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专访贝克利:美国更应该警惕步履蹒跚的中国,而不是崛起的中国

作者:张涓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314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长久以来,活跃于美国媒体、学术界和政策界的一个观点是需要对崛起的中国保持高度警惕。近日,年轻一代的美国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家贝克利提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观点:步履蹒跚的中国对国际社会和美国的危害更大。《中美印象》网站执行主编张涓近日就此对贝克利教授进行了专访。
  贝克利(Michael Beckley)是美国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他还是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访问学者。塔夫茨大学的国际事务学院和乔治城大学的外交事务学院被意为美国外交官的摇篮,是美国两所培养外交官和外交事务专家的最顶尖的学校。
  贝克利中美关系的研究项目获得了美国政治科学协会和国际研究协会的资助。贝克利教授的文章被众多媒体报道,包括《金融时报》,《外交事务》,《外交政策》,《纽约时报》,NPR和《华盛顿邮报》。
  此前,贝克利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美国国防部,兰德公司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工作。他现在仍旧为美国情报界和美国国防部提供咨询。
  张涓:“您最近出版了一本备受关注的书:《所向无敌:为什么美国将保持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您能向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您认为美国会保持世界唯一霸主地位?
  贝克利一个原因是美国在几个最重要的国家力量衡量标准上拥有巨大的领先优势。中国是唯一一个与之接近的国家,但美国的财富仍然是中国的三倍,军事力量是其五倍。即使美国未来走下坡路,这种差距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能消除。
  另一个原因是,至少相对而言,美国的情况可能不会很糟糕,因为它在主要大国中拥有最佳的长期经济增长前景。经济学家表明,长期的增长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地理,人口和政治体制。美国在这三个类别中都具有优势。
  在地理上,美国是自然的经济中心和军事要塞。它拥有丰富的资源和交通基础设施,唯一的邻国是加拿大和墨西哥。相比之下,中国的发展大量耗费资源,与19个国家接壤,其中10个国家仍称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是他们的。从人口统计学上讲,美国有庞大,年轻和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并且是本世纪唯一一个劳动力会继续增长的国家。相比之下,中国将在未来30年失去2亿工人,增加3亿老年人。从制度上讲,美国是一个有缺陷的民主国家,美国一团糟,但中国没有更好。
  张涓:特朗普总统的选举是建立在很多普通美国人对生活日益艰难的恐惧和现实。您的理论如何来解释这个特朗普现象?
  贝克利(我的理论)不能解释这个现象。我的书表明,美国是而且可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是普通美国人显然在挣扎。这是可耻的。在书中,我试图表明,美国有能力将其大量资源用于改善其国民的生活。
  张涓:您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口号“美国优先”以及其对美国在全球地位上的影响?这个口号是不是对解决目前的美国困境有帮助?
  贝克利:特朗普可能是正确的。美国可以通过采取“美国优先”政策来改善其相对地位。但是,无与伦比的实力的好处之一是,美国有能力追求绝对的好处,牺牲一些相对优势,使美国和世界在整体上有所改善。作为历史上最安全,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可以而且应该做的不仅仅是为权力而不断斗争。自由主义秩序的崩溃会使其他国家遭受比美国更多的痛苦吗?可能是这样,但是,如果这意味着我们会因此生活在僵化的贸易区域块,军事化的海上通道,更少的民主国家和更多的核扩散这样一个混乱而残酷的世界,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张涓:您在最近《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美国应该更担忧一个步履蹒跚的中国而不是一个崛起的中国。您能解释一下您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吗?
