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华山一条路——杨安泽如何赢得民主党大会初选提名?

作者:George Yang   来源:美国华人  已有 32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0年7月,威斯康辛州的密尔沃基,民主党人将在此地相聚,举办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如果彼时有一个总统候选人已经在初选中赢得1885(共3769)个民选全国党代表,或者赢得2268(共4535)个党代表,包括初选中当选的党代表加上超级党代表(Superdelegates,如民主党前总统、民主党州长、联邦参众议员,各州民主党主席等)的选票,那么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将会是一个毫无悬念的,为得胜提名人准备的加冕典礼。但是,2020的剧情可能不会如此简单。

2020民主党代
表分布图
  2020的民主党提名之争,尚有6~7个主要的,有机会的候选人在竞争。有的候选人有铁杆粉丝群,有的财大气粗,有的在主要的初选州有主场优势。很有可能到明年7月,会有4~5个候选人带着支持自己的党代表在密尔沃基出席。
  很有可能没有一个候选人有过半数党代表的支持。这种情况下,一个事先没有确定提名人的全国代表大会,被称为Contested Convention(争议大会)、Splitted Convention(分裂大会), 或者Brokered Convention(协商大会) 。
  上一次发生同样的情况,是在1952年。在这种大会中,各个候选人,党领袖,会根据自己手上的筹码(党代表),讨价还价(谁做副总统提名人,如果当选后谁做什么部长、大使等等),通过协商,选出最后的提名人。

已经符合民主党12月份辩论会资格
的候选人(NBC News截屏)
  有望符合民主党12月份辩论会资格的候选人,其中杨安泽目前只差一个民调结果达标。(NBC News截屏)
  在现在声望比较高的候选人中分两派:激进派的沃伦和桑德斯;建制派的代表人物是拜登,不同程度上包括Amy Klobuchar,Cory Booker和Pete Buttigieg。
  激进派的竞选政纲包括通过加税来提供免费大学,政府健保等等。建制派候选人的政纲相对比较模糊,在民主党初选选民群内主要卖点是能赢特朗普。
  候选人杨安泽的定位可圈可点:
  1、他没有被定义为激进派,也没有被定义为建制派。是两派之间的自由人。
  2、他有一个很明确的中心政纲——全民基本收入(UBI)。在其他的议题留有空间,他可以是任何人的盟友。
  3、不像拜登、沃伦等,杨安泽在华盛顿没有团队。各位华盛顿的民主党大佬都有可能把自己看作是杨安泽团队的成员。
  形势如此,如果明年7月民主党真有一个“争议全国代表大会”,在什么情况下,杨安泽有可能游刃于两派之间,成为桥梁,成为权力经纪人,甚至成为建制派和激进派都能接受的协约提名人?
  加州成为2020候选人必争之地
  每四年一次总统初选,次次不同。今年最大的改变,是加州把以往6月的初选提前到3月。在民主党大会选举产生的党代表中,加州占11%。加州的选举结果,将影响各候选人的筹款力度,媒体声势,选举团队的斗志以及影响之后各州的选情。
  本来,加州民主党此举是想帮助加州联邦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可惜哈里斯是一个有野心没水平的角色。第一次辩论有点亮点之后,就一路败退,应该会在加州初选前退选。如果她在加州惨败,将被加州民主党内更有野心的少壮派群起而攻之。(编者注:本文完稿于一周前,Kamala Harris已经于12月4日宣布将退选。)她一退出,加州的416票将是每个其他候选人垂涎的肥肉。

12月3日,Kamala Harris宣布退出总统竞选。(Moth
er Jones截屏)

“争议全国代表大会”下候选人可能得到党代表票数假设分布图(制图:George Yang)

