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特朗普让西方怀念美国“老大”角色

作者:嘉南•加内什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22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我们最喜欢的记忆实际上是关于记忆的记忆。每当我们回顾一起事件或一个时代,都会涂上又一层清漆,直到“原版”被浪漫化到难以辨认的程度。于是,当初吵吵闹闹的关系,慢慢变成了界定我们这一生的爱。
  没有比2016年之前的世界更受益于这种“精神炼金术”的了。那时很少有人知道的的基于规则的秩序,现在被铭记为志趣相投国家之间的铁杆盟友关系,如今这种关系悲剧性地凋零了。于是那个时代成了人类堕落前的伊甸园。
  当初各国经常对美国的指手画脚感到不满的事实,迷失在这种恍恍惚惚的思绪中。就好像法国从未在1966年脱离北约的指挥架构,就好像西德没有在那之后讨好共产党统治的东德,而没有理睬美国的不安。曾经堵塞城市交通的反对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抗议活动,还有对华盛顿共识的不满——这些都被删除了。
  在抱怨美国失职之前,世界曾对美国的无所不在感到愤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无意间结束了这种矛盾心理。美国总统越放弃其国家的外部承诺,其他国家就越清楚地看到全球公域由此受到的破坏。他决定让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暴露在土耳其部队的枪口之下,是所有事情中最令人醒悟的时刻。但是还有其他一些事情,涉及贸易和气候变化。曾经对美国力量怀有不满的国家,正在受到有关“没有美国力量的日子会怎样”的残酷教育。
  歪打正着的结果是:成天嚷嚷着“美国优先”的一位总统,可能为继任者留下一个比以往更热衷于美国领导力的世界。理应让其他国家远离美国的行为,实际上更有可能提醒他们美国的不可或缺性。对特朗普之前世界的浪漫记忆,最终可能更真实地反映他卸任之后的世界。这一结局并非出于某人的本意,但它仍是影响深远的。
  人们的自然假设是,美国近期的背信弃义会迫使盟友退出其轨道。如果对美国的承诺有任何疑虑——美国对待库尔德人的做法正在激起这些疑虑——他们将别无选择,只能作出其他安排。
  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以至于几乎根本不值得说。其他安排会是什么?欧盟是一个经济上的超级大国,但从外交或军事角度来说,它算不上是一个单一的参与者。中国有领导的实力,但是哪个自由民主国家敢放心地进入其引力场呢?还有就是公众舆论——外交界老是低估这个因素——的小问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就在2018年进行的调查显示,在欧洲、亚洲和非洲,绝大多数人更喜欢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而不是由中国领头、“两者同时领头”,或者“两者都不领头”。
  因此,至少在中期而言,替代美国是不可能的。如果下一任总统想恢复美国的领导角色,盟国仍将接受领导。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们将比以前更为顺从。
  那些始终对“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怀有二心的人,或许在有记忆以来首次被迫面对替代格局。此前他们所知道的最糟糕的情况是小布什的单边军国主义(就人命和资金损失而言,主要的西方受害者是美国自己),以及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出于好意的犹豫不决。他们现在尝到了真正被遗弃的滋味。当初对美国超级强权的忧虑开始显得没有抓住关键。关键是要鼓励美国重返美国原驻北约大使伊沃?达尔德(Ivo Daalder)所称的“空王座”。
  这一切都不是预示——或者——希望盟友因为难为情地感激美国回归而不再批评美国。他们过去不认同美国的判断往往是正确的,就像对越南和伊拉克战争那样。这两场战争带来了一种在华盛顿不会自然发生的悲观心态;美国首都的堂皇心态从设计上嵌入其建筑环境。
  但是还有另一种心态,也就是约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英国间谍小说家——译者注)式的看不起美国,因为看起来“世故”而被接受太久。它嘲讽这个笨拙的巨人,即便它依赖后者的存在。这曾是一种没有代价的偏见。当年人们从未真正怀疑美国的可靠性。现在已不再是这种情况。如果不断发生的冲击不能让盟友在未来抓住关键,那将是奇怪的。我们高估了特朗普总统之前民主世界的和睦。我们正在低估他将留下的民主世界的团结。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10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