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贫富分化:美国的生存危机

作者:子皮   来源:被遗忘的王国  已有 55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的最大威胁
  什么是美国面临的最大的威胁?

  很多人会说美国最大的威胁是川普。(当然,美国的另一半 ——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美国的40% 左右 —— 会说:美国最大的威胁是川普的敌人)。
  会有站得更高的人说,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民主的衰亡。还有看得更远的人认为,美国和世界面临的最大的威胁是:核战和全球气候变暖。
  川普、民主的衰亡、核战和全球气候变暖都是美国最大的威胁。他们是互相纠缠的威胁:川普正在侵害美国民主将她推向衰亡之路。衰落的美国和混乱的世界正在增长战争和毁灭的危险。同时愈来愈烈的全球气候变暖正在威胁整个人类的生存。
  在这些巨大的威胁面前我们能做什么?
  2020把川普选下去?当然这是必要的。但是否一切危险就此消失?
  很可能不是。如果美国的民主制度能够在2016年选上一个唐纳德﹒川普,那么我们用什么保证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我们不会选上第二个、第三个川普?甚至比2016年的川普更有欺骗性、更势不可挡的川普?
  记住,2016年是阳光灿烂的2016年:美国没有内战外战,没有经济衰退,没有通货膨胀,失业率在安全的低点。八年之前,美国人民选出了她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人们当时在欢呼美国种族主义的寿终正寝;在八年中,这位黑人总统领导美国走出了2008年的巨大危机。在2016年,美国经济稳步恢复,硅谷欣欣向荣,华尔街热火朝天 ……
  2016年11月8日晚上,在很多人眼里,美国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国;美国还是那个我们相信的自由、健康、向上、人人都有机会追求和实现 “美国梦”的美国;而午夜过后,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场席卷整个美国的政治大地震的场景。美国作家,政治论坛资深撰稿人Joe Klein这一天在《时代》杂志上写道: “美国的整个建制轰然崩塌了。作为它的一个成员,我现在在瓦砾下写这篇文章,所以我的视野可能非常局限。”
  其实,川普当选只是大地震的开始。而川普就职三年来,这场地震从来没有停歇。美国的两百多年民主大厦、共和党保守传统的神话、白福音虔诚的基督徒形象,在地震中一点点坍塌。
  然而,最令人恐怖的也许不是地震中倒下的种种,最令人恐怖的是地震中屹立不倒的一件东西:川普在他的基本盘中的支持率。
  无论唐纳德﹒川普做什么:撒谎,捉猫,以权谋私,给风暴姐封口费,攻击越战英雄麦凯恩,辱骂为美国捐躯的烈士的父母,和金小三坠入爱河,为沙特大卸八块记者洗地,用军援要挟乌克兰给竞选对手泼脏水 …… 川普的基本盘都几乎纹丝不动。正如川普本人所说:即使他在纽约五大道杀人,他也不会丢掉一张选票。
  为什么?有人说是因为川普用白人至上民粹主义激励了他的基本盘 —— 中下白人阶层。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为什么在美国选上了她第一位黑人总统、美国人口组成越来越多元化之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突然大行其道?
  更深层的一个问题是:如果美国真的有40%的选民是种族主义者和按照种族主义投票,那么这个国家的希望在哪里?我们可以在2020选掉川普,但我们不可能选掉40%的美国公民。
  还有一个我们不得不思考的场景:在美国经济几乎没有一朵乌云、失业率史上最低的今天,川普可以用“移民抢走了真正美国人的工作“召唤起千百万普通白人对移民、对少数民族、和对中国制造业的仇恨,这种仇恨强大到近一半美国人接受川普把中美难民的孩子关进笼子;那么想象一下在下一个经济衰退到来之际,有多少美国人会开始憎恨移民?想象一下一个丢掉了工作、没有积蓄、因为丢了工作所以丢了医保、因为付不起房贷而失去了房子、因为没上过大学而难以找到新职业的一个美国白人,会用怎样的眼光看周围有工作、有房子、有医保的移民?
  如果美国仅仅有3%这样失业者,那么大概不会成为社会问题;但如果有10%呢?20%呢?再想象一下当美国有20%愤怒的白人失业者的时候,如果有第二个川普站出来大声说” 不能再让移民抢走我们的工作了!”,人们会有什么反应?
