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帝国之心:论美国海军对其霸权的重要性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11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Sea Power - US Navy and Foreign Policy
  文章来源 | 外交关系委员会
  作者 | Jonathan Masters
  译者 | 詹济玮

  诚然,美国海军在世界海洋中的领导地位不仅为美国的全球贸易提供了保障,还赋予了美国一项不可或缺的外交政策工具。
  但如今,美国的海洋霸主地位正在遭遇各种挑战。
  就像一个多世纪以前的英国皇家海军,当今的美国海军掌控着广袤的海洋,这给美国带来了无可比拟的超强国际影响力。
  几十年来,美国海军的规模和先进性使美国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代,都能将自己的影响力辐射至全世界。
  然而,部分专家认为,当下,美国海军面临着预算不足、来自中国海军现代化的压力等一系列历史性的挑战。
  专家预测称:美国海军正处于发展的十字路口,其海洋霸主地位将有所撼动。
  美海军的优势何在?
  美国海军覆盖了世界近四分之三的海洋领域,可以完成陆基部队难以胜任的工作,如:它能够在重要的海上航线巡逻、抵达遥远的海岸。
  美国是名副其实的海上强国,全副武装的美国战舰可以在短短几日内行驶数千英里,并且可以在不侵犯别国主权的情况下,驶近逗留。
  即使美国海军侵犯到了别国的主权,也不会引起过多的冲突。
  这使得海军力量成为美国应对国际危机的一大政策工具。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拥有强大的运输能力,能够运输火力、燃料、食物和其他维持远程作战行动所需的补给。
  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在2010年发布的一份战略文件中写道:“过去六十年来,美国之所以能展示其军事实力,是由于美国几乎完全控制了全球的共同利益。”
  美海军扮演何种角色?
  海军的角色取决于海军的能力本身。美国是少数几个拥有“蓝水”海军的国家,即美国的海军可以在公海上空作战。
  而其他国家的海军,由于受到地理位置或资源因素的制约,只能拥有具有中、远海作战能力的“绿水”海军或具有中、近海作战能力的海军“褐水”海军了。
  海军的力量植根于海军使用武力的能力,但与此同时,海军也具有重要的外交和警察职能。
  为实现这些目标职能,美国海军定期与海军陆战队、两栖突击部队和海岸警卫队(海岸警卫队负责沿海水域、航道的执法、水上安全、救助、污染控制等任务)协同展开部署。
  海军陆战队、两栖突击部队和海岸警卫队拥有彼此关联的能力,共同构成了美国的海上力量:
  前沿部署
  美海军被部署到对美具有战略意义的各个地区。这表明美国的承诺是持久性的,而非永久性的。
  震慑
  通过震慑,海军能有效阻止敌手对美国及其盟友采取行动。例如,弹道导弹核潜艇具有良好的隐蔽性,能够在核冲突之时敌实施战略核威慑,因而被美国视为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
  海上控制
  海军控制着整片海洋。至少,海军在一定时间内控制着某些区域。海上控制为护航、军事海运和封锁等行动提供了保障。
  力量投射
  海军可以利用两栖攻击舰或弹道导弹对岸上目标进行威慑或直接打击。
  保护海上安全
  全球90%的贸易都要依靠船舶运输,海军能够维护海上秩序,通过打击海盗、缉毒、环境保护等执法方式,确保海上商贸的正常运转。
  人道主义援助
  海军通过给予医疗、食品、后勤和安全援助来应对天灾人祸。
  海军力量对外交政策的影响
  在和平时期,美国等海上大国长期利用自己的海军力量影响盟国、牵制敌国。
  海军行动的目的是多样的,包括支持、安抚、威慑、威胁等。
  有些人用“炮舰外交”一词指代对海军力量的强制性运用。还有分析人士将海军力量的政治功能描述为“全副武装的劝说”。
  美海军为达到外交目的可能采用如下战术:
  港口停靠
  例如,2018年,美国的“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驶入越南岘港,为的是向中国表明美越关系在持续升温。这是自越南战争结束以来,美国航母首次访问越南。
  穿越
  2019年3月,美国海军“柯蒂斯·威尔伯”号驱逐舰和“伯索夫”号巡逻舰穿越了台湾海峡,以示对台湾的支持,并声称是在致力于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航行自由行动
