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解味
当前位置:首页>知音解味

斯大林设下完美的诡计,美国上了当,毛主席却找出唯一破解之道

作者:王正兴   来源:今日头条-这才是战争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950年6月25日,人民军越过三八线对韩国发起统一战争。不幸的是,这场本该是朝鲜人民内部的统一战争迅速演变为大国博弈的角斗场。战争起因自然是出自朝鲜人民统一国家的迫切愿望,同时也是斯大林为苏联谋求利益的一项战略举措。
  值得注意的是,斯大林一直以来并不支持朝鲜谋求统一的愿望,苏联满足于朝鲜半岛保持现状。根本的原因自然是苏联在战略重心在欧洲。可是在1950年1月30日,斯大林突然亲自致电给什特科夫(时任苏联驻朝大使),告诉他:“我理解朝鲜同志的不满,但应该理解,想对南朝鲜采取如此重大的举措,是需要有充分准备的。这件事必须组织好,不能冒太大的风险。如果想同我谈此事,那么,我随时准备接见他并同他会谈。请把此事转告他并且告诉他,在这件事上我准备帮助他。”[1]
  斯大林之所以改变之前的态度,转为支持对韩战争,沈志华认为斯大林的主要考量在于:
  一、毛主席正在苏联与苏方谈判《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斯大林致电给什特科夫的同日,苏联已被迫接受中国关于旅顺、大连和长春铁路的草案。这样一来使得苏联在远东失去了雅尔塔条约所获得的全部好处。
  斯大林突然转为支持战争,是因为斯大林迫切需要给苏联找到新的不冻港,这也是俄国在远东地区几百年来诉求。而朝鲜南部的釜山、仁川等港口可以代替旅顺、大连的作用。
  二、美国明确表示韩国不在其太平洋防线范围内,苏联和朝鲜都相信了此点,并做出了美国不会干涉的乐观判断。
  但是这个两点似乎并不正确。
  道理非常简单,如果苏联真的想得到朝鲜半岛南部的不冻港,那么其外交官就会全力在成功湖阻止美国,而不是长期缺席并拒绝参加安理会会议,实际上为美国使用“联合国”名义干涉打开绿灯。
  只要美国干涉,朝鲜的战败只是时间问题,只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的问题。斯大林不可能不考虑美国干涉的可能性,哪怕斯大林乐观估计美国不干涉,也势必有应对美国干涉的预案。这是因为美国虽然宣称朝鲜半岛不在其防线内,但苏联获得朝鲜半岛全部控制权,将对美国防线中核心要点日本产生极其严重威胁,美国不可能坐视不理。
  而事实上,在面对美国干涉时,斯大林似乎除了发脾气之外没有任何应对手段,也没有相应预案。没有预案,没有手段,其实正是斯大林原本的预案。
  我们来分析这场战争可能导致的结果。
  一、人民军获得胜利,那么苏联将获得朝鲜半岛的不冻港。
  二、美国干涉。
  1、朝鲜顶住了美国反攻。那么苏联仅用一个代理人就吸引了直接对手美国,自然大占便宜。
  2、朝鲜战败,中国不出兵。苏联的空军及地面防空部队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我国东北地区。
  3、中国不出兵。战争有进一步扩大到东北地区的危险,按照盟约,苏联陆军可以名正言顺的大规模进入东北地区。
  4、中国出兵。苏联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一样可以名正言顺进入东北地区。
  可见,无论朝鲜战败后情况往哪个方向发展,苏联都有借口以帮助中国为名保持它在东北地区的军事存在,通过这种方式重新拿回《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失去的利益。
  三、中国出兵。
  1、获得胜利。苏联还是拿到朝鲜半岛上的不冻港。
  2、遭到失败。苏联还是得到上述第二条中利益。
  3、形成僵持。美国的力量将被长期牵扯在朝鲜半岛。
  综上所述,无论战争的情况向哪个方向发展,苏联都将获得利益。
  归纳如下,苏联可能获得的利益有:1、获得朝鲜半岛不冻港;2、维持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利益;3、深化与中国的捆绑关系,加强中国对苏联的依附,使中国成为其在远东地区的马前卒;4、在欧洲趋于守势的情况下,以迂为直,将美国的力量诱骗至亚洲,以获得总体战略的均势。
  这是一个试图同时削弱美国和中国,强化苏联利益的极高明谋略。在这个谋略中无论美国、中国或者朝鲜,都只是斯大林手中的棋子。
  作为最顶尖的战略家,斯大林的计划几乎完美无缺。按照斯大林的设想,无论美国或中国如何应对,苏联都将是最后的赢家。
  (时任苏联驻朝大使什特科夫)
  斯大林的计谋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取决于美国或中国如何 “配合”。如果美国坚持1950年1月12日艾奇逊公开声称的太平洋防线,朝鲜半岛将在斯大林意愿下获得统一。苏联将获取该地区的全部利益。
  然而不成熟的美国做出了过激的反应,将台湾问题与朝鲜内战挂钩,直接派出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武力干涉中国内政。这个举动严重影响了中美之间的互信,早在1949年12月23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台湾从历史和地理上看,是中国的一部分”,“(对美国而言)台湾没有特别的军事重要性”。
