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贾敏:撞向冰山的美国梦

作者:贾敏   来源:人大重阳  已有 39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是否已经衰落?”自2008年次贷金融危机引发全球经济与政治秩序动荡之后,有关此类话题的讨论争辩从未停歇过。有观点认为,长期以来美国推行外交单边主义与军事黩武政策,基础设施落后陈旧,社保医疗问题丛生,这些都激化美国民众的强烈不满,以“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代表的社会抗争事件频发,都是美国衰落的显着征兆。异议者则认为,尽管不确定因素加大,美国的经济规模依旧占据世界首位,其创新能力、研究型大学、诺奖获得者、资本吸引能力等指标依旧遥遥领先世界各国。美国实力虽今非昔比,其超级大国地位依旧会维持很长段时间。
  诚如众多观察者所指出的,美国当今超级大国地位的维持,靠的是过去数十年间引领经济全球化得以收割发展红利。与此同时,美国社会及其民众却在这轮全球化中失去更多:他们的失望与愤怒每每被过滤与曲解,成为被美国和世界所遗忘的人群。因此,从这个维度来看,当我们探讨“美国衰落论”的本质时,恰应追问美国社会及其民众究竟出现何种问题,其未来趋势如何,对美国及世界格局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由三位美国社会学研究者共同撰写的《新阶级社会:美国梦的终结?》一书,可被视作对这一问题展开严肃探讨,提出深度阐释的学术力着。该书作者指出,在过去四十年里,美国社会的不平等与阶级固化现象日益严峻,新兴的超级阶级垄断和掌握大量社会资源与流动渠道,这如同一座横亘在地平线上的巨大冰山,遮蔽了中产阶级前进与向上流动的希望。曾经众人追捧的美国梦不再触手可及,社会极化趋势令人担忧,社会变革势在必行。
  与其他同类着作相比,《新阶级社会》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在美国学界独树一帜。该书客观罗列美国业已存在的阶级矛盾与各类特权现象,剖析主流舆论忌讳社会深层次问题背后的交易潜规则,揭露美国政治经济与文化精英的道德虚伪性,论证充分,数据翔实,观点鲜明。可以说,这是一部真正从美国普通民众立场和道德关怀视角出发,忧虑美国未来的着作。对于中国读者而言,这亦是一部从局内人视角审视美国的一手观察作品,其内容具有相当的思辨性与启发性,能够帮助我们更为全面、深刻看待当前美国社会的转型与蜕变。
  美国梦的黄昏:从希望到失望
  曾几何时,美国梦是美国人向世界宣扬其价值理念与生活方式的最佳代言。但今日美国梦所留给民众的,失望要远远多于希望。
  美国梦是由美国作家詹姆斯·特拉思洛·亚当斯在大萧条时期所提出的一种生活信念。在其1931年出版的着作《美国史诗》中,亚当斯热情讴歌美国之梦,“这里能让每个人的生活变得更好,每个人都能根据其能力获得成就……这不仅仅是关于汽车和高工资的梦想,而是一个真正良好社会秩序的梦想。在这个梦想中,每一位男女都能实现其人生的最高价值境界。”
  亚当斯提出美国梦的时候,恰逢美国遭遇至暗时刻,经济萧条带来的贫困与绝望让美国人倍感困惑。幸运的是,罗斯福新政与随后的世界大战将濒临破产的美国经济带回繁荣复兴的正轨,让千百万美国人重新拥有体面舒适的工作。战后年代见证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全面崛起:他们的收入逐年增长,物质丰裕;子女拥有健全优质的教育医疗,生机勃勃;政府与社会允诺提供广泛的就业与生活保障,只要勤勉工作,命运就有改变的可能。这些元素构成了现代美国梦所需具备的三大核心要义:充足的就业机会,完善的社会保障,自由的阶级流动。
  然而,这种乐观的进步趋势在上世纪70年代戛然而止。《新阶级社会》一书通过数据和图表展示,衡量现代美国梦的三大指标全面衰退。从战后至1973年,美国普通家庭平均年收入实质增长有两倍之多,而之后的四十年间则始终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劳工阶级的收入递减尤为明显。剔除通货膨胀等因素,每隔十年美国家庭的年收入都在递减。随着全球产业链的兴起与美国公司外包业务的兴盛,普通家庭的收入与工作机会获取都出现明显的两极化趋势: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的现象愈发明显。
  衡量阶级分化的指标并非收入一项。《新阶级社会》作者明确指出,当今美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并不构成真正的中产阶级。数据表示,在过去四十年间,美国稳定长期的工作岗位锐减、中短期职位骤增。其次,传统由雇主支付的职业医疗保险逐渐由劳动者自己支付,从1980年的26%升至2010年的80%;在家庭医疗保险领域,这个比例已经升至91%。这种由雇佣方主导的“成本转移”让普通家庭不堪忍受。据2011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20%的美国家庭在支付医疗账单方面存在困难,其中一半的家庭表示他们完全无力支付任何医疗账单。在中产阶级子女是否能向上流动的指标里,《新阶级社会》研究表明,战后婴儿潮所出生的子女中,约有四分之一能够上升到更高的社会阶层,将近一半的群体则从中产阶级下滑至更低的社会阶层,而这与子女是否接受大学教育并无直接关系。总之,能够供给中产阶级及其后代的资源愈发稀缺,稳定、有保障、可持续的社会生活环境正在逐渐远离民众的视野,美国梦曾经允诺给予的那种生活的希望,正在被深深的失望所取代。
