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近期麻烦不断的特朗普如何迎接未知的挑战?

作者:大卫·格雷厄姆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47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系列危机再次让特朗普政府跌破混乱的底线——但这一次,特朗普能恢复过来吗?
  特朗普政府偶尔会经历不错的时期,但糟糕的时期更多,不过一直持续的混乱让人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有时候,特朗普政府会经历极其糟糕的时期。这些时期包括:2017年5月,唐纳德·特朗普解雇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2017年8月,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出现白人至上主义游行;2018年1月,《火与怒》出版;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辞职,特朗普迫使政府停摆,随后又做出让步。
  如今,特朗普政府正在经历另一个这样的时期。即使以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标准来看,过去几周也给白宫带来了大量的坏消息。
  在国会山,一群弹劾证人继续就特朗普处理乌克兰问题的方式披露不利于特朗普的信息。首先,驻基辅大使馆工作人员的证词推翻了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最新)辩护,即尽管他的助手可能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对拜登家族和2016年大选展开调查,但总统并没有参与其中,也不知情。事实上,这个借口一直是一个应变方案,而且难以让人相信——特朗普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的通话中要求进行调查——特朗普与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的通话被人在无意中听到,表明总统本人参与其中。据报道,这通电话的内容也推翻了特朗普非常关心乌克兰腐败问题的说法。
  其次,证词削弱了对总统的另一种辩护,即乌克兰不知道美国推迟军事援助与总统要求进行公开调查有关,因此扣留资金不构成敲诈或贿赂。
  与此同时,弹劾调查的范围继续扩大。CNN报道称,众议院正在调查特朗普是否对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撒谎。特朗普对关于维基解密的对话的描述,似乎与他的前竞选副主席里克·盖茨(Rick Gates)在最近对特朗普长期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审判中提供的证词不一致。此前,斯通因妨碍调查被判七项重罪。
  弹劾当然对特朗普不利,但目前他被参议院罢免的可能性仍然很渺茫。然而,在选举方面,特朗普在过去两周遭受了三次打击。在肯塔基州,共和党州长马特·贝文(Matt Bevin)紧紧拥抱了特朗普,但他输给了民主党人安迪·贝希尔(Andy Beshear)。在路易斯安那州,特朗普两周内举行了两次集会,但共和党人埃迪·里斯蓬(Eddie Rispone)未能击败民主党州长约翰·贝尔·爱德华兹(John Bel Edwards)。在弗吉尼亚州,民主党控制了州议会两院。
  这三场失利都情有可原:爱德华兹是现任州长,拥有天然优势;贝文的对手是一个受欢迎的民主党家庭的后代。但在为两位共和党候选人拉票的集会上,特朗普预测,如果他的盟友失利,对他来说不是好消息——他说的没错。
  一系列负面新闻给特朗普带来了压力,斯通又刚被定罪,于是特朗普宣布赦免三名被控或被判犯有战争罪的军人。此举似乎是为了吸引美军的普通士兵,但也让他与其他领导人发生了冲突,其中包括反对赦免的国防部长。此举是否会产生很大的政治影响尚不清楚,但在道德上令人震惊,并可能对海外的美国士兵、海员、飞行员和海军陆战队成员造成长期影响。
  随后,特朗普突然前往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学中心看医生。白宫坚称这次访问是例行公事,特朗普身体健康。如果特朗普真的生病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是很少有人愿意相信政府的解释。这一事实表明总统面临信任危机——在国家紧急状态下,这个问题会更加严重。
  总之,这段时期是总统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时期之一。一个老问题是:这一切有关系吗?特朗普以前也经历过类似时期,但坚持了下来。一个答案是,2018年中期选举失利以及今年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弗吉尼亚州的选举失利都表明特朗普正为其政绩付出政治代价。特朗普参加2020年大选的优势没有大多数在任总统那么大。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可能仍占据微弱优势。
  但对于特朗普的白宫来说,这场溃败的三个要素令人担忧。首先,特朗普疏远了关键选民。他赦免战犯显然是为了迎合某种形式的“沙文军国主义”,但也惹恼了军界的许多其他成员,包括特朗普自己任命的国防部官员。特朗普还撤回了禁止带口味电子烟的承诺——不管这个提议有什么好处,他都激怒了自己在电子烟爱好者群体中的支持者,所以他放弃了这个计划。这是一个并非被迫使然的政治失误。
  其次,尽管总统以重视忠诚着称,但他的许多助手在国会山提供了对特朗普不利的证词。总统和他的一些盟友一再坚称,弹劾听证会上的证人是“永不特朗普”的支持者或“深层国家”的成员,但他们大多是总统或其助手任命或聘用的。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瓦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是由巴拉克·奥巴马派往基辅的,不过在特朗普突然解雇她之前,特朗普政府曾要求其延长任期。比尔·泰勒(Bill Taylor)大使是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亲自挑选的继任者。詹妮弗·威廉姆斯((Jennifer Williams)是特朗普政府聘用的。职业外交官乔治·肯特(George Kent)被特朗普任命为副助理国务卿。职业军官、陆军中校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受雇为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
  第三,肯塔基州和路易斯安那州选举失利的教训之一是,特朗普无法有效地保护其政治盟友。总统之所以能够免于承担灾难性的几周造成的后果,是因为共和党官员们有这样一种感觉:不管他们对他的领导能力和决策能力有什么疑虑,从政治角度看,与他保持密切联系比与他断绝关系更好。马特·贝文和埃迪·里斯蓬不仅将这种直觉当做一种政治策略,还作为竞选活动的核心战略。特朗普配合了该战略,告诉选民这些选举将反映他个人的处境。然而,深红州的选民还是选择了民主党。
  非大选年选举和中期选举不同于总统选举年的全国选举。特朗普未能帮助这些候选人赢得选举,还是会让全美共和党人感到担忧,也应该让特朗普感到担忧。

  本文编译自《大西洋月刊》文章,原文标题为The Trump Presidency Is in Free Fall,作者David A. Graham,编译:沈凯麒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11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