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贯穿特朗普任期的修墙之举有多难?

作者:钟小姣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关键词:美墨边境墙;特朗普;党派极化
  摘   要:修建美墨边境墙是特朗普最重要的竞选主张之一,但是由于资金问题,这个主张兑现得十分艰难。美墨边境墙资金困境折射的是美国政治的极化,当前美国政治环境下跨党派合作的艰难使特朗普的修墙之举困难重重。

  美国国会需要在圣诞节到来之前通过一项财政预算法案,来保证美国政府不会因资金问题关门,虽然民主共和两党都迫切希望尽早通过这项法案,但目前最大的障碍仍难以解决——在特朗普的修墙资金上,双方都不愿轻易妥协。
  修墙之路
  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上修建一道坚固的墙以阻挡非法移民和毒品走私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时做出的承诺,当时,这一承诺吸引了美国南部大量白人选民的支持。特朗普上任后,竞选时做出的种种承诺几乎都在一一履行,譬如为解决贸易逆差问题,对国际、国内经济影响巨大的贸易战说打就打,但是修墙这件事一直进行得很不顺利。
  资金是特朗普的修墙计划中最大的问题。特朗普在竞选时声称让墨西哥出资建墙,事实上墨西哥同意出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特朗普修墙的资金只能来自国会拨款。然而,特朗普上任之初,在边境墙资金方面,共和党并没有给予多少支持,虽然当时共和党占据国会参众两院多数席位,但是共和党议员并不认为修墙是一项需要优先考虑的议题,对拨款事宜迟迟没有做出回应。2018年众议院换届后,民主党占据多数席位,对特朗普尤为不满的民主党人更不可能为修墙拨款。
  2018年末至2019年初,关于修墙资金的博弈发展到白热化阶段。因为特朗普要求的57亿美元修墙资金大大超出了国会能允许的16亿美元,2019财年预算未能在2018年底被国会通过,造成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政府关门。据Statista报告,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到2019年1月,美墨边境墙的建设进度为0。迟迟未能兑现竞选承诺引发支持者的不满,这让特朗普感到焦虑。因此,在双方不愿妥协的情况下,特朗普动用总统权力,于2月15日宣布美墨边境处于紧急状态,调动约81亿美元军费进行边境墙建设。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随后投票通过了一项反对该紧急状态的决议。特朗普并没有退让,而是动用总统的否决权否决了这项决议,将36亿美元国防资金挪用到修墙上。
  此后,边境墙开始修建,但似乎沦为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的形象工程。据Vox网站报道,正在修建的边境墙能够被轻易地凿穿和翻越,并非特朗普宣称的那样坚固。在2020总统大选来临之际,深陷“弹劾门”的特朗普更执着于边境墙的建设,对边境墙的重视让美国社会更加撕裂。
  谁在反对
  边境墙的支持者认为边境墙能解决非法移民、毒品走私等对美国社会和边境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的问题,但这并非美国社会的共识。据皮尤调查中心的报告,从2016年至2019年,一直有将近六成的美国民众反对修建边境墙。黑人、西班牙裔等少数族裔、年轻人和受教育程度高的人更反对建墙。这些群体反对的理由各不相同。
  最主要的分歧在于对非法移民和毒品走私的态度差异。美国白人因非法移民抢夺其工作机会和威胁其主体族群的地位而排斥非法移民,但黑人等少数族裔因自身的少数地位和祖辈的移民经历对非法移民往往持有同情心;年长者在毒品问题上更为保守,对毒品的危害性认识更深,而年轻人对待毒品的态度更加开放,如大部分年轻人都支持大麻合法化,因此对建墙以阻挡毒品流入美国不以为意,而且,年轻人对美国的自由价值观的支持往往更加坚定,对牺牲自由来解决毒品问题的方式并不赞同;受教育程度高的美国精英既在精神上坚持美国价值观,又在现实中远离被非法移民和毒品等问题困扰的社会底层,他们对这些社会问题没有切身感受,却看到了媒体报道的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下、美墨边境墙处非法移民骨肉分离的悲惨遭遇,更倾向于选择扞卫自由和人权。此外,修筑边境墙可能导致环境破坏,致使一些环保组织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停止边境墙建设。维护环境这一立场也备受更理想化的年轻人和美国上层精英的支持和赞赏。归根结底,还是理想信念价值观和现实利益的冲突。
  极化的党派态度
  在特朗普边境墙问题上的分歧加剧,反映了特朗普任期内党派极化愈发严重。虽然从整体上看,反对边境墙的美国民众比例一直维持在六成左右,没有明显的波动,但从党派来看,共和党内对修墙的支持率从2016年的63%上升到2019年82%,即如今大部分共和党人持支持态度,民主党内的支持率则降至6%,即绝大部分民主党人持反对态度,党派态度出现明显对立,且差距一直在扩大。