  1950年1月5日,美国时任总统杜鲁门进一步阐明了美国的对台政策:“美国对福摩萨(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福摩萨获得特别权力或建设军事设施,美国也不拟用武装力量干涉现在的局势,美国政府不会寻求卷入中国的内部冲突,同样,美国政府将不会提供军事援助或顾问给福摩萨的中国军队。”
  这些声明的基础上,美国突然把台湾问题与朝鲜内战挂钩,这不仅仅是一种违背承诺,更是公然直接与中国为敌。所以,从那个时候起,美国成为中国的敌人至今。这并不是中国一定要把美国视为敌人,而是美国首先把中国视为敌国。
  这个举动充分说明了当时美国人的傲慢和对中国的轻视。在缺乏强大海空军的情况下,中国被迫搁浅了解放台湾的计划。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美国派出了第七舰队,中国被迫停止对台军事行动,并不意味着中美两国之间没有回旋余地。美国的行为虽然严重影响了中美关系,甚至可以说是致命影响。但是这一行动本身对中国的威胁程度并不算非常严重。
  另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如前所述,充分表明了美国对新中国的轻视。用另一句话来表述,美国不认为中国是棋盘上的棋手,而认为中国是棋盘上的棋子。对台湾的侵略只是美国对苏联进攻的一种反应,在这个反应里,中国应有的地位没有得到美国的重视。这也为后来的战争埋下了伏笔。
  随着美国全面介入朝鲜战争,朝鲜人民军很快就遭到了惨败。在美国的强势面前,斯大林表现出了一定的“软弱”。在得知美国国会批准美国全面介入朝鲜战争后,斯大林一面督促朝鲜加快战争进程[2],另一面却明确指示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不得参加安理会会议”,给美国干涉朝鲜打开方便之门[3]。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研究历史问题,不能仅仅通过一份史料得出片面的结论。苏联代表故意缺席联合国安理会确实是苏联试图把美国引诱到亚洲的铁证。但是并不能根据此点得出单一的结论,因为斯大林的计谋考虑到了方方面面诸多的可能性,将美国拖入泥潭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对于斯大林的“软弱”,美国再次误判。
  随着朝鲜人民军的惨败,得意忘形的美国犯下了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战略错误。在仁川登陆前的9月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定稿了第81/1号文件,直接提出美军越过三八线,消灭北朝鲜军队。并在9月11日由杜鲁门签署生效[4]。9月27日,经杜鲁门批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向麦克阿瑟发出指令:向三八线以北地区实施军事行动[5]。
  越过了三八线试图武力统一朝鲜半岛。这种情况自然是中国绝对不能接受的。但是中国面临着两难的处境,斯大林试图“祸水东引”,把朝鲜战争的烂摊子丢给中国;而美国狂妄的北进又真真切切、实实在在严重威胁中国安全。这个情况和第七舰队侵略台湾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言语的。
  中国必须做出抉择。
  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的心理就像现在很多的中国人一样,认为中国出兵是在给斯大林火中取粟,是上了斯大林的当。
  斯大林的招数确实非常高明,中国不出兵,美国进逼鸭绿江,严重威胁中国东北这个重工业基地(当时的重工业一半以上在东北,而其中一半又在东北南部)。美国航空兵可以轻易摧毁这些工厂和基地(实际上仅1950年8月27日至10月23日,美军航空兵就入侵我东北12次之多),在这样的严重威胁下,急需进行建设的中国将无法安稳。
  势必产生三个效果,一、需要借助苏联的防空力量,苏联获得进驻原沙俄势力范围的借口。二、中国势必进一步倒向苏联。三、削弱中国,使得新中国和东欧一样,成为苏联的卫星国。
  如果中国出兵,那么斯大林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代替苏联去和美国兵戎相见,在牵制中美的同时,还能获得上述利益。
  而这对新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难题。
  中国必须找出一个解决办法,既不让美国威胁我国家安全,又不能让苏联牵着鼻子走。可是在斯大林完美的布局面前,似乎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毛主席从中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这一仗不是替苏联火中取粟,而是保家卫国,更是打出一个与苏美平等的地位的契机。只有打这一仗,美国才会知道中国的决心,苏联才会知道中国的力量。这将标志着中国不再是国外列强可以随意拨弄的玩物,而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中国。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从来坚持中国要走独立自主的道路,但是独立自主是打出来的,不是外国施舍的。不打,在苏美眼里,新中国依然是那个半殖民地的旧中国,依然只是他们眼里的棋子。
