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单边主义及其影响

作者:王玉主 蒋芳菲   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9年第4期  已有 1402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特朗普政府自上台以来,对美国外交政策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在经贸领域表现尤为突出。正确理解特朗普政府对外经济政策调整的原因,分析其对中美关系、世界经济以及国际秩序的影响,积极探索中美良性互动之道,努力塑造一个更加顺应时代发展、符合各国共同利益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将不仅关系到中国自身的发展,对亚太地区乃至全球发展都有重要意义。
  经济单边主义的表现
  特朗普政府在经济领域,尤其是国际贸易领域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是一种典型的“经济单边主义”(economic unilateralism)。具体表现包括:援引美国国内法单边启动“232”、“201”和“301”等贸易调查,这是对WTO及其组织法所体现的国际法和多边贸易机制的背离;单边采取大幅提高关税和投资门槛、设置贸易壁垒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不仅违背了美国曾在《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1994)中做出的减让承诺,也严重违反了GATT1994中的最惠国待遇原则;单方面挑起对华贸易摩擦;单方面要求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和与韩国、日本等国的双边贸易谈判;频频退出和消极抵制既有的多边国际机制。
  从对双边贸易关系的破坏到对区域合作机制的重塑再到对WTO及其组织法和基本原则的藐视和践踏,特朗普政府一系列对外经济政策调整实质上是致力于按照美国的意愿改变和重塑整个国际经济秩序的经济单边主义。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已成为当今国际秩序,尤其是国际经济秩序中的“修正性霸权”,其根本目的仍是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
  政策动因
  特朗普政府经济单边主义有着复杂的战略考量,是国际因素和美国国内因素 、客观条件和主观认知综合作用的结果。
  第一,国际分配格局中相对失利地位和中美双方在国际贸易中日益激烈的竞争使美国对现有的多边贸易体系多有不满。特朗普对所谓“不公平”贸易关系的批判实质上也表达了这种情绪。美国在多边国际机制中已不再具有绝对的主导权,特朗普政府在既有国际贸易体系中按照其意愿改变目前国际收益结构的难度越来越大,利用WTO等多边国际机制来实现美自身利益诉求的交易成本已越来越高。加上WTO改革进程严重滞缓,对特朗普政府来说,采取单边主义行动来“另起炉灶”反而是一种成本更低、收益更大的选择。
  第二,中美实力差距的不断缩小和中国崛起带来的地区经济结构和权力分配上的变化使美国对其自身发展的前景和全球霸权地位的预期都变得十分悲观。在美国看来,中国已成长为东亚地区潜在的“地区霸权国”和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因此,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单边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为了应对中国崛起所做出的一次最新尝试,甚至可以说有不少措施都是为中国“量身定制”。
  第三,美国国内经济衰退、政治社会分裂状况使得美国政府正在遭受合法性危机和严重的信任危机。特朗普为了获得国内社会的支持,通过夸大国际威胁、强调中美之间的分歧与差异性来转移国内矛盾,将美国国内困境归咎于中国和“不公平”的国际贸易体系。民意基础和社会舆论导向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塑造着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在充满愤怒、更加分裂的政治社会氛围中,温和、合作的战略共识往往难以凝聚,特朗普政府强硬、功利、务实的经济单边主义反而更容易获得民意基础。
  第四,特朗普将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视为美国核心利益,而传统上被视为重要国家利益的所谓“普世主义”价值观和美国主导的国际规则与秩序则被其置于次要地位,甚至被有意忽略。特朗普政府把其对外经济政策调整置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背景下考量,致力于改变和重塑既有国际经济秩序的经济单边主义实际上是特朗普政府对外经济政策“安全化”的表现。
  第五,当今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一超多强”的基本状况仍未发生质变,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复合相互依赖具有很强的不对称性,其他国家对美国的依赖往往超出了美国对其他国家的依赖,美国强大的物质实力和国际上有效制衡力量的缺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他国家对美国单边主义的制约是非常有限的。相反,这种非对称的复合相互依赖可以成为美国在经济上打压竞争对手的武器,也可以成为“逼迫”其他国家妥协退让、按照美国意愿来合作的筹码。这些是特朗普政府敢于肆无忌惮采取经济单边主义措施并且自信“贸易战对美国来说不仅是好的,而且容易打赢”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政府经济单边主义的影响