  海军定期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以挑战它认为其他国家提出的“过分”的海上主权声索。2018年,美国以“航行自由”之名,行“横行自由”之实,挑战了中国、伊朗、斯洛文尼亚等国的海上主权。
  作战能力展示
  2018年秋天,美国海军率领来自北约的部队参加了“三叉戟接点”陆海空联合作战演习,这是北约近20年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该演习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制造声势,从而对俄罗斯起到震慑的作用。
  兵力变化
  2018年,俄罗斯扣押乌克兰海军船只。作为回应,北约军舰在黑海水域的逗留时间比上一年增长50%。
  舰队结构变化:
  去年,美国海军在大西洋重组了“第二舰队”,宣称“大国竞争时代”的归来。
  泛而言之,海军存在的本身及其开展的常规行动是美国施加其影响的军事后盾。
  例如,海军力量是美国与日本、菲律宾等远东国家建立起军事联盟的基石。
  美海军在何处部署?
  美国海军在全球海域部署了6支舰队,在邻美地区建有十多处永久性的军事设施,在意大利和日本的军事设施就更多了。
  美海军的规模
  近年来,美海军拥有约290艘舰艇,尽管其规模不是最大的,但却是世界上军力最强的。
  此外,美国有11艘航空母舰和世界上最大的军舰,相较之下,中国和俄罗斯仅各有航母1艘。
  然而,国防分析人员称,这种绝对值上的较量是毫无意义的。
  真正的衡量标准应该是一国的海军力量能否满足本国的安全和外交政策目标。

△ 美海
军力量
  近几十年来,为防止对手的崛起,巩固和强化自身的影响力,美国积极调整和部署在欧洲和亚洲的军事力量。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发布的相关报告指出:“美国之所以加强海、空军的兵力、确保持续实施大规模军事行动的能力,是由于美国的传统目标在于防止地区性霸权的出现。”
  在最新版的《国家安全战略》中,特朗普将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并列为美国面临主要挑战。
  截至2019年年中,美海军的目标是于本世纪30年代建造出一支由355艘舰艇组成的舰队。
  然而,在当下新兴的威胁环境中,大型战舰可能更容易在争议地区受到攻击。
  因此,美海军或将调整自己的计划,转而推进小型水面舰艇和无人舰艇的建设。
  美海军的领导者
  美国海军由海军部长、高级军官、海军作战部长共同领导,其中海军部长必须是美国公民,且由文职人员担任。
  从行政层面上来说,海军陆战队与海军同属于海军部。
  与此同时,海军陆战队也有自己的高级军官,即海军陆战队司令。
  参谋长联席会议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与空军参谋长、军参谋长、国民警卫队局长一同都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
  他们作为顾问,可以就有关军事问题向总统、国防部长、国土安全委员会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建议。
  然而,参谋长联席会议没有权力对美国的军队下达命令。
  美军作战行动指挥链条是从总统到国防部长,再到战区指挥官的,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只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纽带。
  司令部
  美国国防部下有10个司令部,除了按照地理位置划分的6个司令部以外,还有4个职能司令部(战略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运输司令部和网络司令部)。
  这些司令部全部都由美军四星将领领导。其中,部分司令部是海军建制的,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原太平洋司令部)即为一例。
  海岸警卫队
  美国海岸警卫队是一支准军事化的部队。
  海岸警卫队与海军时常在海洋安全方面进行密切的合作,近几个月海岸警卫队还同海军在亚太地区进行了联合行动。
  但尽管如此,美国海岸警卫队并不是海军的一部分。
