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解味
当前位置:首页>知音解味

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 人生大舞台,不过是换套戏装。

作者:张国宝   来源:华夏能源网  已有 140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张国宝(1944.11.19—)男,汉族,浙江人。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工学硕士,高级工程师。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会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
  内容转载自美篇号 老张头的专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因重病来到波士顿麻省总医院治疗
上街了就买个盒饭在马路边上坐下开吃
从超市买菜回来路边小憩看看报纸,像不像个流浪汉
累了就坐下歇会
不会给中国人丢脸
因为不会有人知道我曾是中国的部长
就是知道了也不丢人
在路边的公共钢琴上比划一会儿
我不是流浪汉
医院的治疗团队祝贺我完成了治疗
发给我证书,还要鸣钟祝贺
美国老太主动上来拥抱我,祝贺我
没觉得受不了,美国人民很友善
  身体状况好点了,等待复查期间披着儿子不穿了的运动衫,手拿手机导航,去找不花钱的博物馆参观,老伴说像是中国网上说的“犀利哥"怎么跑美国来了?
  背上背包倒很像个背包客
  在麻省理工学院校园逛来逛去
  麻省理工学院邀请我去讲一课
  换上了“戏装”,又人模狗样了
  得准备一下
  也曾是他的座上客
  中美战略对话和她也过过招
  那时还不知川普是谁
  大富豪比尔·盖茨也请我吃过饭
  现在美国炙手可热的特斯拉总裁马斯克
  还未成名时我就认识他
  知道这小子有两下
  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柯蔚蓝教授欢迎合照
  与斯隆管理学院博士生座谈
  座谈中
  被联合国经社理事局聘为
  全球可再生能源奖评委
  赶鸭子上架
  在联合国居然主持了一场新能源研讨会
  主持会议,换了戏装也像模像样
  会后还被凤凰卫视采访了一下
  著名作曲家王立平老师来看望我
  华尔街投资基金也邀我去座谈石油价格
  老朋友美国能源部常务副部长大卫·桑德罗
  驻纽约总领馆总领事章启月是原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老朋友了,来波士顿主持中国开放日,我因刚从医院打的赶过来的,未换戏装,着装有点寒酸,躲在角落听听来自祖国的声音,被邀一起合影。
  俄罗斯杜马议员俄中友协主席梅津采夫是伊尔库茨克州州长时的老朋友
  合影留念
  哥伦比亚大学也邀请我去作个报告
  哥大的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会前会见
  合影留念
  校园里和网站还打出了海报
  上台一讲还很自如。形体语言也练出来了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原美国能源部副部长大卫·桑德罗主持
  参加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典礼
  与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毕业生
  来自浙江大学的河南人
  中国学生会主席陈航合影
  为他庆祝一下
  夫人希望我安心养病
  不希望我参加此类治动
  但美中关系协会主席欧文斯已经把广告打了
  有500多人报名参加
  不得已还得换上戏装录个像
  为一个国际研讨会作个录像讲话
  主要任务还得是锻炼身体,战胜病魔
  脱下戏装,赤膊上阵原来是这个德性
  自己作个影集
  发发呆,惆怅一下。写首歪诗:“眺望湖边春色,病来已是一年。求医赴美渡重洋,又已暖风拂面。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鳕鱼角外水连天,飞起鸥鹭一片。”
  参观博物馆时喝杯咖啡。
  充实一下自己,到宋美龄曾就读的卫诗礼女子学院图书馆去看看书。挖掘出的史料写了篇史海辨析,登在了环球时报上。
  在麻省总医院院史墙留个影
  感谢对我精心的治疗
  我也来采访一下拣拾垃圾的环保志愿者
  人生只是一套戏装
  参考阅读:
争议张国宝
  他顶住了一些项目,遏制了势头,但是未触及基础。
  他是国家能源局第一任局长,他曾主管十一年中国能源,主导的能源改革亦充满争议。卸任之际的张国宝,如何面对争议?如何“澄清”传闻?
  2011年开始的第十个日子,66岁的张国宝离开了长达十一年之久的能源工作岗位。他退休了。
  本周一下午两点半,中组部副部长李建华前往国家发改委,宣布免去张国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之职。宣布会上,李建华高度评价了张国宝在推进能源结构,在发展核电、风电、重大装备国产化等方面所做的努力。据说张国宝在随后讲话中,颇为平静而简短,可能是“适当控制了下情绪”。
  十一年间,他担任过的头衔不下几十个,被上级领导尊称为老能源,“以承担急难险重任务”着称。
  他力主调整能源结构,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其中核电结束过去五年无核电机组投产徘徊不前的历史;风电装机容量连续五年翻番增长,打造多个陆上风电三峡。
  他主导过中国最重要的三大改革:电力体制改革、民航体制改革、电信体制改革。但其中争议颇多,尤以电力体制改革为最。
  卸任之际,他如何面对争议?还有何遗憾?他留给继任者什么样的能源局面?
  为什么改革受阻?