  第二个川普还可以说:“ 不能再让亚裔占据我们的学校了!” “ 不能再让穆斯林侵害我们的基督教!”“ 不能再让犹太人把持我们的金融!”人们会有什么反应?
  美国是世界上平民拥枪率最高的国家 (不是之一)。2017年,美国平均拥枪率120.5%  —— 有三亿九百多枝枪散落在美国各家各户。在看似多数人安居乐业的今天,美国每年有多起枪支大屠杀,包括在学校、影院、社区节日集会、超市、教堂…… 其中包括因种族仇恨对黑人、犹太人、墨西哥移民、穆斯林的屠杀。想象一下在经济衰退、普通人生活恶化、很多人失去工作失去希望时,美国的枪支暴力会是怎样的情形,对移民、弱势群体的犯罪会增加多少。
  ……
  本文不是为了描述一个世界末日的景象。本文是想问问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能不能避免这样的大灾难?
  我们有可能避免。但我们必须找到灾难的的源头。
  贫富分化

  今天问题最重要的源头是:美国贫富分化。
  贫富分化并不等于贫穷。在很大程度上,比起一百年前,比起世界上很多国家,美国 —— 包括她的较低层人口——在物质上并不那么贫穷。今天美国极少有人会落到忍饥受冻的地步。
  但是贫富分化的破坏力并不亚于贫穷。某种意义上贫富分化的破坏力可能大于贫穷:缺衣少食的人的当务之急是找下一顿的饭,他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费在仇恨上。
  衡量贫富分化有不少指数。其中常用的是基尼指数。基尼指数在0和1之间。0意味着绝对平均,而1意味着所有财富都集中在最富的人手里。
  这是G7 发达国家加中国俄罗斯的最近的基尼指数 (横轴是百分比):
  可以看到美国名列第二,仅此于中国。
  最近三十多年来,美国和中国的基尼指数都有激增。但是二者的情形不完全相同。让我们看一下下表:
  美国和中国贫富分化都很高。但是,从1980年到2016年,中国底层50%的人的实际收入(实际购买力)增长了417%,而美国-加拿大底层50%的人的实际收入只增长了5%。
  当然,美国和中国难以比较,本文也不打算多做比较。但无论如何,很多社会历史显示,当一个社会多数人都感到生活在改善时,他们会比较能接受贫富分化。而多数人感到他们的发展停滞时,他们对贫富分化的怨怒会增加。
  另外从上表我们也可以看出,美国的贫富分化在近三四十年中有巨大的发展。下图是美国1980 – 2016 顶端1% (红线)和底层50%(蓝线)的收入在总人口收入所占的份额。这个数字代表人们的相对经济地位。可以看到美国最富的1%的人的份额大举提高,而美国的低一半的收入份额一路下降。
  注意到我们上面一直在谈美国1980年后贫富分化的状况。现在让我们看一下更长的历史:
  红线是从1947年到2012年美国顶端1%在全民收入中所占的份额(份额越大说明贫富分化越大),灰色柱是美国GDP。这里我们看到从二战后到70年代,美国的贫富分化不但没有加大反而有所下降。但从80年代到今天,贫富分化一路上升。
  注意到上图中,美国的GDP一直在以类似的速度上升。显然,事实与美国共和党和某些经济学家的所谓“经济发展需要贫富分化”和“缩小贫富分化养懒人”的论点不符。
  从上图可以看出,二战后一直到70年代,整个美国 —— 包括她的富人(收入顶端95%,红线)、中产(中值收入,棕色)和下层(收入底层20%,蓝线)—— 一直在同步上升;而到了1980年后,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的增长,越来越落后于顶端富人。
  原因

  那么从80年代至今不断扩大的美国贫富分化是什么造成的呢?