  超级阶级的胜利: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冰山
  当劳工阶级与他们的美国梦渐行渐远之际,另一个在美国兴起的超级阶级联盟正在掌握美国的政治经济与文化领域的主导权与话语权。超级阶级主要由大型跨国公司精英、主流媒介经营者、文凭阶级和华盛顿政治圈所构成。他们通过各种有形与无形的方法与手段,挤压前者的生存空间及其在大众传媒上的存在感,以期营造出一个表面上和谐与有序的国家形象。
  新自由主义是超级阶级信奉的主流意识形态,它兴起于上世纪70年代。这个理念排斥新政以来美国所奉行的有为型政府治理模式,反对政府对于社会事务的干预和对经济领域的调控,称颂市场机制乃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核心要素。在新自由主义的标榜下,超级阶级发起了限制联邦政府行政权力与支出,减轻高收入群体所得税,以及削弱工会及其他社会组织对于劳工利益的维护和影响力。作者把这个称作是美国的阶级战争,其目的就是要强化和维护精英阶级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利益方面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首先,超级阶级维护的是大型公司与资本集团的利益。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精英阶级始终游说政府降低富人与公司收入所得税,放松联邦政府对其监管。为了达到目的,超级阶级大量雇佣游说组织和各类政治掮客前往华盛顿展开各类活动。2010年美国华盛顿各类活跃的游说组织已达2000家之多,每年游说活动的支出总额已达40多亿美元之巨,而这些政治活动资金最终都流入了华盛顿各级政客官僚的腰包之中。
  其次,超级阶级借助经济全球化,削弱劳工阶级的抗争能力。除常见的借助外包降低生产成本的缘由之外,本书作者指出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大型公司即选择将商品生产与服务转移至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以此来削弱工会维护劳工权益的正当性。此外,美国公司联合地方政府攻击并削减工会代表工人的集体谈判权力,这使得后者无力与资方抗衡。资方还通过各种方式妖魔化工会的形象,使其成为保守愚昧的代名词,让人闻之色变。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私营企业中仅有6.6%的雇员属于工会成员,而各州立法会依然在推进降低政府行政部门的工会成员比例。
  第三,超级阶级借助媒体议题,消解劳工阶级的抗争声音。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各地的社会抗争运动风起云涌,公众对经济不平等的关注亦大为增加,媒体对此报道也显着加强,但仅持续一段时间后,此类报道再次销声匿迹,深度评论更是不见踪影。其缘由为何?
  在本书作者看来,美国大众媒体究其本质都属于超级阶级的利益同盟者,与华盛顿政治圈有着密切联系。在大众传媒乃至社交媒体上,媒体精英有能力进行有针对性的话题投放,混淆议题转移公众视线,甚至营造虚假攻击目标。其中最为显着的例子,就是美国媒体污蔑中国与中美经贸往来乃是导致美国产业工人大量失业之根源的系列扭曲报道。正如我们通过《新阶级社会》所了解到的,美国劳工阶级衰败的最深层问题,乃是美国社会权力极化与劳工阶级话语权被消解的共谋产物,但是我们几乎不会在媒体上看到此类的报道与评论,而这些都属于冰山之下的美国禁忌,多数普通民众对此几乎闻所未闻。
  从美国梦到美国病:当下的启示
  如果说美国梦的时代积重难返,那么美国当前面临的内外困境,或许更可以用“美国病”来指称,或有某种新的意蕴。
  美国病的根源在于,精英阶级从根本上漠视民众对于美好生活的积极向往,他们对民众的生活疾苦没有任何道德上的愧疚与自责,所谓的社会担当与责任意识更无从谈起。
  美国病的错觉在于,迷信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单纯收入增长与物质丰裕,忽视了全球化时代对于社会资源与秩序的建立与维护,民众没有真正的获得感,中产阶级的精神与价值危机由此蔓延。
  美国病的危险在于,当主流媒体刻意曲解、屏蔽来自失落中产阶级的声音与抗议,后者的绝望也将转变为偏执与咆哮,进而成为美国社会生活中的一股危险潮流。当前高涨的美国民粹主义思潮,正是这种积怨所诱发的产物,并被某些政客和利益集团加以驱使操纵。

  作者:贾敏,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原刊于12月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0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