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专访葛来仪:中美贸易协定达成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作者:张涓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编者按】葛来仪(Bonnie S. Glaser)是美国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亚洲高级顾问,也是该中心中国实力项目的负责人。她主要从事与亚太安全有关的问题,重点是中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中美印象的张涓和外交学人(The Diplomat)的夏舒(Shannon Tiezzi)近日对她进行了联合采访。
  问:许多观察家对中美近期是否能够达成“第一阶段协议”表示怀疑。您对明年总统大选年的中美贸易关系有何预测?
  葛来仪:我认为美国和中国能否成功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还不确定。随着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取消,没有会议的期限压力,双发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另一个问题是,双方都在提高自己的需求,因为双方都认为自己有高于对方的筹码。中国认为特朗普总统在政治上需要达成协议,而特朗普总统认为中国在经济上需要达成协议。中方显然希望降低关税,也不想签署将所有关税保留不动的第一阶段协议。美国要求中国承诺一定要大量购买农产品,并要求建立保护知识产权的执行机制。
  美国于12月15日将征收下一轮关税,我们不知道这些关税是否会延迟。如果按时征收关税,协议的前景将直线下降。特朗普总统表示,他想签署协议。习近平最近在会见参加彭博经济论坛的美国与会者时表示希望达成基于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协议。双方仍在进行会谈。但我不认为特朗普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影响到贸易协议。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将是暂停贸易战并可能防止贸易战未来升级的重要起点,但是完成协议的可能性正在下降。随着我们越来越接近美国总统大选,达成协议将变得更加困难。
  问:特朗普政府已经发布了几份文件,指出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但与过去一样,中东和其他地区不时爆出来的热点问题会让美国把注意力从亚洲转移开来。特朗普政府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真正实施一些措施,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呢?
  葛来仪:我认为,特朗普政府仍旧在制定应对中国挑战的策略,这项工作还处于进行时。任何政府或官僚机构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进行更改,这也不足为奇。美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重要步骤,例如努力与美国盟国合作,为印太地区的国家提供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美国还通过立法,以加强对中国在美国投资的审查;并加强出口管制,以控制那些美国可以出口到国外的技术。美国进行了许多关于技术间谍的间谍。司法部对这个问题也有同样的关注。美国还在南中国海增加了更频繁、更有效的自由航行任务。我还要强调一下特朗普政府的一些相关政府机构变革。例如,国务院的全球接触中心设立了中国分部。国防部设立了负责中国事务的副部长助理的新职务。国务院还有一个新部门专门致力于增强美国的竞争力,而司法部也有一项中国倡议。这些部门都值得注意。在一定程度上,美国仍被中东分心。美国仍然没有为其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投入足够的资源,但是该战略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将继续发展和演变。
  问:这几年,中美关系遇到了许多困难。考虑到两国之间竞争的根源,当前双边关系的状况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吗?双边关系的前景如何?
  葛来仪:即使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对近期的中美双边关系也不是很乐观。两国之间存在多种利益冲突,并且在某些方面,中美之间的权力差距正在缩小。每个国家的行为,都在不断地被对方视为是对自己的威胁。这是一个经典的安全困境,因为每个国家都在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利益,然后另一个国家将其视为需要做出反应的威胁,这个过程在不断地升级。
  中国不太可能同意改变其经济结构,它正在寻求通过一些手段来主导关键的先进技术,但这些手段通常被美国视为违反国际贸易规则和不正当竞争。此问题可能无法解决。中国有军民融合战略,因此技术进步很可能会转化为军事能力,并加剧军事领域的摩擦。我们已经看到紧张的军事竞争特别是以自由航行的形式出现在中国周边地区,以及中国控制的南中国海和空域。这种竞争有可能制造对抗甚至小规模冲突。我们还可以预见到在太空和网络竞争领域的加剧。
  人权问题最近在双边关系中成为一个有争议的焦点。 《纽约时报》发布的有关新疆维吾尔族“再教育”或拘留营的400页文件可能会促使美国采取行动,甚至对个别中国官员实施制裁。
  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是另一个利益冲突。随着美国采取步骤加强台湾的威慑力,以此确保中国对其以武力夺取和控制台湾的实力的质疑,以及美国努力加强台湾在国际社会中的声音和自治,预计台湾问题的紧张局势将加剧。
  另一个问题是香港。特朗普总统最近签署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呼吁,如果北京未能在一国两制下维持香港所享有的自由,美国将撤销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中方认为这是对内政的干涉,这将加剧两国关系的摩擦。
  意识形态也是一个潜在的竞争领域。习近平表示,他想领导全球治理改革,并敦促其他国家将中国的发展模式作为一种选择。这些可能是两国之间意识形态竞争加剧的早期迹象。
  问:如果台湾的民意调查是准确的,蔡英文能够再次当选,她的连任将对两岸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相反,如果韩国瑜获胜,您认为两岸关系会有明显改善吗?