  首先我们可以从政治政策上找原因。这是美国各年顶端1%所占份额(蓝线)和最高所得税税率(红线):
  可以看出,对富人的高税率,美国的贫富分化程度有明显的负相关。
  在上世纪20年代,美国共和党政府多次减税。大萧条开始后,政府入不敷出,终于开始加税。罗斯福上台后实行“新政“,包括税收改革。1935年的《税收法》,实行阶梯式所得税税率,即富人多付税(最高阶税率达75%)而穷人少付或不付税。
  罗斯福的新政把美国带出了大萧条,也带来了二战后的繁荣。
  新政也重新排列了美国的政治版图,从1933年到70年代,多数时间民主党在国会两院拥有绝对多数。1933年至1969年间九个总统任期中,民主党七次掌握了白宫。
  及1980年里根上任后,开始大规模减税。里根两次猛砍税率,将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70%砍到28%。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很多人认为里根的大减税对启动美国的贫富分化有很大贡献。不过,如果仔细分析,可以看出美国的贫富分化背后有多种原因,里根的减税只是其一。
  美国贫富分化的主要原因有下面几点:
  1、技术革命
  技术革命,即80年代后的数字革命和信息革命,大大缩减了对低端、只有重复性技能的劳动力的需要。许多制造业工作可以用自动化代替,而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取消了很多办公室工作。
  记住,在资本主义中,劳动力是商品。在不受调控的、丛林法则式的资本主义中,劳动力是绝对的商品。就是说我们的劳动/技能/才智的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当技术发展使某种行业劳动力供过于求时,这个行业的劳力只能被降价。
  注意到一个新的技术革命——人工智能革命——正在进行中,而人工智能不仅很可能进一步取消低端工作,如卡车司机;聪明的人工智能也可能代替相对高端的工作,例如药剂师、家庭医生、一些律师事务、股票分析家等等;在人工智能面前,很少职业是完全安全的。
  也就是说,人工智能可能使更多人失去工作,进一步扩大贫富分化。
  2、全球化
  近三四十年全球化最主要的因子是中国。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奥特尔(David Autor)说:““过去50年来最大的经济故事是,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长期处于政治和经济危机的国家,发展成为全球的前沿制造商。中国的优势在于她拥有大量受过相对良好教育、能够使用现代技术但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在1990年代,中国加入世界市场已经对美国产生了很大影响。但是当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世贸组织后,水闸进一步打开,对美国市场产生了进一步冲击。”
  3、超大垄断公司
  近几十年来,美国产生了一批超大技术公司,如苹果和亚马逊;这些公司集中于高技术区域,吸引大批优秀人才,带来了该区域的繁盛和房价高涨。但同时,在没有大公司的地方,小公司在全国市场上缺乏竞争力,所以该地工作机会少,人才外流;不免呈现衰败景象。
  据统计亚马逊每增加一个就业机会,平均就有两个零售业工作消失。超大公司的的兴起,实际上意味着进一步的财富集中和工作减少。
  4、工会衰落
  40多年来,美国工会不断衰落。1980年,美国加入工会的工人有50%,今天只有10%。
  1981年8月3日,美国航空管理员工会15000名成员大罢工。多年来,美国空中交通的大幅增长而航空管理员数量并没有随之增长,航管员在工作压力下不堪重负。罢工工人要求增加编制、缩减工时,增加工资。
  里根总统非常强硬,对全国发表讲话,声称不谈判,罢工者两天内不复工即解雇。
  罢工以工人失败告终。到年底,里根政府和法院取缔了工会,所有罢工的航管员被列入黑名单,不得重操旧业。
  驱逐这些有经验的航管员实际上给美国航空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最终损失的的总数目其实远远超过了满足罢工工人要求需要的钱。但是多年来很多人一直欢呼里根的决定,因为这次罢工失败后几十年间,美国工人很少再有人敢罢工,工会的力量越来越小:大多数工人逐渐成为孤零零的个体,与雇主讨价还价的能力越来越小。
  5、政治政策
  政治政策是美国贫富分化的巨大动因。造成贫富分化的政策除了上面谈到的偏向富人税法之外,40年来美国的其他许多政策也愈来愈偏向富有阶级。例如取消对华尔街和其他许多工业的限制法规。
  通常来说共和党总统执政期这样的利富政策出台更多,但也无法忽略民主党这些年来也开始拥抱富有阶级和抛弃劳动阶层。
  政治和权力的结合是意料之中的事:掌握了大量财富的大公司和华尔街会用自己的钱影响政治——例如到政府游说和资助自己的代言人参选;结果是美国政治在富人影响下进一步偏向富人,然后是在这样的政策下富人更富;更富的富人进一步控制政治 …… 这就是财富与权力越走越近的恶性循环。
  生存危机

  贫富分化对美国的伤害是巨大的,多方面的。这里我们谈一下贫富分化最大的伤害是什么。
  1、美国梦的终结
