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民主党总统初选第六轮辩论, Gloves are off 选民依旧茫然

作者:杨大巍 薛倩   来源:印象与逻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民主党第六次
辩论
  民主党12次初选辩论行至一半,12月19日的第6次辩论,为民主党2019年的初选活动划上了句号。年末已至,民主党初选的辩论队伍从最初的20员战将降至7人,而华裔参选者杨安泽行走至今,实属幸运和不易。
  民主党向来以最替少数族裔争取权益而自居。尽管今日尚有杨安泽留在辩论场上,多多少少装点了门面,其余6名清一色的白人辩论者,对于民主党来说,还是有些难堪和尴尬。科瑞·布克(Cory Booker)抱怨辩论已经毫无种族多样性可言,虽然这其实无关民主党而取决于民调,但也足以说明民主党初选阶段所遇的困境。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应该是希望哈里斯和布克,这两名黑人竞选者能够走得更远,因为他们的意义远在他们自身之外的黑人选民。两人过早的离席,从某种角度来说,有伤黑人的情感,从而使其心灰意冷。黑人选票对于民主党来说向来是至关重要,而在民意分裂的今日,则是更加如此。
  哈里斯和布克的黯然早退,绝大部分的原因在于他们自己。事实上,以黑人的形象出现,已然手握一张王牌,完全不必要再取巧地卖弄身份,痛诉世界的不公平。当年奥巴马的横空出世,靠的是激情四溢的宣言:“我们能够改变”。奥巴马的着眼点是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而非仅仅只是族群,他的基调倾向于鼓舞人心而非仅仅只是控诉和抱怨。广阔的视角和对远景的展望,当是民众所期待的,国家领导人不可或缺的能力。
  考虑到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的选票,最终民主党副总统的人选,大概会是一位少数族裔或少数族裔的女性。拜登曾经表示过愿意携手乔州女州议员史黛西·艾伯拉姆斯(Stacy Abrams)。在2018年乔州的州长选举中,史黛西曾经身负民主党的重望,而获得全国的关注。虽然最终以少了一万多票而败北,她所获得的成就,依然对共和党造成了巨大的危险而显得可圈可点。华人一厢情愿地设想杨安泽将成为拜登的竞选伙伴,而拜登也确曾在某一场合说过会选择杨安泽做副总统,但是杨安泽所代表的华裔和亚裔,在全国范围内的选举中远非举足轻重,所以杨安泽成为民主党的最后选手,实属希望渺茫。
  从第一次辩论至今,民主党初选的形势渐逐明朗。我们最初比较看好的皮特·布德吉(Pete Buttigieg),印第安那州无名小城的市长,人气正迅速地攀升,在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的民调中,其支持率甚至超过了拜登而跃然榜首。不过与此同时,皮特也成为众矢之的。

皮特·布德吉成为
众矢之的
  木秀于林则风摧之。众矢之的是一种象征,它意味着其重要性已经使得旁人无法忽视而必有所举动。皮特果然遇到沃伦的攻击。沃伦指责皮特近期在加州进行筹款活动,嘲讽他在酒窖里(wine cave)葡萄美酒夜光杯(crystals and $900 a-bottle-wine),获得大额捐赠。言外之意皮特与金钱的主人推杯换盏,失去独立意志,甚至出卖灵魂。永远试图立于道德高点的沃伦慷慨陈辞:“未来的总统不应由百万富翁来选出”。这种与富翁们划清界限的做法是民主党左翼的一贯所为,奥巴马批评此为“纯洁度测试” (purity test),其结果是忽视了治理一个国家所应考虑的复杂性。皮特对此即以“纯洁度测试” 进行回击,并且,皮特进一步指出,在当日的辩论席上,只有一个人不是百万富翁,那个人就是皮特他自己。联想到沃伦的身家财富和她之前也曾接受过大额捐款,沃伦的评论显得既虚伪又有些廉价。
  道德高地将使沃伦折戟。沃伦原先声称自己的印第安血统,测试结果却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零几的痕迹,其白人血统之纯,超出了绝大多数的美国人。这番插曲犹然在耳,今日对皮特的攻击,使得沃伦再次失去真诚和体面。沃伦在全民医保问题上,也放弃最初立场,不再强调“全体”。她的问题犹如希拉里,太想成为总统而终于开始左右摇摆,而其竞选之途似乎也已见终点。

桑德斯永远
充满激情
  不同于沃伦,桑德斯自始至终是自己理念的信徒,他大概也是唯一一个如此坚持自己信仰的人,三十多年如一日。桑德斯像是一个80岁的老愤青,要带着一帮年轻人进行革命,领导99%的民众,向1%的富豪们挑战。他的悲愤来自心底,所以无论置于怎样的处境,面对怎样的挑战,永远是毫不妥协地推行他的全民医保和免费教育,矢言自他上任第一天起就将致力于此。桑德斯痛恨贫富不均,对于下层民众的悲悯之心,尽管有些过于地愤世嫉俗,却使他成为历史上少有的坦率真诚的政治家。不过属于桑德斯的时代已经过去。桑德斯在这个时代的控诉,正在为他的政治生涯留下最后一抹亮色,而后世,也大概会记得这样一位固执而不成功的政治家。