“争议全国代表大会”下候选人可能得到党代表票数假设分布数据(制图:George Yang)
  哈里斯之外的候选人,有中西部的,有常住华府的,有东北纽约的。杨安泽的地域标签最不明显。除了加州,杨安泽在一些亚裔较多的大州也应发力角逐,如德州(228票) 、佛罗里达(219票) 、宾州(153票) 、华盛顿州(89票), 以及大苹果纽约(224票)。
  15%魔术生死线
  初选和大选不同,不是赢家通吃。只要某个候选人在一个州,或者大州的一个选区,民主党初选得票超过15%,他(她)仍然可以按一定比例赢得党全国代表名额,或给他(她)点名的党代表。
  如果杨安泽平均地在全国范围赢得10%的初选票数,他会有零(ZERO)个党代表。在全国代表大会自然也没有任何筹码。但是如果他能够在一个大州如加州突破15%呢?以下是两个假设场景:


(制图:Geo
rge Yang)
  加州416个民主党党代表名额,144个按全州选举结果分配。另外272个根据2016大选民主党投票人数分配到每个众议院选区。
  如果杨安泽能够在加州范围之内超过15%,意味着他在三藩市湾区,大洛杉矶众多的民主党国会选区得到超过15%的票数。民主党越多的区,分得的党代表名额越多。假设杨安泽得到加州416个党代表名额中的80到110个,他在加州得票就达到15%。如果杨安泽能够在其他大州取得相似成绩,那么杨兵团在密尔沃基全国代表大会将掌握着377(10%)个党代表的筹码。
  争议全国代表大会的博弈
  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在初选赢得必须的票数,全国代表大会的第一、二轮的程序还是要照走。第一轮:民选全国代表(Pledge Delegate绑定代表)按照选举结果投票,只能投给绑定的,提名他们的候选人。第二轮:超级党代表(Superdelegates)参与投票。如果第一轮投票有某位候选人票数已经很接近50%,而且遥遥领先其他候选人,有可能超级代表们会统一意见,推这个候选人越过终点线。如果过了第二轮投票仍然没有赢家,每一个党代表都可以自由投票,而不再绑定给某一个候选人。
  这个场景1952年之后就没有发生过。1952年之后两党的初选规则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在今时今日的媒体环境、全国舆论的关注中,18、19世纪几个党内老大边抽雪茄边讨价还价的场景很难复制。新人如布提及格, 杨安泽应有公平竞争的空间。
  在2020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很有可能是激进派(沃伦, 桑德斯)和建制派(拜登, Buttigieg等)各持40%+,民主党激进派不会轻易接受代表华府一贯方针、代表华尔街、代表诉讼律师行业的民主党建制派候选人。华府、华尔街的大金主也已经放话, 绝不支持沃伦代表的激进派。

民主党候选人杨安泽(Pho
to courtesy of Gage Skidmore | Flickr)
  这个时候,还没有被贴标签的杨安泽,作为新人、局外人,既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也有一些大金主的支持;有一个重要方针议题, 在其他议题上的空白也留给各方一定的想象空间。杨安泽可能带来密尔沃基的三、四百党代表将会是主要的中间力量。杨安泽和支持他的党代表,将成为两边都会争取的桥梁和权力经纪人,甚至成为两方都愿意接受的协议提名人。2020民主党党内初选光怪陆离,一众州长,参议员已经纷纷落马,说不定就以这样一个、两年前难以想象的结局收场。
  给杨安泽建议的to-do清单
  - 少树敌,建立和民主党各个派系的桥梁;
  - 西进加州,华盛顿州,内华达,俄勒冈;
  - 争取黑人社区支持,不要不战而将票仓拱手送给拜登和Booker;
  - 南进南北卡,乔治亚,德州,佛罗里达;
  - 争取超级党代表,特别是新晋联邦众议员;
  - 在重要州建立地面作战部队;
  - 如果能进入民主党大会,要紧密团结理念非常相近的党代表。
  作者简介
  George Yang(杨承志)
  2012年:San Mateo郡共和党青年团副主席
  2012年~2016年:共和党全国代表
  2014年:加州副州长候选人
  2016年~2018年:加州共和党大会三藩市区域主席
  2018年至今:Menlo Park姐妹城市委员会主席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6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