  美国在很多意义上是一个多元国家。美国在血缘和宗教上都缺乏统一。但两百多年来美国是世界上最有发展力的国家,最终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美国的力量来自何方?美国的力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她的“美国梦”。
  着名的历史学家和作家詹姆斯 · 特鲁斯洛 · 亚当斯(James Truslow Adams)在他的《美国史诗》中这样描述“美国梦” :
  “在美国梦的土地上,每个人的生活都应该更好、更丰富、更完满,每个人都能获得与自己相配的机会。…… 美国梦是汽车和高薪,美国梦是社会秩序的梦想:在这个社会秩序中,每个男人或女人都能够充分发挥他/她内在的才能;每个人都将作为独一无二人得到人们的认可。在美国梦的土地上,一个人的命运和价值不由并不由他降生何处或偶然的机遇决定。“
  亚当斯写下这段关于“美国梦“时,是1931年。那时美国正经历历史上最严酷的经济萧条,失业率高达25%,人们的衣食都成了问题。
  若干年后,世界又经历了极端严酷的二战,虽然战火没有真正烧到美国本土,美国在二战中也蒙受了创伤、牺牲了她的很多儿女。
  二战后,美国又经历了高度紧张的冷战时期。
  大萧条、二战、冷战都没有让美国倒下。相反,大半个世纪中美国越来越兴旺发达,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美国发展的动力是普通的美国人,而对于这些普通的美国人,他们内在的动力是他们的美国梦:他们相信勤劳和创新会有回报,他们相信明天比今天好,他们相信他们的儿女会比他们好。
  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美国梦在悄悄地开始消失。
  伴随贫富分化的、比贫富分化更可怕的,是社会流动性的降低。社会流动性的降低,意味着如果你今天是穷人,十年、二十年后你有很大可能还是穷人;更可怕的是,穷人家的儿女很可能还是穷人。社会流动性的降低的降低也叫社会固化。
  这是著名的“伟大的盖茨比“曲线 (曲线名称来自1925年美国小说《伟大的盖茨比》)。横轴代表贫富分化,纵轴代表社会固化。从图上可以看出在西方发达国家,美国的贫富分化居首;在社会固化上,美国也是顶层之一,只稍逊于英国和意大利。
  贫富分化最小,社会流动性最大的是几个北欧国家:芬兰、丹麦、挪威、瑞典。这几个国家在今天的川普美国,经常被骂为“福利国”甚至“社会主义”。
  社会流动性即是美国梦。它的减弱,意味着美国梦的消失,意味着对于多数普通的美国人,向上的的动力正在消失。
  2、由民主政治到金权政治
  民主政治并不仅仅是一人一票。民主政治的真正意义在于:这个国家的社会决策中,每一个人的利益都能够被有所代表。
  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需要多数选民能够:1)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长期利益所在;2)能够看清政策和利益的关联;3)能够识别哪些候选人会服务大众,哪些只是在忽悠骗选票。
  在经济全球化、政治错综复杂的今天,能做到上述三点,需要足够的思考分析的能力,需要拒绝洗脑的警惕。这些多数美国人根本做不到。在发达国家里,美国普通民众的教育程度是最低的之一;而深受大众娱乐和商业文化影响的多数美国人,也基本没有兴趣和能力追求真相和拒绝被洗脑。
  与美国大众不同,美国的富豪阶层和利益集团从来在紧张地关注政治舞台上的一举一动,尽自己最大努力直接间接地影响政治,使之为自己服务。
  例如美国的工业巨头科赫兄弟,大卫﹒科赫(David Koch)和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 ),在过去四十年巨大地影响了美国政治。科赫兄弟建立起了贯穿全美国的右翼政治资助网络。科氏政治网财大气粗:科氏兄弟每人有500亿资产,此外政治网还联合了大约400位亿万富翁。
  政治网的运作四管齐下:1)企业游说,2)竞选捐款,3)培养共和党政治新星, 4)培训大量民间共和党助选员。
  科氏网自成立以来将大批共和党政客送上联邦和地方政治权力的宝座。被科氏培养和推出的政治家当然会努力实践科氏的政治目标。科氏集团的政治目标主要有:1)削弱工会,2)阻止全民医保,3)取消阻止气候变暖的各种法规, 4)给富豪减税。
  这些政策当然有利于科氏一类的巨富,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吝在政治中成百万成千万地投资,因为共和党政策给科氏的回报远远大于他们的投资。
  但另一方面,这些政策伤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尤其是下层的利益;然而,有太多下层民众会在被洗脑之后。心甘情愿地把选票投给伤害自己利益的人。
  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里茨在他的《贫富分化的代价:当今分裂的社会如何危及我们的未来》一书中说:“我们的政治制度越来越致力于增加贫富分化和减少机会均等。 这不足为奇:我们的社会赋予了顶端巨富过度的权力,他们不仅利用这种权力来掌控财富分配,而且他们还利于这种权力制定了游戏规则。”
  在不知不觉之间,美国的民主政治正逐渐走向金权政治 (plutocracy).
