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
当前位置:首页>弹劾特朗普

特朗普弹劾案将进入新阶段,“挚友”朱利安尼或成“弃子”

作者:辛恩波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61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就在美国民主党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案即将进入新阶段之际,特朗普和他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之间的关系似乎出现了裂痕。朱利安尼成为“弃子”的迹象愈发明显。
  在本周二(26日)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声称从未指示朱利安尼到乌克兰做任何事,将施压乌克兰的责任推在朱利安尼的身上。这不仅与此前多位证人的说法截然不同,也完全推翻了白宫此前公开的电话记录的内容。
  在眼下沸沸扬扬的弹劾调查中朱利安尼被视为一个关键人物,多名证人的证词显示他主导了对乌克兰的施压行动。特朗普的这番表态被认为是有意与他“切割”保持距离。
  特朗普:我没给他指示
  26日晚在接受前福克斯主播比尔·奥赖利(Bill O'Reilly)的采访时,特朗普被问及是否指示朱利安尼参与到乌克兰的事务中。特朗普否认说:“没有,我没有给他指示,但他是个战士。”
  特朗普说,朱利安尼可能看到了一些东西,但他还有其他的客户。特朗普强调说,朱利安尼“在乌克兰工作了很多年”。在被问到朱利安尼在乌克兰做什么时,特朗普说:“那你得去问鲁迪(朱利安尼)。”
  眼下,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即将进入新的阶段,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在准备弹劾调查的报告,这份报告将被提交给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再由司法委员会提出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特朗普的这番意外表态被认为明显是要与朱利安尼保持距离,这基本是在暗示,即便朱利安尼有不当行为也不过是自行其是。
  不过,这番说辞却与诸多证词乃至白宫公布的7月25日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的内容大相径庭。根据白宫此前公开的通话记录,特朗普在那通电话中至少三次提到朱利安尼的名字,表示朱利安尼会负责与乌克兰方面处理有关调查特朗普的大选主要竞争对手、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及其儿子的事情。
  在7月25日那次通话中,特朗普第一次向泽连斯基提到朱利安尼时说:“朱利安尼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他曾是纽约市市长,一位伟大的市长,我想让他给你打电话。我会让他给你和你的检察长打电话。朱利安尼非常了解发生了什么,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如果你能和他谈谈那就太好了。”
  第二次提到朱利安尼是在谈到被撤职的前乌克兰总检察长时,特朗普当时说:“我会让朱利安尼先生和司法部长巴尔给你打电话,我们会追查到底的。我相信你能调查清楚。”
  在通话即将结束时,特朗普又第三次向泽连斯基提及朱利安尼,他说:“我会让朱利安尼和司法部长巴尔给你打电话的。谢谢,无论你什么时候想到白宫来,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显然,从这份白宫自己公布的通话记录来看,与特朗普声称的“没有指示”朱利安尼的情况截然不同,他实际上再三表示要让朱利安尼与乌克兰接洽处理调查相关的事情。
  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本月20日在国会作证时也指证,他们是在特朗普的指示下被迫配合朱利安尼处理乌克兰事务,特朗普曾多次明确指示他“和鲁迪(朱利安尼)聊聊”。
  桑德兰也指出,朱利安尼曾要求乌克兰公开宣布展开两项调查,以此作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受邀造访白宫的条件。桑德兰在证词中说:“朱利安尼当时是在表达特朗普的期望,我们知道这些调查对特朗普很重要。”
  共和党早有“切割”之意
  实际上,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媒体就披露,为了避免特朗普陷入更多危险,共和党内部正在考虑牺牲朱利安尼以及代理白宫幕僚长马尔瓦尼等人。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8日曾报道,共和党人准备对外宣称,无论是朱利安尼,还是马尔瓦尼,亦或者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他们对乌克兰进行政治勒索的行为,都只是自行其是,特朗普根本没有参与其中。
  报道称,共和党认为,所有针对特朗普的证词都是错误的二手信息。共和党人正在散布对朱利安尼等人的疑虑,即“他们是真的代表特朗普?或只是在推进他们自己的议程?”报道指出,共和党人实际上是把这三个人作为了替罪羊。
  无论这一计划是否属实,从特朗普周二的做法来看至少是与共和党人不谋而合:与朱利安尼切割,把施压乌克兰的责任推在朱利安尼身上。
  有意思的是,11月14日朱利安尼接受英国《卫报》电话采访,在被问到是否担心在这场弹劾危机中被特朗普牺牲时,他笑着回答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保险措施”。同在电话旁的朱利安尼的私人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急忙插话称:“他在开玩笑!”