沃伦攻击皮特的阶级纯洁
性 -- wine cave incident
  作为民主党最寄希望的拜登,此次表现虽然乏善可陈,却也算是中规中矩;言辞不多,但无甚越矩和失误。拜登终于因其相对中间的政治立场和丰富的政治资历,奠定了他在一众竞选人中的地位。然而想当年,拜登作为奥巴马的竞选伙伴,直陈麦奎恩(John McCain)决称不上是特立独行者,多么地雄辩和风流倜傥。二十年过去,拜登彼时的锋芒早已不见,不仅语速缓慢,更时常出现语塞。正常情况下,6轮辩论以后,拜登应该已经建立不可动摇的地位,但实际上,看年事已高的拜登,确有一点勉为其难。
  拜登在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的民调中,其支持率开始低于皮特,这也为其最后的出选,添上了不确定的因素。自1976年起,民主党总统初选人几乎没有人能够不赢得爱荷华或新罕布什尔的选票而最后胜出。其原因是作为最先开始投票的两个州,其投票结果会影响后面选举人的心理,此亦所谓先声夺人。所以皮特在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两州的不俗表现,很有可能为他带来意想不到的红利。

拜登年事已高,锋芒
不再
  来自明尼苏达的艾米·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此次辩论中,努力扮演一个“成年人”的角色,出尽了风头,表现令人瞩目。她发言主动,讲话也长,以至于屡屡超出规定时间。出身工会家庭,艾米良好的身世使她成为中西部务实者的最佳代表。若是吸取哈里斯和布克的教训,艾米也是尽可以不以身世去做文章。但她终于没有忍住攻击川普,说川普有一个有钱的父亲,以此强调自己出身贫穷。这固然是为了强调民主党所乐衷的身份政治,但是表演痕迹过浓,其真诚性令人心生怀疑。
  艾米也对皮特进行了攻击,认为其来自小城,缺乏治理国家所需的经验。皮特的回答冷静机智。他说作为一个同性恋者,在副总统彭斯所在的保守的印第安纳州,他能以高票当选,即使仅是一个小城的市长,也足以说明他在选举方面的优势。皮特以一贯的冷静理智和不偏不激,正在逐步走向成功。他唯一的弱势是未能赢得多数黑人选民的支持,特别是初选时期,较早投票的南卡罗莱纳州的黑人选民。这一软肋,看来只有奥巴马能够助其克服。奥巴马至今还没有宣称支持他的老搭档拜登;若是皮特继续表现出色,人气上升,则不排除奥巴马会为他站队,助他赢得黑人选票。奥巴马在拜登竞选一事上,一直默不出声,看来也是信心不足。

明尼苏达参议员艾米
今次出尽风头
  杨安泽能够进入第6轮辩论,应该是胜在竞选策略上。杨安泽在辩论场外活跃而且幽默,在场上却总是言少而不露锋芒。他从未有过一次超时发言,经常是规定时间未到就已然停止。杨安泽不仅少说话,也少攻击对手,在政治讲坛的风暴之中安然无碍,显然得益于中国人智慧,尤其是庄子的无用之用哲学。我们固然为华裔政治家走到今日这一步而高兴,却也应该意识到,杨安泽至今几乎未受任何对手的攻击,这一情形令人感到幸运却未必使人自豪,因为选手不受人攻击,往往只是由于他的微不足道。
  被问及为何大多数民众不支持弹劾,而怎样才能使民众认识到弹劾的正确性,杨安泽的回答非常出彩,甚至可以说是杨安泽迄今为止最具理性,最具诚意的一段讲话。事实上,在其他竞选对手均对川普进行严厉声讨的情形下,杨安泽是唯一的一位,指出民主党应该停止纠结于弹劾,而着力于解决当初致使川普上台的种种问题。此番言论真挚恳切,却是触着了民主党的痛处,也间接道出了民主党失败的原因。无奈场上对此反应冷淡,民主党耿耿于怀当年的失败而无法自拔,实在是可叹而又可悲。

杨安泽一如既往
地play cool
  明年2月初民主党的初选即将开始,年底的节日真仿佛大战前短暂的沉静和欢乐。民主党目前困难重重,党内在各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一方面竞选人离民主党的期望相差甚远;另一方面,党内对于弹劾一事意见存在分裂。最新民调,多数妇女和受教程度较低者偏向于认为弹劾是当务之急,年轻人和受教程度较高者则希望民主党向前看,更多关注明年的大选。确实,自2018取得众议院多数席位以后,民主党众院除了调查川普,几乎未有立法建树。时光飞速,初选之后很快就是大选。新的选举不日将至,而民主党还在纠结于过往。人们很难不对此忧心忡忡,在最终的大选中,民主党将以什么来回答选民的疑问,说服选民摆脱他们的犹豫。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3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0大选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