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
当前位置:首页>弹劾特朗普

美国驻欧大使证词投下“重磅炸弹”,弹劾特朗普迎来转折点?

作者:辛恩波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72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1月20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举行的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公开听证中,特朗普亲自任命的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作出了迄今为止对白宫最具破坏性的证词。他在证词中确认,特朗普与乌克兰之间存在“利益交换”,而且包括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在内的许多政府高官早就对此心知肚明。
  今年8月,有人举报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一次通话中要求后者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和他儿子亨特·拜登在乌克兰的商业活动,在这次通话之前特朗普还冻结了一项3.91亿美元的对乌军事援助。民主党认为此举存在利益交换行为,随即展开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与此前几名出席听证会的证人不同,桑德兰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政治任命的官员。此前出席听证会的几名官员都是事务官员而非政治任命官员,他们的证词容易被共和党和特朗普的支持者视为是对特朗普有偏见的建制派对特朗普的反对。
  “但是桑德兰显然不是建制派,他是政治任命。”刁大明说,“他的证词可能会被民主党视为一个圈外人的看法,具有更高的价值。”
  刁大明认为,桑德兰周三在国会的证词整体上对特朗普不利,可能会加强民主党人对继续弹劾特朗普的信心。不过,这种不利是否具有颠覆性,目前还不易判断。
  详述“交易”过程
  在担任美国驻欧盟大使之前,桑德兰是一名经营酒店的商人,一直是共和党的重要捐款人。在2016年大选中,桑德兰利用他在波特兰的政治资源为特朗普筹集竞选资金,还通过自己控制的4家酒店为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捐款100万美元。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后,他就被任命为了驻欧盟大使。
  不过,在20日当天的听证会上,桑德兰并没有站在特朗普一边。在事先准备好的长达23页的书面声明中,他全面忆述了自其出任驻欧盟大使以来参与乌克兰事务的情况,声称他及多名乌克兰事务官员被迫配合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以军事援助和访美邀请为条件,施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对拜登父子进行调查。
  桑德兰在声明中强调,他和其他官员与朱利安尼配合处理乌克兰事务,是受到总统特朗普的直接指示。桑德兰表示,他和其他外交官员其实并不情愿让朱利安尼干涉乌克兰事务,但是他们如果他们不与朱利安尼合作,他们就会丧失巩固美乌关系的重要机会。
  和桑德兰在此前闭门听证中的说法一致,桑德兰说,今年5月23日他与其他官员在参加完泽连斯基的就职典礼后回到华盛顿面见特朗普。他们建议,为了加强与乌克兰的战略关系,特朗普应首先与泽连斯基通电话再邀请他访问白宫。但是,特朗普对此表示怀疑,并指示他们“与鲁迪(朱利安尼)谈谈”。
  在特朗普的这一指示下,桑德兰等官员开始和朱利安尼接触。朱利安尼强调,特朗普希望泽连斯基作出公开声明承诺调查腐败问题。桑德兰说,当时朱利安尼具体提到,2016年大选是否关联乌克兰、雇佣亨特·拜登的乌克兰布瑞斯玛天然气公司的问题,对特朗普而言是两个重要议题——在7月25日的通话中,特朗普要求泽连斯基对两件事情进行调查。
  桑德兰在20日的听证中声称,当时在配合朱利安尼处理乌克兰事务的时候,并不认为朱利安尼在其中发挥作用是不妥当的。他表示,他和其他官员尽一切努力,一直确保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了解他们所有的外交工作和努力。
  “每个人都知情,没有秘密。”桑德兰在声明中反复强调这一点。在23页的声明中,桑德兰提供了部分他和其他外交官员同国务院、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涉及乌克兰事务的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
  桑德兰在20日的听证中也再次明确表示,朱利安尼提出的要求,就是作为安排泽连斯基访问白宫的一项“利益交换”。朱利安尼要求乌克兰做出公开声明,宣布调查2016年大选的问题以及布瑞斯玛天然气公司。桑德兰说,“朱利安尼在表达美国总统的愿望,我们知道这些调查对总统很重要。”
  桑德兰说,在他和其他官员得知白宫暂停了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后,他试图询问原因,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桑德兰表示,由于没有任何可信的解释,他后来开始相信,除非乌克兰像朱利安尼要求的那样公开声明宣布调查,军事援助就不会放行。
  多名高官恐被拖下水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桑德兰20日的国会证词显示,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都牵涉其中,对于军事援助与调查拜登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
  这些人都因为桑德兰的证词而被置于弹劾的风暴眼中。《华盛顿邮报》指出,现在众议院完全有权要求彭斯、蓬佩奥等人到国会作证。
  今年9月1日,彭斯在波兰首都华沙出席二战纪念活动时与泽连斯基举行了短暂的会谈。按照最初的计划,应该是特朗普亲自与泽连斯基举行会谈,但当时由于美国国内飓风问题,特朗普取消了这一行程,遂由彭斯代替。
  按照桑德兰的证词,在9月1日会谈前,他向彭斯提到他担心援助推迟与调查问题有关。在会谈过程中,泽连斯基向彭斯直接提出了援助冻结的问题,彭斯表示会与特朗普谈这个问题。
  针对桑德兰的证词,彭斯办公室迅速做出回应予以否认。彭斯的幕僚长马克·肖特(Marc Short)在一份声明中说:“副总统从来没有和戈登·桑德兰进行过有关调查拜登父子、布瑞斯玛公司或者基于潜在调查有条件地放行对乌克兰的财政援助的谈话。”
  桑德兰出席听证会前一天,11月19日,彭斯的外交政策助理詹妮弗·威廉姆斯也在众议院参加了公开听证。在这场听证会上,詹妮弗·威廉姆斯倒戈一击,称特朗普与泽连斯基在7月25日的通话“不同寻常”,因为电话中“似乎涉及(美国)国内政治事务”。
  在詹妮弗·威廉姆斯做出上述证词之后,彭斯办公室也发表声明,与她“划清界限”。声明称,她的主要工作是为彭斯搜集有关乌克兰的材料,她的顶头上司是彭斯的下级,并不直接向彭斯汇报,她与彭斯“几乎不互动”。
  相比彭斯,根据桑德兰的证词,国务卿蓬佩奥似乎卷入得更深。桑德兰曾多次直接向蓬佩奥汇报有关乌克兰事务的问题,蓬佩奥对有关调查的问题非常清楚。
  根据证词,就在筹备原计划的特朗普与泽连斯基9月1日在波兰的会谈时,桑德兰曾直接问蓬佩奥“一个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面对面的会谈是否有助于打破僵局”,以放行对乌援助。
  桑德兰在给蓬佩奥的邮件中说:“我会当面要求泽连斯基,告诉他一旦乌克兰的司法人员就位……泽连斯基应该能够在对美国总统和美国重要的议题上公开且有信心地向前推进。希望这能打破僵局。”蓬佩奥回复桑德兰说“好的”。
  正在比利时访问的蓬佩奥在被问及此事时称,自己一直在工作,没有看听证会。11月20日(周三)下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古斯(Morgan Ortagus)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桑德兰“从未告诉蓬佩奥他认为特朗普总统将援助与对政治对手的调查关联在一起”。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1日 来源时间:2019年11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弹劾特朗普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