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美学界关注香港或成中国普通城市

作者:余东晖   来源:中评社  已有 472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在香港局势升级之际,美国智库举办香港前途研讨会,有一个热门话题:香港会否失去特殊地位,变成中国一个普通城市?美方学者关注点主要源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华府刚通过的香港法案,可能使香港失去自由港优势,受打击更大的是香港人民;另一方面是北京中央政府在此次乱象之后,势必在香港推动中央全面管治权,并可能减少给予香港特殊待遇。
  在华府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日前举行的“香港与美中关系:选项何在?”研讨会上,香港会否成为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的问题屡被提出,而与会学者的观点趋于一致:这种可能性不小。
  研讨会举行之际,正是香港抗议运动暴力达到高潮,美国国会加紧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时。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共同主任之一孙韵观察北京的应对之策。她指出,“止暴制乱”被中国领导人视为当前香港最紧迫的任务。示威者的目的是改变现状,迫使政府做出让步,但之前的“和理非”抗议活动并没能达到他们想要的目标,北京和港府对和平抗议示威活动的容忍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期望。
  孙韵认为,北京派部队或武警进驻香港,在今天看来依然不是最有可能的选项,这取决于几个因素,第一是港府要求,第二是全国人大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她指出,派部队是为了稳定局势,但一定是迫不得已的下策,而且港府本身目前还未穷尽所有选项。现在也不是中央政府追查港府官员责任的时候,重点在于降低紧张局势。
  在华府一片支持香港抗议者的呼声中,美国国会在两天之内,就协调并通过了两院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送交特朗普签署。这显然出乎乔治城大学法学中心教授费能文(James Feinerman)的预料,但他认为,特朗普政府与国会在这个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而特朗普现在更关心的是美中贸易谈判。他分析,如果特朗普能得到他想要的协议,则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许多事情可以隐藏起来,他就可能不签这个法案。如果特朗普得不到他想要的协议,他就可能出于泄愤而签这个法案。
  费能文还分析了美国国会通过这个法案的另一个动机--美方本希望香港成为“中国民主化未来”的试验田,但现在他们似乎觉得这种进程在后退(recede)。他分析,美国至今愿意让目前的局势继续下去,只要北京中央政府不强力介入,但这并不意味着局势肯定能得到控制。他担心出现事态失控,美国官方被迫介入的局面。
  上世纪7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曾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费能文指出,新的香港法案若实施,受伤害更大的是香港人民。美国国会相信该法案将给北京和香港政府带来压力,但他质疑此法即便实施,真有会那样的效应。
  费能文指出,“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若实施,有可能使得香港成为另一个中国的普通城市,因为如果没有了1992年“香港政策法”给予的优势,新的香港法案将使香港享有的自由港优势受到严重威胁,并对美国利益产生并行的伤害,因为香港司法和金融体系与全球和美国紧密相连。另外该法有条款试图保护抗议者不受报复,但除非他们不在中国的司法管辖之内,否则不会有太大差别。
  从北京方面来看,孙韵观察中国官方和学者的反应,得出结论:北京对香港问题的选择已经很明确,那就是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具体说来就是如何在香港推动中央全面管治权。她注意到,在中共中央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决定中,北京强调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并且强调一国是实施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并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中央要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和澳门实行管治。
  孙韵认为,北京对香港未来的设想是全面收紧,将香港纳入中国的轨道(orbit)。这反映了北京的一个判断,香港出现今天的乱象,不是因为北京管的太多,而是管的太少。可以预见的是,过去22年,中央与香港更多遵循了“井水不犯河水”原则,接下来一国与两制这种平行的体制会被一种更为介入性的、管制性的体制所取代,虽然这不等于全面接管。她预期,在这种情况下,全面普选完全不可能。此次危机过后,北京绝不会允许反华政治人物在香港上台,特首将被要求按照北京的计划来服务香港,这是把一国两制统一起来的愿景。
  孙韵表示,如果北京中央政府在大湾区建设中更重视深圳、东莞等城市,不再给香港以那么多优惠政策,对香港将起到取代作用,将稀释香港作为经贸、航运、金融中心的作用。尤其考虑到此次香港局势局势关注,北京更有动因通过稀释香港作用,从而降低其备受关注可能产生的政治效应。
  主持研讨会的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所长戴博(Robert Daly)总结时称自己给出“悲观的”(downbeat)注解是,香港保持特殊地位已经结束,抗议者根本就没机会。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2日 来源时间:2019年11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