关系”,他说。这种双重隶属关系司空见惯,但劳尔说:“我们特别关注将中国隶属关系列为首位的案例。这很重要,因为我们已经在这些科学家与中国机构签订的合同中看到,明确告知他们必须确保中国的隶属关系列在首位。”

  为什么这对中国如此重要?根据劳尔的说法,被列为第一名可以“提高其在各种引文索引上的评级。该研究成果就会被归功于中国机构。然后中国机构可以说我们是世界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机构之一。”

  劳尔的工作人员平均花费10个小时来探究最初锁定的250位科学家中的每一位科学家的出版历史。 劳尔说:“这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劳尔讲了他的工作人员如何收集出版物数据,以了解有关他们的合作和资金来源的更多信息。 “但是他们能够找出符合我们锁定的目标科学家群体,并且汇总出可能需要我们更详细研究的科学家名单。”

因地理位置而遭罪?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表示,并不是所有接受审查的科学家都是中国人。但是,科学界的许多人担心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其他机构为应对外国的威胁而采取的措施可能导致针对某些种族和族裔群体的特别关注。

  9月4日,包括AAAS(《科学》杂志的出版商)在内的60个科学组织签署的一封信警告说:“在我们必须保持警惕以捍卫我们的研究的同时,我们还必须确保美国仍然是世界各地研究人员的理想之地和受欢迎之地”。 “要在捍卫我们国家的安全与开放、协作的科学环境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这需要我们不偏不倚和尽职尽责。”

联邦政府官员似乎认识到他们面临的问题非常棘手。例如,监察长办公室的报告建议国立卫生研究院“利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下属的国家安全办公室的特长”,后者负责审查国立卫生研究院工作人员和访问其总部的外国访客。国家安全办公室将国籍和原工作机构视为可能的风险因素。但是国家安全办公室和国立卫生研究院都表示,在评估潜在风险时,他们希望避免权衡地理位置。

   “我们没有理由说”作为外国国民或在外国机构工作就一定会带来更大的安全风险,负责评估和监察的监察官助理布里斯说。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与我们进行了交流,我们讨论了就推进科学发展而言,与外国研究人员的合作有多么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们确实建议国立卫生研究院与国家安全和情报专家合作,以找到他们在锁定监督目标时应考虑的适当风险因素”。

  劳尔说,他很赞赏监察长办公室的报告提出利用国家安全办公室和其他处理国家安全的联邦机构的专业知识,但他质疑更仔细地观察敏感课题的研究这个建议。

  他说:“我们不资助任何机密研究”。 “因此,对于国防部或能源部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布里斯和劳尔都认为有限的人力资源大大限制了他们的工作。这似乎排除了背景调查的可能性。国立卫生研究院告诉监察长办公室,要审核他们每年使用的所有27,000名评审人,将需要再增加100名全职员工。

不是侦探

  劳尔说,现有的项目官员就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他们无法承担全部工作。劳尔说:“我们的科学评审官(scientific review officers)不是调查人员,也不是侦探”。 “但是我们的确告诉他们,‘如果你看到一些可疑的迹象,就说出来’,他们已经接受了有关评审人不当行为的深入培训。”

国立卫生研究院告诉监察长办公室,“至少需要6个月至一年的时间”才能制定一个“基于风险”去识别哪些同行评审人需要被额外审查”的方案,但这并不是最终的决定。监察长办公室正在撰写另一份有关国立卫生研究院如何监督已经在职的评审人的报告。

  劳尔承认,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指的是一家外部咨询机构于2018年12月向国立卫生研究院的院长提出的建议,即国立卫生研究院禁止评审人下载申请项目的资料,要求评审人只能在线阅读。 劳尔指出:“一旦项目申请资料一旦被下载,我们将失去对它的控制”, “因此,禁止这种做法会给我们更多的控制。”

  但是该建议尚未通过。他承认:“每个人都喜欢下载项目申请资料(然后阅读)”。 “这个想法遭到了极大的反弹。但是我觉得它仍旧是一个可能。”(文章与2019年9月27日发表在《Science》网站,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外研究计划主任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9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