  贝克利: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增长率下降了一半,并且由于大量债务,外国保护主义,资源枯竭和快速老龄化的影响,在未来几年可能还会急剧下降。历史上崛起的大国在经历发展放慢,挣扎着振兴经济,维持国内稳定和国际影响力的过程中,一般倾向于在国内变得更加压制,在国外则表现出侵略性。中国似乎已经走上了这条丑陋的道路。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经济状况一直在恶化,对异见人士采取措施,并加大了民族主义的宣传力度。同时,中国在海外进行了大量投资,以刺激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并为中国公司获得稀缺资源。为了保护这些投资,中国还采取了军事行动,将远程海军舰艇的采购增加了三倍,在主要海道上进行了比以往五倍多的巡逻,将南中国海战略性地带军事化,并将使用海上威慑增加了七倍。
  对中国的这些异军突起的行为,华盛顿的标准解读是将其归因于中国日益增长的力量和野心。实际上,这反映了领导人的不安,他们正面临着中国二三十年以来的首次持续经济放缓,而且看不到尽头。自1970年代后期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几次衰退,但中国政府每次都可以通过刺激性支出或经济改革来重新点燃快速增长的势头。现在,刺激措施越来越无效,中国领导人已经排除了继续改革的可能,将其定位为政治上太冒险。因此,领导人诉诸于经典的威权主义策略:加强权力控制,同时划出海外特权经济区。
  增长放缓会使中国在长期竞争中不及美国,但其近期的威胁却更具爆炸性。迅速发展的中国有能力容忍一些异见人士,放弃一些扩张的机会,并避免危机升级(相信其财富,权力和地位在上升,而且中国共产党的国内合法性是有根据的),放慢脚步的中国会对财富更饥渴,并过度反应很小的冒犯和挫折。当美国决策者决定如何对付中国的压制和侵略时,他们应该认识到,经济不安全感在过去曾刺激了大国扩张,并正在推动目前的中国更加强势。
  张涓:在您的《外交事务》文章中,您提到“当快速增长的大国耗尽经济动力时,它们通常不会悄无声息地融化”。 然后您指出中国正处于“最危险”的时刻。 您能否告诉我们历史上这些大国在经济放缓后发生了什么呢?
  贝克利:历史的先例很多。在过去的150年中,将近十二个大国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增长,随后出现了长期的放缓。没有国家心平气和地接受新常态。
  美国的增长在19世纪末期骤然下降,华盛顿采取的行动是猛烈镇压国内的劳工罢工,同时向拉丁美洲和东亚注入投资和出口,并吞并了那里的领土,建立了庞大的海军以保护其广泛的资产。 俄罗斯也经历了19世纪后期的减速。 沙皇的回应是巩固权力,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并占领了朝鲜和满洲的部分地区。 日本和德国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受了经济危机:两国都转向专制主义,继续大肆抢夺资源并攻击外国竞争对手。 法国战后的繁荣在1970年代逐渐减弱:法国政府随后试图重建其在非洲的经济影响力范围,在其前殖民地部署了14,000名士兵,并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对该地区进行了十二次军事干预。
  最近的例子是在2009年,世界石油价格暴跌,这导致经济停滞不前的俄罗斯向其邻国施加压力,迫使其加入一个区域贸易集团。 几年后,这场胁迫运动激起了乌克兰的革命和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
  张涓:沈大伟教授在2015年发表了一篇文章,预测了未来的中国瓦解。您的理论和他的理论有区别吗?
  贝克利:我可能比沈大伟教授更乐观——我坚信中国不会崩溃——但我认为他对中国面临的许多问题的分析是正确的。历史上任何接近中国目前水平的国家——累积的债务,生产力下降和老龄化等问题,都有近十年的经济增长至零的情况。而且, 中国的政治体系在应对这种增长放缓方面也不是特别奏效。
  张涓:您建议华盛顿应该采取平衡的政策来应对中国,而不是整个社会都对华采取行动。 您能给我们一些“平衡方法”的例子吗?
  贝克利:美国对华政策需要结合接触和遏制两个方面。多项举措可以帮助达到适当的平衡。例如,华盛顿可以通过在盟国海岸部署机动反舰和地对空导弹发射器,而不是通过在中国海岸线上进行易受攻击的海军航行挑衅行为来阻止中国的扩张主义。如果美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议》,并邀请中国加入,北京将有动机减少其不公正的贸易做法,而无需打一场1930年代式的贸易战。中国可能会拒绝这一提议,但随后该条约至少会加强其签署国对商品,货币和数据自由流通的承诺。这样做会限制中国的重商主义政策和数字专制政策的传播。美国可以通过对特定的中国公司和投资者进行更科学地研究和投资来充实这一政策,以便使美国在不禁止中国投资和中国人移民美国的情况下保持技术优势。这些举措并不能消除中美竞争的根本原因,但可以保护美国利益,同时避免陷入冷战或热战。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4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