  美国海岸警卫队隶属于国土安全部,只有在战时,海岸警卫队会成为海军的一个高度专业化的组成部分。
  美国如何部署海军力量
  国家优级先的事项和当下的任务都将决定美海军的部署。
  航母战斗群
  “航母战斗群”可能是知名度最高的作战编队,它以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及其数十架舰载机为核心。
  为“航母战斗群”提供防护和支援的通常是一艘导弹巡洋舰、几艘导弹驱逐舰、一艘攻击潜艇和一艘补给舰。每个战斗群都是由七千多名水兵和海军陆战队员组成的。
  2019年初,美国称正在向中东海域部署“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打击群和一个轰炸机特遣队,以回应伊朗对美国作“令人担忧”的“暗示和警告”。
  通常,美军会派出两至三个航母战斗群,其余的则处于维护修整的状态,或在执行常规训练任务。

△ 美海军力
量构成
  两栖戒备群
  另一种常见编队是“两栖戒备群”,每一个“两栖戒备群”至少由一艘两栖攻击舰、一艘船坞运输舰和一艘船坞登陆舰等组成。
  由于以直升机和战斗机为主要作战武器,“黄蜂”号和“基尔萨奇”号两栖攻击舰容易被误认为是航空母舰。
  但实际上它们并不属于航空母舰。美国海军通常派出两至三个“两栖戒备群”。
  美海军面临的挑战
  在规划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方向之时,美海军面临着重重阻力。
  美国领导人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西太平洋,美海军正在与中国争夺西太平洋的影响力。
  美国长期以来主导着西太平洋广阔的海域,但与此同时,中国也正试图通过发放贷款等方式赢取对西太平洋岛国更大的影响力。
  分析人士称,这些人口稀少的岛屿之所以备受青睐并非是因其商业潜力,而是由于其显着的战略价值。
  国际安全问题专家尤安?格雷厄姆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道:
  “这是一种隐形争端,是一种非战争的、地缘政治意义上的岛屿博弈。自二战以来,太平洋地区再一次成为了战略要地。”
  随着中国努力建设现代化的强大海军,建造新的航空母舰、潜艇、护卫舰,西太平洋地区的竞争可能会加剧。
  与此同时,中国和许多其他沿海国家都在主张一些争议尚存的海上权益。例如:要求外国船只在航行通过一国领海之前发出通知。
  而这一点与国际公认的“无害通行权”相违背。此外,中国还在南海地区建造人工岛。
  国防专家还列举了“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扩散所带来的挑战。
  被称为“A2/AD”的反介入和区域封锁武器能够封锁进入西太平洋地区的通道或阻绝在这一地区进行军事行动的能力。
  具有高度威胁性的高超音速反舰导弹一直以来也备受关注。
  中国、俄罗斯、美国等国在研发中的高超声速反舰导弹可以达到数倍于声速的飞行速度,直接威胁到舰艇的防空系统。
  一些海军专家认为,这些迫在眉睫的威胁因素将开启一个不再以航母为中心的新海战时代。
  海军专家兼退役海军军官诺埃尔·威廉姆斯在《战争困局》一书中如是写道:
  “美国的航母和两栖舰队在整个舰队中占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但同时,它们却是造价昂贵、落伍过时的。”
  还有一些专家认为,航母将会适应新的海战时代,并继续占据重要位置。
  “未来的航母可能更名换代,拥有不同的设计和更多的能力,但无论如何,美国进行海上力量投射的需求是不会被改变的。”美国海军上尉、前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军事研究员凯文·布兰德如是说。
  美海军乃至整个美军面临的最大的长期威胁不是来自国外,而是来自国内:预算正在不断缩水。
  经济学家预测,随着美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美国在医疗保健、社会保障、国债利息等方面的投入加大,这一挑战将愈发严峻。预计,再过三十年,美国国债将会增长至国内生产总值的144%。
  攘外必先安内,如果美国仍然单纯的认为贸易逆差,以及他国的崛起是其最大的敌人而忽视本国自身的问题,那么未来,它将失去的就不单是海洋霸主地位。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10月25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