  葛来仪:如果蔡英文获得连任,那么两岸关系的未来将会有几种情况。最好的情况是,北京决定必须与民进党政府打交道,并开始与蔡英文的代表进行秘密对话,以找到未来共处的方案,也许可以达九二共识以外的新的两岸关系的谅解。第二种情况是继续维持现状。官方对话将保持冻结。中国将继续对台湾施加经济,军事和外交压力,继续采取其“胡萝卜”和“大棒”相结合的致力于和平统一的政策。在这个可能下,改善两岸关系不是习近平主席的当务之急。第三种情况是最坏的情况。习近平可能会变得不耐烦,可能迫使台湾统一,可能会使用军事力量。我认为,短期内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因为蔡英文将会继续保持谨慎的态度,避免挑衅习近平。最后,使用武力的决定也会受到大陆内部因素的影响。如果韩国瑜获胜(不太可能但并非完全不可能),包括经济协议谈判在内的两岸官方对话可能会恢复。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友好的关系。韩国瑜也发表了一些令北京反感的一些评论。例如,他曾表示,除非北京放弃使用武力,否则不会进行北京与台北的和谈。他还明确排除了“一国两制”作为两岸统一的公式,他说,两岸之间的分歧应该留给下一代。这与习近平在任职之初就曾表示希望不要将两岸关系的问题留给下一代的愿望背道而驰。我认为,即使韩国瑜当选总统,两岸关系的改善也将是有限度的。
  问:蔡英文总统在2016年上任之初推出了新南向政策。您对此政策有何评价?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以及与其他相关国家中,这项政策是否损害了中国的利益?
  葛来仪:新南向政策旨在使台湾更深入地融入更广泛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从根本上加强与18个新南向政策目标国家的人民的对话和经济关系。我认为这并不是要损害中国的利益,而是要促进台湾的利益。北京不希望台湾扩大与该地区国家的关系,但即使中国也可能会说,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并未受到损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外交上从中国转到台湾。那不是台湾(新南向)政策的目的。
  新南行政策是蔡英文第一届任期中仍旧在进行的一项工作。台湾已经制定了详细路线图,并附有具体的执行政策。首先,台湾试图通过倡议等措施,扩大与18个目标国家的贸易和投资,例如建立一系列基金,以通过信贷额度和投资基金,信贷担保和中小企业融资来促进商业投资和基础设施发展。台湾已成功地与印度和菲律宾更新和改善了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协定。迄今为止,台湾还没有与任何其他新南向政策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马英九任总统时,台湾与新西兰和新加坡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到目前为止,蔡英文在这方面的运气不佳,部分原因是北京反对任何国家与台湾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由于简化了许多新南行政策国家的签证程序,台湾在旅游业上取得了一些成功。 2016年,这些国家/地区的旅游业同比增长约15%,其中泰国,越南和菲律宾游客大幅增长。另一个有进展的领域是学生交流。台湾制定了一个新的南向人才发展计划,旨在促进双边人才交流。来自新南向政策国家的学生获得了更多的奖学金,这些国家的台湾学生也获得了更多的奖学金,以寻求学术和专业机会。如果蔡英文再次当选,我们将在新南向政策方面看到更多进展,因为她将继续将其作为头等大事。
  问:您对美国国务院最近发布的题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推进共同愿景”的报告有什么看法?
  葛来仪:新发布的报告是有关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实施情况的更新,而不是战略文件。可以将其称为关于美国政府与该地区国家互动的情况简介。它最重要的贡献是清楚地阐明了印度太平洋自由开放战略的四个目标: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和平解决争端,基于开放投资的自由,公平和互惠贸易,开放协议连通性,并遵守国际法,包括航行和飞越自由。该报告详细介绍了美国为印度太平洋合作伙伴国家提供为“一带一路”倡议贷款的替代方案以及促进该地区透明,非强制性,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的美国倡议。这是特朗普政府最努力,也是最有进展的领域。特朗普政府成立了国际开发金融署,并建立了蓝点网络计划,该计划将与日本和澳大利亚合作,对高质量的基础设施项目进行认证。这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在南中国海等地区,美国的航行自由度有所提高,但仍在努力制定有效的策略来帮助该地区实力较弱的国家在他们的经济专属区扞卫其对能源和鱼类的权利。在这方面仍然需要更多的努力。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5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