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专家:“大国竞争”战略将美国引向歧途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America's Blind Ambition Could Make It a Victim of Global Competition
  文章来源 | The National Interest
  作者 | Ali Wyne
  译者 | 王楠

  一个国家不应在还没有理清自己要应对的挑战时,便贸然采取行动。
  2009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集中打击阿富汗和伊拉克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
  这些地区的恐怖主义活动形式多变,难以捕捉根除。
  在此后近20年中,美国不断扩大自己的反恐行动范围,早已超出了上述两地。
  最近一项评估称:美国在非洲、中东和南亚的反恐任务是“无计划的且造成了大规模的冲突。”
  而且,历届政府刻意对公众隐瞒反恐的实际情况,担心无休止的战争和偏远地区意外伤亡会引发公众不满。
  反恐似乎成了美国的一场永久性战争。
  所谓永久性战争的性质就是:它不可能赢,只能停止或继续。
  在后一种情况下,当战争没有明确的目标时,其主要动力就从实现某种战略变成了惯性。
  鉴于上述现实,以及战后秩序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普遍认同特朗普政府谨慎地将美国的重心从反恐转移到国防战略上,也就是所谓的“长期战略竞争的再现”这一做法。
  从现实来看,美国做出这种调整的动力十分明显。
  中国的复兴,使其成为美国在经济和技术领域强大的竞争对手。
  中国南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海上枢纽之一,中国在不断巩固对这一地区的控制。
  并且,华盛顿的政治乱局也给了中国机会,将美国描绘成一个不可预测的盟友和不可靠的全球化管理者。
  与此同时,俄罗斯在近海上扩张领土,煽动欧盟分裂分子,并继续支持巴沙尔·阿萨德在叙利亚的统治。
  但不幸的是,至少就目前而言,将美国目前面对的情况界定为“大国竞争”,并没有为如何应对新的现实提供可借鉴的指导。
  无论是把这一时期看成一种状态,即当今的世界秩序越来越多地被世界上的超级大国和一系列主要大国(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竞争所定义。
  亦或是一种工具,即华盛顿必须参与这场竞争以实现某些目标,都无助于形成某种恰当的策略。
  兰德公司的分析认为,人们对这一结构的轮廓,以及这一结构“对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国防政策可能意味着什么”知之甚少“,并建议“任何国家都不该在没有明确的前进道路情况下,开始这样一场广泛的全球竞争。”
  而要明确美国在”大国竞争“时代的基本道路,华盛顿需回答一些基本问题,其中包括以下四个:
  首先,谁是美国主要的竞争对手?
  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前述的国防战略通常把中国和俄罗斯作为主要竞争对手。
  虽然这两个国家经济比例差别巨大,但都被视为超级大国——2017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近俄罗斯的八倍(12.2万亿美元对1.6万亿美元)。
  这表明,决策者们应该制定出更加明确的超级大国的评价标准。
  因此,许多分析人士质疑这种简单的划分。
  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欣欣向荣的修正主义者,而俄罗斯是一个动摇的、日薄西山的机会主义者。
  尽管从历史来看,衰落大国所造成的短期动荡更为严重,但大多数观察员仍认为,中国对华盛顿构成的挑战更为长期。
  其次,美国与其他大国到底在竞争什么?
  美国相信大国竞争会延伸到每个问题和地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核心国家利益是否表明了一种竞争顺序?
  也就是说,华盛顿确实认为某些问题和地区比其他问题和地区更重要吗?
  诚然,美国强大的实力赋予其一种独特的能力:免除必要的战略选择的痛苦。
  然而,如果制定外交政策时不能优先考虑某一战略选择,这一外交政策将不可避免地被其野心压垮。
  毕竟,战略是需要不断重新分配的有限资产,而非可以不断创造的奢侈品。
  因此,例如,当美国宣称它必须像在中东和东欧那样参与亚太地区事务时,就不能继续将中东局势的变化视为其首要国家利益。
  第三、美国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这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
  –是为了保持目前自身卓越的水平吗?
  由于所谓的“其他国家的崛起”,即使美国不犯战略错误,这种结果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是为了防止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过某个门槛吗?如果是这样,那么门槛是什么,美国需要采取什么策略?
  尽管参与制衡中国崛起的许多盟友都担心中国的技术进步、地缘政治野心和与西方不同的发展模式,但很少有国家会努力遏制中国,尤其是在中国在全球增长中的影响与日俱增的情况下。
  –是为了阻止中俄共治局面的出现吗?这种共治可能从便利的伙伴关系发展成实质性联盟。
  尽管历史上的猜疑和实力差距将继续阻碍中俄关系的发展,但双方共同的不满实际上确保了这种关系将继续在多个层面继续向前发展。
  如果美国将中俄视为共同的战略挑战,他们接近的进展速度将会加快。
  所以,在与中俄的关系中,美国到底在寻求一个什么样的最终状态呢?
  第四、美国准备好了吗?
  如果美国无法确定一个长期目标和相应的衡量标准来衡量其在这方面的进展,它将如何使其经济和社会为无限的竞争做好准备呢?
  上述问题只是一个引子,我们需要的是对这一结构进行更为严格的讨论。
  可以说,这比任何其它问题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都大。
  毕竟,医生在诊断病情之前不会给病人用药;一个国家也不应该在没有理清它要应对的挑战时,便贸然采取行动。
  如果美国认为竞争本身是当务之急,它必然会将行动与成就混为一谈,从而加剧其国内资源与外部承诺之间本就存在的差距。
  过度的野心,永远不会满足于某些具体目标的实现。
  我们很难确定这种野心会将国家的战略和政策推向何方,但可以确定的是,战略破产(strategic insolvency)是其必然的结局之一。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4日 来源时间:2019年11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