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快讯!特朗普签署涉华为台湾的美2020年国防拨款法案

作者:程墨   来源:远见透视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刚刚(北京时间12月21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联合基地飞机库内,签署了一项7380亿美元的国防支出法案。如上图。与今年6月份国会两院提出的版本相比,新增了强化与台湾的关系,以及强化对华为制裁的反华条款。
  2020年国防拨款法案,适用于10月1日开始的新财年,之前由于参、众两院与白宫分歧严重,法案拖至上周国会两院才分别以绝对多数票审议通过。
  由于该法案多项条款涉及到总统的外交权力,而特朗普快速签署该法案,等于在若干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上,国会与白宫达成了高度共识,而且不管将来谁上台执政,美国的对华政策将得以延续——美国每年的国防拨款法案,国防预算部分有时效性,但作为一项正式的法律,其他条款除非被新的法律条文所取代,永不会失效。
  根据这项法案,美国2020财年被授权国防支出达738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长约2.8%。其中6584亿美元被批准用于国防项目基本支出,715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
  我特别注意到,美军海外驻军由欧盟、日本、韩国、波兰等盟国分摊的费用总和,目前每年不到百亿美元,虽然美军海外军事活动费用不完全指海外驻军费用,但因为大规模军事行动并不包括在这个法案中,因此海外驻军日常费用绝对是这个715亿美元的大头。因此,特朗普喋喋不休地诉说这些盟国占了美国的便宜,还真不是空口无凭。
  法案显示,美国军人的军饷将增长3.1%,为10年来最大增幅。这让美国军人分享到美国近两年强劲增长带来的好处,客观上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有利。
  法案还批准各军种采购要求,同意特朗普提出的成立太空军作为美国第六大军种,并要求五角大楼进行改革以提升效率、加大同科技创新领域的互动与合作等。其中,特朗普念念不忘的太空军构想,本次获得国会立法批准变成现实,无疑增加了特朗普吹牛逼的本钱。
  新增的涉华为内容规定:
  美商务部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中移除,必须颁布“足以限制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进出口货品”的相关法规。此外,美国商务部还须确保“华为对美国构成的其他国家安全威胁”已消除后,才可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中移除。
  法案还要求,美国商务部须在60日内,就向华为出口的货物颁发的执照向国会提交报告。
  新增的涉台湾内部规定: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须在1月11日台湾大选投票后45日内,提交一份关于中国在大选中进行“渗透活动”以及美国如何予以“阻止”的报告。
  法案也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及国务卿提出政策改变的必要建议,以“确保美国继续在台湾关系法下履行对台湾的义务”。
  特朗普刚刚签署的这个最新国防拨款法案,再次证明我一向以来的观点:中美虽然可以在贸易问题上达成双赢妥协,但在意识形态、军事和外交领域的斗争将是长期、复杂和尖锐的。
  美国每年都有一个国防拨款法案,之前三年涉华内容主要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一是大幅提升美台实质性关系,包括提升现役军人和现职政府人员的交往级别,以及提升军事情报互换、军事装备采购和后勤保障水平;二是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无端指责。同时,之前的国防授权法案,也有为阻止中国获得美先进军事技术,收缩美国相关机构对华合作的内容。
  相对于之前三个年度的国防拨款法案,本次涉华内容政治上不如前几年反动,但限制中国军事技术发展和发挥外交影响力的内容更加具体,而且企图打掉中国在战略导弹方面的杀手锏优势。
  整体来说,特朗普签署的这个最新法案,就像之前其他涉华法案一样,不会对中美关系大局产生大的影响。
  依据微信公众号“国防科技要闻”(ID:CDSTIC)的整理,之前该法案涉华具体内容包括以下8个方面(小标题为本号编辑时所加),在特朗普刚刚签署的最终版本中全部予以保留:
  1、应对中俄威胁评估美海军未来舰艇结构
  《2018年国防战略》表明,美国正处于包括中俄在内的大国竞争之中,这种大国竞争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的海军力量结构。美国必须建立规模更大的长期部队结构,以应对全球性挑战。为确保全球海军力量的持续投射,海军应该在2019年军力结构评估中纳入必要的舰艇结构考虑。
  2、在微电子领域确保不依赖中国产品供应
  鉴于中国承诺到2025年将主导微电子市场,美国会关注国防部的长期战略,以保持供应链完整并确保继续获得可信的微电子产品。国会还对美国防部缺乏强大的工业基础和国内抗辐射微电子产品供应链表示担忧。国会支持《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第231条要求制定微电子战略的要求,随着5G技术的引入和扩散,这一战略必须更新。
  3、确保学术机构能对抗中俄侵害
  高等院校、实验室以及其他实体和组织在加强美国科技生态系统内的国家安全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但是,不当的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以及与民族国家政府直接相关的网络攻击现象频发。为此,国会指示国防部长向国会提交关于中俄学术机构的不当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网络间谍活动等的报告。
  4、针对中国干预西方国家选举发起反击
  国防部长应联合国家情报总监、美国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部长向国会提供报告,对中国干预美国及其盟友的民主选举和竞选的行动进行分析。包括:评估中国干预选举行动的目标,以及这些目标如何与中国更广泛的战略目标相关联;针对中国对选举行动的干预,美国进行侦察、威慑、反击和干扰的能力以及国防部和情报部门可发挥的作用;制定支持中国干预选举行动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清单,并分析上述实体在其中发挥的作用;鉴定中国此前的干预行动所使用的战术、技术和程序;评估中国以往干预行动的效果,包括中国高层官员对行动有效性的看法;确定未来中国干预行动的目标及可能性。
  5、评估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
  国防部和国家情报总监应在2019年12月31日前向众议院军事力量委员会提供报告,评估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报告应包括以下内容:中国领导层目前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争论和考虑;“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有助于增强其核能力;何种行动会引发中国使用核武器作为回应;中国将如何看待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变化;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对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看法,以及这些盟友对美国扩大威慑承诺和保证的预期;评估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对东亚地区核扩散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影响。
  6、重新评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应对中俄威胁
  参联会主席和国防部长在2019年12月11日前就以下问题向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一份报告,包括:中俄不断扩大的战略和非战略核武器系统清单;《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否足以限制中俄发展和部署新型先进战略和非战略核武器系统;《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延期或失效是否会形成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三足鼎立”;美国是否强化战略和非战略能力核武器系统。
  7、评估所谓中国生物武器计划并采取措施
  国防部长在2019年11月1日前提交报告评估中国目前计划中的生物武器项目,联合部队面临的风险,以及保护美国军队免受上述威胁的缓解战略。
  8、分析中俄开发的新兴国防装备技术
  国防部必须确保国防情报企业提供及时、准确和有效的情报,与中俄等近均势对手展开竞争。国防部长联合参联会主席和国防情报局局长在2019年12月6日前提供报告,阐述美国联合部队研发的新兴技术以及对手在相关技术领域取得的进展,包括但不限于高超声速武器、轨道炮技术、量子计算和空间对抗等。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1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