  对美国来说,单边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可能会给美国部分被保护行业带来暂时的提振,也可以为这些行业增加一定的就业机会,但将大幅减少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利益,并有损美国经济的长期竞争力。高关税意味着进口商品价格的大幅提高和国内需求的减少,这将不仅导致民众收入水平的降低和生活成本的增加,给中低收入家庭带来更重的经济负担,也可能造成整个社会更高的失业率和GDP的总体下滑。对全球来说,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单边主义措施不仅将降低世界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破坏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国际竞争的平衡,还将改变全球资源的分配方式,抑制全球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单边主义行为将引发中国等国家的一系列抵制行为,甚至是“以牙还牙”式的贸易报复,从而导致国家间贸易冲突的不断升级和国际贸易投资环境的急剧恶化,在全球范围内带来严重的贸易保护主义风险,降低和损害世界各国企业和投资者的预期和信心,冲击整个国际经济秩序的稳定性。
  可以预见,USMCA可能会为美国进一步推动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和多边贸易谈判提供经验和范本,也将对未来国际竞争规则的形成造成深远影响。特朗普政府可能会通过“各个击破”的方式与日本、欧盟等签订类似协议,从而逐步建立一个比WTO更高水平、由美国主导、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新多边贸易机制。一旦USMCA中关于“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歧视性条款也出现在美日、美欧、美英协定甚至新的多边贸易机制之中,不仅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中日韩自贸区等中国参与的双边和多边自贸区谈判都可能受到负面影响,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对外经贸关系和国际战略空间都会受到很大的封锁和挤压。
  特朗普政府肆无忌惮的单边主义行径还可能会加速世界其他经济体对美国的信任流失,并进一步加强中国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摆脱被美元和美国政府“绑架”的愿望。特朗普甚至多次在公共场合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口出恶言,这也可能会影响世界各国投资者对于美元稳定性以及美联储决策独立性的预期。尽管短期内美元霸权地位难以改变,但从长期来看美元的主导地位也并不是完全不可撼动的。一旦世界各国因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行为对美国和美元失去信任和信心,中、俄、欧盟等其他经济体纷纷致力于建立以人民币、卢布、欧元等其他货币为基础的支付体系,外国投资者也可能会大幅减少对美国债务工具的购买,甚至可能终结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
  特朗普政府倾向于将对国际经济秩序的重塑与中美地缘政治竞争联系起来,并将中美贸易摩擦与台湾问题、朝核问题等中国特别关切的重大问题进行利益捆绑,甚至提升到就国际规则、秩序进行战略博弈的层面,这使得中美关系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双方的互动方式逐渐由良性互动转变为恶性互动。此外,特朗普政府一系列针对中国的经济单边主义行为将导致中美双方信任水平急速下降,从而进一步增加了整个亚太地区和全球安全局势中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
  从长期来看,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单边主义行为反而在客观上削弱了美国的实力,推动了多极化的进程。美国今后若要主导重建新的国际秩序,需付出更大的代价,这对美国的硬实力可能是一种长期消耗。同时,这种经济单边主义行为也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加深了许多国家对美国的敌意和抵抗情绪。另外,美国长期以来不受制约的单边主义行径可能会使其他国家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有更加清醒的认识,因此也会逐渐疏远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关系。其他相对弱势的国家出于维护本国利益和减少被美国支配的考虑,可能会加强彼此间合作。美国未来能否成功塑造一个有效的、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所接纳的新的国际秩序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8日 来源时间: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