  不知是朱利安尼的言论对特朗普产生了某种影响,还是朱利安尼出于对特朗普牺牲自己的担心,在特朗普宣称从未下达任何指示的同一天,朱利安尼给特朗普打了一个电话,去解释自己那番关于“保险措施”的话。
  据路透社报道,朱利安尼的律师科斯特洛11月27日声称,在科斯特洛的坚持下,朱利安尼在“前一天”给特朗普打了个电话,强调他说那番话时并不是认真的。“他不应该开玩笑,他不是个风趣的人。”科斯特洛说。
  针对特朗普周二宣称从未向朱利安尼下达任何指示的说法,科斯特洛以律师与客户间的保密特权拒绝回答有关问题。不过,科斯特洛称,特朗普和朱利安尼之间的关系没有改变,两人一直保持着接触。
  朱利安尼添乱多于帮忙
  朱利安尼与特朗普的关系被形容为“挚友”,2016年大选早期朱利安尼就宣布支持特朗普,去年4月开始担任特朗普的私人律师。不过即便如此,对特朗普而言,牺牲朱利安尼也不存在任何障碍。
  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就是一例。这名朱利安尼的前任为特朗普工作超过十年,曾经帮助特朗普向“艳星”丹尼尔斯支付封口费,去年他因向国会撒谎等罪行被判入狱3年。联邦调查局2018年4月突击搜查科恩在纽约的办公室、住所和酒店房间后,特朗普与科恩渐行渐远。而在科恩案件的最后,特朗普声称几乎不认识他。
  朱利安尼自从进入白宫以来,屡屡因口无遮拦惹上麻烦,甚至帮倒忙。去年5月,朱利安尼在电视上为特朗普的“封口费”纠纷辩护,结果由于说法与特朗普本人不一致,朱利安尼的救火之举反而招致更多质疑。弹劾调查以来,朱利安尼也频频在电视露面试图为特朗普灭火,但是反而被指越描越黑。
  而从朱利安尼眼下的处境来,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也有理由赶紧与这位麻烦缠身的私人律师一刀两断。
  上个月15日,朱利安尼承认去年自己从乌克兰裔商人所设的一家咨询管理公司拿过两笔报酬,共计50万美元,用于支付他为该公司提供的咨询服务。而就在几天前,朱利安尼在这家公司的两名合伙人在离开美国时遭逮捕,他们被指控非法向支持特朗普2020年竞选连任的“美国优先行动”筹款委员会捐款。
  此外, 朱利安尼的这两名合伙人还关联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据报道,两人在美国政府召回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一事中发挥作用,还曾帮助安排乌克兰前官员与朱利安尼见面。
  据彭博社报道,联邦检察官正在对朱利安尼进行调查,因其可能违反竞选财务规定,并且没有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一位官员说,对朱利安尼的调查可能还包括贿赂外国官员或串谋的指控。对他的调查严重威胁到特朗普的总统宝座,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曾将朱利安尼称为“手榴弹”。
  彭博社报道指出,如果朱利安尼被指控或被起诉,可能使特朗普面临更大的法律和政治危机,特别是如果他被指控代表总统犯罪。
  10月11日,《纽约客》杂志的编辑苏珊·格拉瑟(Susan Glasser)也在自己的推特上疑问:“为什么特朗普还继续让朱利安尼当他的私人律师?在这个关键时刻,牵连其中的朱利安尼似乎正在严重威胁着总统的位置。”
  就在11月27日,《纽约时报》又爆出朱利安尼新的丑闻。报道调查发现,朱利安尼在推动乌克兰调查拜登的同时,还在私下争取与乌克兰官员签订利润丰厚的合同,将其发展成客户。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9日 来源时间:2019年11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弹劾特朗普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