  解决的办法就是,既要坚决出兵但要争取同美国展开谈判。早在10月3日周恩来总理与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会谈时,周总理就指出:朝鲜战争应该局部化。[6]毛泽东主席更是直截了当的指出:“将国防线由鸭绿江推进到德川、宁远及其以南的线,而这是很有把握的和很有利益的。”毛主席10月23日发给彭德怀的电报中明确指示:“如此就有迫使美国与我进行外交谈判之可能。”
  这就是针对斯大林的布局和美国的进逼,中国提出的解决办法。出兵,但要控制战争局部化,力争让美国谈判。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用了将近三年时间,终于迫使美国第一次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战后,美国改变了之前视中国为苏联卫星国的观点,真正把中国作为一个对手进行围堵。而斯大林费尽心机想要保住的远东利益不但没有保住,反而让苏联完全改变看法,打消了试图削弱中国控制中国的念头,而是真正作为一个平等的盟国,开启了全面援华的中苏蜜月期,实心实意帮助新中国渡过最初的建设时期。鸦片战争的100多年后,中国第一次回归了本来的历史地位,一个东方大国。
  对内,这场战争不但没有如美国和蒋介石所愿拖垮新中国,反而让新中国这个新生政权在内忧外困的局面下迅速凝聚了全国人民、海外华人的人心,轻松渡过了一个新政权将要面对的诸多困难。人们在志愿军击败美军的过程中重新获得了缺失百年之久的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紧紧团结在新中国的旗下。
  这就是中国出兵的根本原因和抗美援朝的最伟大意义。彭德怀元帅那句话为毛主席的决策做出了最好的注脚:“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我从来不说抗美援朝是立国之战,这是中国重新崛起之战,重新回归于世界大国之林。
  被美国人视为对手,这也是一种荣幸。这是苏联才能享有的待遇。不打,美国人根本不会正眼看我们一眼,当时周总理再三警告不得越过三八线,美国人置若罔闻。[7]
  打了以后的1962年,周总理只是轻描淡写说了一句:美国如果越过17度线,中国就会出兵。美国人老老实实,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个就是大国地位。而这一切来自于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下面我们用500万字的篇幅全景回顾,中国是如何在斯大林和美国的双重压力下,逆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后赢家。
  抗美援朝战争!
  [1] 1950年1月30日,斯大林致什特科夫电。
  [2] 1950年7月1日,斯大林给什特科夫发报要求其催促朝鲜人民军继续进攻。斯大林致什特科夫电。
  [3] 1950年6月26日,美国在一个餐会中告诉苏联代表,27日安理会还要开会,希望苏联参会,被当场拒绝。1950年6月27日,美国在苏联缺席的情况下,操纵安理会通过了武装干涉朝鲜的提案。同日,美驻苏大使求见苏联外长,未能见到。29日,在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将决议通知苏联后,苏联终于做出公开声明。
  据时任苏联第一副外长葛罗米柯回忆:斯大林看了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从联合国发回的报告后打电话给葛罗米柯:“你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应该下达什么指示?”葛罗米柯说:“马立克应该使用否决权,阻止通过这类决议。”斯大林却说:“我认为苏联代表不应该参加安理会会议。”葛罗米柯提醒道:“如果我们的代表不出席会议,安理会就可能通过任何决议,直到打着联合国的旗号从其他国家派遣军队到南朝鲜去。”但是,40分钟后,斯大林还是口述了一项指示:苏联拒绝赴会。《永志不忘——葛罗米柯回忆录》第261页。
  [4] 《美国对外关系》1950年,第七卷,朝鲜,第707页。
  [5] 《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战争爆发前后》第195-196页。
  [6] 《周恩来军事文选》第四卷,第92页。
  [7] 仅1950年8月27日,美军航空兵5批13架次侵略我领空狂轰乱扫,杀伤24人,击毁各类火车5辆,卡车2辆。其后又多次侵犯我领空轰炸扫射,周总理向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提出严重抗议,并要求联合国制裁。美国和联合国装作没听到,态度极其傲慢。
  9月27日,聂荣臻代总参谋长通过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传话:“一旦战争起来了,我们除了抵挡之外,是别无途径的。”美国国务院花了几分钟就一致认为认为中国是虚张声势进行恐吓。
  10月3日凌晨,在得知美军已越过三八线后,周总理再次约见潘尼迦明确指出:“美军正在企图越过三八线,以扩大战争,我们要管。”美国再次认为是恐吓而不屑一顾。

  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了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0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09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