  如果不是台下会心的大笑,很难想象这是一位部级官员的“澄清词”。
  1月6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张国宝一改常态,面对台下的国家电网公司高层、全国能源企业以及政府官员,针对一些媒体指责能源局纵容电网收购设备制造企业加强了垄断,他直言,能源局并不同意,而是其他部门批准的。
  言语一出,四座皆惊。业界看来,2010年,国家电网收购辅业资产许继、平高两个集团的行为,直接与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五号”文件冲突。
  “五号文”确定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的电力体制改革方向。不过,国家电网公司非但没有完全进行主辅分离,还加强了对上游电气制造企业许继、平高的收购。
  电力改革的此种“走回头路”,显然不能为改革派所接受。
  据了解,电力体制改革目前已由电监会、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国资委等多部门负责,改革办公室放在了电监会,国家能源局只是其中的一个会签意见的单位,在这种多部门负责之下,意见不一,甚至出现有专家对已经施行的改革——“厂网分开”都存疑义的现象。
  国家能源局内部人士透露,在进行主辅分离讨论之时,电力改革意欲将各省的电力设计院重组成两个设计院,张国宝提议:应将一两个设计院划给电力设备制造企业。
  他认为,过去的电力体制造成做事的不管设计,设计院管设计不管设备的局面,可以趁这个改革机会划一点给制造企业,形成又能做设备,又能搞设计,类似西门子、GE这样的跨国企业。
  不过,这一方案在讨论时差点夭折,张国宝最终以不划拨就不签字“要挟”,电力改革领导小组才同意划两个设计院给制造企业。遗憾的是,这一方案至今未出台。这件事也可以看出能源局在电力体制改革方面发言权实在有限。
  此外,汶川地震导致电力中断,让曾抢险18天的张国宝感触颇深。当时四川电力全部中断,张国宝要求国家电网公司四川电力公司全面抢修,才得以按期通电。但这也引发一个问题:主辅分离之时,是否要将电力抢险队伍留给电网和电力企业。
  据了解,目前电网和电力企业抢险队伍将极有可能不做分离。
  “我们在电力体制改革上做了一些探索,但是具体怎么探索,还是要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推进下去。”张国宝说。“他顶住了一些项目,遏制了势头,但是未触及基础。”国家能源局一位官员说。不过这位官员坦陈,这也已经是最大的可能了。
  为什么“重症下猛药”?
  在张国宝任期内,还有一项成绩单——风电发展,让其“自豪不已”。
  不过,在风电迅速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风电产能过剩的各种批评之声,以至于2010年9月,国务院甚至专门发文提示风电产业产能过剩。
  此外,业界对风电特许权招标也存在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其用竞争的方式招标,实质上并未达到预期目的。
  对这些争议,张国宝一直在各种论坛上予以澄清。他习惯性向别人介绍自己亲身经历的“燃气轮机打捆招标”。
  燃气轮机打捆招标的核心是,集中企业采购机组,吸引通过招标选择设备供应商,采购同时,要求对方转让技术。由于后来外界批评“计划经济”的压力过大,张国宝选择放开,让各家各自采购,结果现在“买了都快一千台了,国产化目标依然遥远”。
  对于风电,张国宝的思路是,通过扶持,保护国内的风电制造业,使他们有个休养生息的机会,“就是让我们国产的设备,能够在国内市场有应用的机会,否则你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这种思维来自一次外出访问。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国宝曾去美国参观风机设备厂,发现国际企业推销风机,买一台风机回扣就20万,这让张国宝动心必须自己研发,不要依赖别人,“我已经从一个小孩变成了壮年人了,我不怕跟你打架”。
  张国宝的一位下属说,张国宝惯常的思维是“重症用猛药”,在一些事件处理上,习惯“发动群众”,“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办大事”。
  张国宝曾这样反问质疑者:不要认为市场经济万灵,现在我们国家的发展阶段,有的时候要看看你政府主导得合理不合理了。
  为什么“心急如焚”?
  2008年,张国宝担任能源局长之时,所有人都在预期,希望国家能源局能在价格领域有所作为。
  不过,张国宝说,国家能源局并不谋求定价权,其实张不是不想要定价权,是“三定”方案明确这一职能不在国家能源局。
  目前,国家每次调整能源价格首先要征求国家能源局的意见,但能源局内部人士透露,早期能源局刚成立之时的一次调整油价,竟然未征求能源局的意见。性格倔强的张国宝直接告状到国务院,当时国家相关高层笑言,说明我们调价保密工作做得好,连能源局长都不知道。至此之后,国家发改委每次调整能源价格,才一定征求能源局的意见。
  一个没有定价权的能源局,一个没有定价权的能源局长,显然无法调控能源市场,更无法调控几大集团行为。
  最为典型的例子是,国际油价在60美元之时,张国宝曾让中石油、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到其办公室,让他们不要等政府批件,赶快进口石油储备,结果只有中石油买了100万吨,后来中石油担心批件不来承担政治风险,又将油卖了,结果此后油价迅速攀升,机遇丧失。
  资源价格之所以难以推进,源自石油天然气垄断局面未破的局面下,国家能源局难有施展拳脚的机会。目前,呼吁石油放开进口权的不仅有民营石油企业,也包括大型国有企业。
  中国化工集团即为其中一家。因为其有很多化工产品,它一直希望国家放开进口权,自己建设炼厂自给自足,不用再看中石油、中石化的脸色行事。据了解,尽管征求意见下来,但始终没有下文。
  之所以如此,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透露,中国化工集团其本质还是要一个进口权,并不完全为了化工产品。此外,国家之所以管住进口权不放,主要因反对意见认为,一旦石油进口权放开,就会如铁矿石企业一样,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争夺,最终更加失控,被外资企业算计。
  显然,要进一步调整能源结构,最重要的手段即价格,价格的背后,更是体制的层层约束。现在各种手段都被死死卡住,国家能源局难有作为。而作为首任局长的张国宝也只能感慨,调整结构让其“心急如焚”。
  转载自:雷蒙赛博/原文来源:高层内部参考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7日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2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知音解味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