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美专家:特朗普未能兑现承诺,美国的海外“包袱”不减反增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27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副教授保罗·麦克唐纳(Paul K. MacDonald)和圣母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约瑟夫·帕伦特(Joseph M. Parent)近日在《外交事务》期刊网站撰文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承诺要让美国从全球收缩,但事实上,他不但未兑现承诺,反而加重了美国在海外的“包袱”。
  文章摘要如下:
  特朗普多次承诺,要让美国从代价高昂的海外冲突中抽身,撤回美国军队,摆脱繁重的海外负担。但在执政近三年后,特朗普仍未兑现承诺。
  特朗普并未显着改变从奥巴马那里接过来的美国在全球的军事足迹,也没有转移保卫美国盟友的沉重负担。相反,他加重了美国的军事负担,加大或维持了美国对阿富汗、叙利亚和其他地区冲突的介入。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特朗普都与其前任截然不同,但涉及到军队部署和其他海外防御承诺时,他基本保留了前任留下的棋盘。
  美国的海外驻军增加
  衡量特朗普是否在海外收缩的最显着指标是驻外美军人数的变化。根据五角大楼国防人力数据中心的数据,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几个月,大约有19.8万名现役美国军人被派往海外。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的最新数据是17.4万人。但这种差异只不过是因为统计方式有别。从2017年12月开始,国防部开始将部署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美军排除在其官方报告之外,理由是必须“保护我们的军队”。如果把这三个国家的驻军人数加进去,目前驻外美军总人数大约是19.4万人,大致相当于特朗普上任时的人数。
  特朗普未能减少美国海外驻军的主要原因是,每次宣布撤军后,他都会改变立场。以阿富汗为例,特朗普在当选之前称阿富汗战争是个“可怕的错误”,并宣称现在“是时候回家了”。然而,特朗普上任后,驻阿美军人数增加了约50%。虽然后来五角大楼撤回了一些士兵,但仍有约1.25万美军留在阿富汗,而特朗普上任时,这一数字约为8500人。
  叙利亚北部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特朗普于2018年12月突然下令撤出美军,并在今年10月宣布将撤出剩下的1000名士兵。但最终,五角大楼官员再次说服总统留下近90%的美军来守卫附近的油田,其余的人将被重新部署在该地区,而不是回国。
  特朗普成功要求撤军的一个地方是非洲。五角大楼宣布从2018年开始分阶段撤出驻扎在非洲的数百名美军。但美国在非洲的驻军人数一直相对较少,大约只有7200人,而且由于西非的反恐行动仍很活跃,军事指挥官建议将拟议的削减减少一半。
  此外,特朗普在中东和欧洲背上了新的军事承诺。为了应对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他授权向波斯湾增派约1.4万名士兵,其中约3500人负责保护沙特的石油设施。特朗普还同意向波兰增派1000名士兵,且正与波方就未来在波建立永久性军事基地进行谈判。
  简而言之,特朗普的摇摆不定导致他并没有真正减少海外驻军的人数。
  美国军费增加
  竞选时,特朗普承诺将减少美国外交带来的财政负担。他特别强调,将要求“忘恩负义”的盟友为美国的安全援助支付更多资金。然而,特朗普在敦促北约国家兑现2014年的承诺(10年内将GDP的2%用于国防)方面收效甚微。
  特朗普上任时,29个北约成员国中只有4个(英国、美国、爱沙尼亚和希腊)达到了这一门槛。此后又有4个国家(波兰、罗马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实现这一目标,但主要是因为它们的支出本来就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与此同时,英国的国防开支实际上下降了,预计将保持在2.1%左右。法国的国防开支占GDP的比例预计将从1.8%上升到2%,但这要等到2025年。德国要到2031年才能达到2%的目标。即便假设这些不太大的涨幅是对特朗普的回应,到2019年底,这些涨幅加起来也不会超过380亿美元。
  此外,美国在欧洲以外的重要盟友也在反抗特朗普提出的分担责任的要求。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军费开支分别徘徊在GDP的1%和2%左右,与特朗普当选前的水平大致相同。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紧张时,韩国确实大幅增加了国防开支。但在特朗普执政期间,韩国国防开支占GDP的比例几乎未变。近年来,沙特的国防开支大幅下降,从2015年的872亿美元降至去年的675亿美元,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沙特对美国的补偿有所增加。
  由于美国的盟友不愿支付国防费用,特朗普政府被迫承担了大部分费用。过去三年,美国国防开支增加了1390亿多美元,从2016年的6110亿美元增加到2019年接近最高纪录的7500亿美元。而且这一切都发生在特朗普2018年称军事预算“疯狂”之后。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特朗普都给美国带来了与他上任时相比更大的财政压力。
  打破承诺却无需承担后果
  特朗普自诩的交易能力本应让美国摆脱代价高昂的海外责任,但这位“交易大师”一次又一次失败:特朗普不仅未能结束美国“永久的战争”,而且可能因他在伊朗和朝鲜问题上拙劣的外交努力而引发另一场战争。
  特朗普很快就把这些挫折归咎于“深暗势力”。根据这种说法,总统致力于削减海外负担,但其顾问和官僚们设法阻挠他。事实上,总统能毫不费力地赶走令他不满的顾问,他似乎总能从部下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总统的支持者提出了一种辩护,称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等人阻碍了特朗普的削减工作。但是,除了从叙利亚撤军引发一些争议(而且是围绕少数士兵的争议)外,共和党人已经给了总统足够多的支持,帮助他追求外交政策目标。
  美国的军事足迹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存在,海外承诺随之而来。尽管特朗普的言论与现实严重背离,但他在国内未承担任何后果,这是因为共和党中几乎没有人让他承担责任。在如今政治极化的背景下,无论有多少竞选承诺被打破、多少外交政策以失败告终,大多数选民还是会坚守自己的政党。只要大多数美国人想在自己不用掏钱的情况下让美国看起来强硬和有影响力,政客们就不会因为与选民身处同一个幻想的世界而受到惩罚。政客们可以承诺要作出巨大改变,避免艰难的选择,继续得过且过。然而,这或许是一种赢得选举的方式,但绝不是管理超级大国的方式。

  本文编译自《外交事务》期刊网站文章Trump Didn’t Shrink U.S. Military Commitments Abroad—He Expanded Them。作者: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副教授保罗·麦克唐纳(Paul K. MacDonald)、圣母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约瑟夫·帕伦特(Joseph M. Parent);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0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