  3、经济发展受阻
  贫富分化不仅伤害穷人,贫富分化终将伤害整个经济。
  在资本主义初期,一定程度的贫富分化是必要的。因为富人的积累和投资是经济发展的必要动力。
  而在成熟的经济中,巨大的贫富分化主要是伤害经济发展。这种伤害主要在两方面:
  a.    贫富分化缩小中产阶级,缩小中产阶级即缩小消费,而没有可持续的适当消费,经济就无法持续发展。这里我们必须知道,中产阶级的消费不仅仅是廉价的制造业产品品,更包括许多高收益、可再生、无害环境、有助社会的消费;例如:医疗、健康、教育、清洁能源,有机食品,文化休闲等。这些消费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投资,是对全社会未来的长期投资。
  b.    贫富分化伤害国家的教育。贫富分化的国家,国家决策权受少数巨富左右,所以国家不会在公共教育上有足够的投资,长此以往,衰落的教育将无法培养足够的人才支持技术发展。这就是美国近三十年的现状。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但可以看出,现在美国的技术人才,大量依靠从其他国家、尤其中国印度的进口,这种状况的前景令人忧虑。
  此外,巨富掌控政治的美国,一味强调为富人企业减税,使国家无钱投资基础研究。而科学研究是技术发展的基础。其实美国20世纪80年代的技术革命,和冷战时期国家大量投资科研有很大关系。
  4、仇恨和分裂
  在贫富分化巨大的国家,富人控制政治,仇恨控制穷人。
  美国下层的不满不始于川普。这是一个四十年来不断加剧的过程。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这种不满已经非常明显了。2011年开始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在2013年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向全美国发问:“我们真的接受只有极少数人繁荣的经济吗?”
  奥巴马不是没有为减小贫富分化努力过。奥巴马医保就是他最大的努力。可悲的是,无数美国中下层白人平民不知道谁真正代表他们的利益,在不满、恐惧、仇恨中他们紧紧拥抱种族主义、咒骂代表他们实际利益的黑人总统,把选票投给劫贫济富的川普和共和党。
  ……
  今天在美国,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川普弹劾清楚地展现了一点:美国有40%的人无条件地支持一个罪犯 —— 而且这个罪犯三年来一直在侵害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实际利益。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宣布启动弹劾调查时讲了这样一个历史细节:
  1787年,在制宪会议的最后一天,即我们的宪法通过的那天,很多美国人聚集在独立厅的台阶上,等待消息。当本杰明 · 富兰克林走出来时,人们急切地问:“我们将有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是共和制还是君主制?”
  “共和制”, 富兰克林回答说:“如果我们能够守住它。”
  对不起,本杰明 · 富兰克林。在232年后的今天,至少40%的美国人,放弃了守卫我们的共和制。
  不过,如果这40%的人认为这个共和制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希望,他们为什么要守卫她?
  我们可能会在2020选掉唐纳德﹒川普。美国可能会幸存。但是记住:今天的唐纳德﹒川普也许只是川普1.0 。
  当下一个经济危机横扫美国、失业率达到20%时, 我们可能会迎来川普2.0。而川普2.0拥护者,很可能会超过40%。那时候,每一个贫富分化的受害者,都可能成为川普2.0的粉丝。
  不太容易想象在川普2.0到来时,美国还能够再一次幸存。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职业金融量化分析。近年开始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青年作家》、《文综》及其它丛书。曾获法拉盛海外华语诗歌节奖。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5日 来源时间:2019年11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