  极化的原因繁多,美国社会的分裂是其基础,传媒技术的发展则是催化剂。特朗普之前的美国传统政治精英并未重视非法移民等问题给美国南部中下层白人带来的冲击与利益损失,扞卫美国自由信念的上层精英与被现实问题困扰的中下层民众的诉求相对立,使这些民众反精英反建制的情绪愈发突出。社交媒体的发展,情绪化语言的使用,碎片化信息的传播,后真相时代的来临,让受教育程度不高的民众疏于思考且易被激怒,逐渐偏离温和派,往激进方向发展。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利益受损的南部中下层白人将面临的问题归咎于边境管理太过疏松,相信简单的修墙之举就能解决问题。以修墙为主要政策主张的特朗普用这部分选民易于接受的方式迎合了他们的需求,成功入主白宫。
  民众极化与政党极化相辅相成。民众极化导致温和派政客不受欢迎,选出更多的激进派议员,加剧政党极化;政党极化使激进派议员影响力增加,其发表的极端言论会影响选民对某些问题的态度,或许使之从中立变得极端,此外,政党极化伴随着党内意识形态趋同和党间意识形态差异增大,两党的妥协变得更难,斗争则更激烈,导致民众不得不选边站队,被迫地沿极化趋势发展。政党极化导致两党极力与对方划清界限,通过放大差异、提出更激进的政策主张来塑造本党特征,而非在差异中寻求最大程度的共识以实现大多数人的利益。具体论及修墙一事,民主党愈发执着于扞卫自由和平等,重视保障少数族裔的权利,为非法移民提供人道主义的帮助,由于其政策主张过于强调美国价值观,忽视了现实利益冲突,也没有提出化解这些矛盾的措施,迫使感到被抛弃的南部中下层白人只能转向共和党。民主党对少数族裔的重视引发部分白人的反弹,厌倦了各种“政治正确”的话语的他们将歧视移民、丑闻缠身却直白地维护现实利益的特朗普送入白宫。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的就任在一定程度上使共和党“特朗普化”,在国会议员换届选举上,不少追随特朗普、赞同其政策主张的共和党候选者成功当选,使共和党进一步右倾,这一变化使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地位更加稳固,譬如,当选之初对其修墙之举没有给予支持的国会共和党人如今却在弹劾危机中力挺特朗普。
  民众极化促使特朗普为稳固支持率必须坚持修墙,政党极化则导致在修墙一事上两党无法达成妥协,资金迟迟无法到位。特朗普不是第一个提出要修建美墨边境墙的总统,在他当选之前,美墨边境墙已然存在。早在1990年,为了防止非法入境,美墨边境的圣地亚哥市已经开始修建屏障,到1996年,美国国会授权在边境修筑更多的屏障。但是,随着这些年极化现象的加剧和政党领袖对政党的控制力加强,跨党派合作变得艰难,在建墙这种分歧巨大的事情上更难以妥协——政党不能妥协,否则会失去支持者,议员不能妥协,否则会面临全党指责。
  未来会怎样
  因为修墙拨款问题,2018年底,财政预算未能在国会通过,转眼又到2019年末,2020财年政府预算依然在修墙资金这道坎上受阻。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对预算能够通过表现出信心,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却表示担忧,而共和党的参议员露西尔·罗伊鲍尔(Lucille Roybal-Allard)则坦言这要看民主党能从谈判中得到什么。
  财政预算中能为特朗普的边境墙计划拨款多少尚无人知,但如今的特朗普应当是不能再任性地让政府关门来威胁民主党了,毕竟,修墙是为了兑现竞选承诺保住支持率,而深陷弹劾危机已使选民对他滥用权力感到不满,再为修墙滥用总统的否决权、打破国会对行政权的制衡,只怕得不偿失。
  美墨边境墙是美国政党极化的反映,特朗普会尽力促成此事,但若总统之位落入民主党人手中,边境墙只怕会和TPP、奥巴马医改法案一样半途而废。

  参考文献:
  [1] CAITLIN EMMA. (2019). Lawmakers sprint to settle spending billsdespite border wall hangup.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19/12/06/congress-spending-bill-government-shutdown-077228[Accessed 11 Dec. 2019].
  [2] Catherine Kimcatkim. (2019). Trump said the new border wall was “impenetrable.” Smugglers are sawing through it.[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vox.com/policy-and-politics/2019/11/2/20945336/trump-border-wall-smugglers-saw-us-mexico[Accessed 11 Dec. 2019].
  [3] Li Zhou and Ella Nilsen. (2019). Congress passes bill to avertanother government shutdown.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vox.com/2019/11/21/20970582/congress-spending-bills-border-wall-government-shutdown[Accessed 11 Dec. 2019].
  [4] 谢韬,张传杰.从边境墙拨款之争看美国政治的极化[J].当代世界,2019(06):45-53.
  原文摘自《美国政治》总第467期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5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