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龚鹏程:政策偏好不同,就不能为彼此做点什么了吗?

作者:龚鹏程   来源:凤凰网大风号--龚鹏程大学堂  已有 63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生活在所谓威权时代,其实是“幸福”的。是非黑白,简单分明,我们站在正义一方,对抗邪恶、消灭黑暗。世界分成两半,一半是万恶的某某主义,是奴役;一半是自由、是解放。而我们,当然就是正义的灯塔,可指引被奴役中人航向光明。
  可是后来世界的局势渐渐改变了。冷战格局打破,所谓邪恶的那一方,或瓦解或变身。于是,资本主义仿佛一统,春风吹拂大地,号称历史终结、全球一体。
  可是马上就有人点明对抗不可能结束,只是从两极对抗变成了多元冲突,世界更乱了。文攻武斗,合纵连横,烽火遍地。耶路撒冷争夺、海湾战争、中东冲突、911,阿富汗、伊拉克、伊朗、朝鲜、南海、美国到处都在打仗,日韩关系又急遽恶化。各国内部的冲突也时时爆发,一会儿是颜色革命,一会儿政变或内战,一会儿大暴乱大罢工。法国刚结束,现在是香港暴乱,美国这两天也有通用汽车五万人罢工,牵连九个州。情势远比冷战时期更混乱,战争和冲突也更多。
  大陆和台湾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台湾在如此不知该喜还是悲的运势中,迈入解严后的新时代。本以为是走出了铁屋,其实是入了汪洋,波诡云谲,远胜以往。
  经济大起大落:从亚洲四小龙、台湾钱淹脚目,到要拜托大陆施惠买农产品、放人来消费。教育折腾不休:教改失败,教科书改政治挂帅,大学招生困难,博士到处流浪,卡管案歹戏拖棚。政治则是选战经年,缠斗不已,沦为娱乐,戏码不断翻新,从拉法叶、两颗子弹,到英伦论文、明文三百万,让人惊掉了下巴。
  凡是军队,都会遭遇恶战,天下从来没有顺遂的战场。所以大局势不好,向来算不得什么。可是台湾的问题,不在外而在内。是自己作死,把好局搞成了残局,而还要困兽恶斗,关起门厮杀成一团。
  这种厮杀,又不只是政治人物间的斗争,乃是以民主之名,裹挟起民众来斗。所以全岛进入政治性癫痫,随时发作,且延伸进入所有生活领域。
  不同政治取向的群众,族群认同、语言用法、穿着举止、行为方式、文化层次、历史观、价值观、世界观,几乎都不相同。大家不沟通,也不能沟通。
  但不是不能合作,因为利益偶同就可暂时结盟,反之亦然。于是,这么小的岛,却似乎分裂成了若干国。国与国之间,建交、断交都是寻常事。眼前深绿强攻私烟案、假学历案,国民党高喊团结,郭台铭、柯文哲、王金平结盟,都是如此,而新剧目还会不断上演。
  相信大家对于我所说的这些现象,均已了然于心,深有体会。如果让大家发感慨,恐怕也都会讲得比我更深刻。
  但这种现象不可能自行终止,只会越来越甚,台湾内部的裂痕也就越来越大,彼此越来越看不顺眼。其次是无力感会滋生毁灭心。对此乱象,越来越觉得不能平弭之后,会有“吾与汝偕亡”的愤慨:干脆让老天把台湾灭了吧,老子跟你们这群王八蛋一起死了算!
  而更深的无力感,是彼此所说的那个该死的坏蛋并不相同。民进党认为国民党是罪魁祸首,早该转型正义了;国民党则认为民进党才造成台湾的沈沦。扩大来说,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其实都如此地互指对方是邪恶的化身。人与人的互信、互爱、协作性业已消弭殆尽。人真正的政治立场、价值观、对时局的看法,皆已不会轻易表白,以免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仇视之中。
  这种每个人彷佛活在个玻璃套子里的生活,当然会加深无力感以及对社会的抑郁。
  抑郁,可能不只让台湾人对政治越来越感到疏离、对政治人物越厌恶;也会激发希望寻找救星来拯救我的爆发力,使得政治人物可以轻易地以明星化的方式进行造势大动员。
  这些当然都是危险的,而大家却不能笑话它,因为大陆其实也差不多。
  改革开放以来,确实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奇迹,但社会矛盾事实上已严峻无比。只是台湾的矛盾和冲突,在其制度下,都是显露的或被揭露的。大陆则以“维稳”的方式,强力显示为波澜不惊而已。实则在表面和谐之下,无论对政治人物、党史、国政、经济成就、社会发展、未来前景,评价同样南辕北辙,众说纷纭。甲方批评乙方为汉奸,乙方批评甲方为自干五,不共戴天。
  在是非善恶已经错乱到如此不能分辨的时代,仍争论我对你错,已无意义也不可能。劝人改变立场,或想靠选战获胜、靠司法侦查、靠政治力量来压制对方,更不切实际。因为其后果乃是下一场更惨烈的战斗,政治对抗和无穷无尽的司法战、舆论战、金钱战等等,烽火不息。
  所以我们应该提倡一种新的伦理。不用急着争辩是非,也不要再力争胜负。社会的光谱既是七彩的,两端截然异趣、不可沟通者,必然存在。这种现实不可能消灭,也不能沟通,那么“叩其两端而执其中”者何在?
  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问问:有不同政策偏好的人,还愿不愿意为彼此做些什么?
  这种发心,这种新伦理,我希望成为社会反省的起点。
  冷战时期那种想要消灭对方的意识和思维,不论你愿不愿意,都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再现了。人也不可能仍回到那种单纯、无知而幸福的境况。那么,除非吾与汝偕亡,采取香港废青“揽炒”之法,砸烂自己家,我们仍得与我们的反对者在一个家里生活。在这种生活里,真的没有虽然政策偏好不同而仍能为彼此做一点什么的事吗?
  比如做做环保、比如修修口德、比如注重生活礼仪、比如维护交通秩序…...,都是不需有共同政见取向的人都可以做的。由此出发,逐渐寻找共同前行的动力和道路,亦非难事。无共识社会,不一定只能走向误解、偏见、对抗和抹黑。
  过去谈伦理,儒家只提供了五伦关系。新社会的人际关系早已超出了五伦范围,所以还需要谈“陌生人伦理”,因为现在日常接触的,往往是父子、兄弟、君臣、夫妻、朋友之外的陌生人。过去以“生/熟”关系来处理,把生人排除在伦理关系之外,只和熟人来往。五伦涉及的就都是熟人。可是现在影响我们,甚至在生活中接触得更多的,却是无面孔的陌生人、活在现实社会或虚空间的陌生人(包括出现在媒体、网络上的政客、明星、名人,或在你微信上跟你互动而从未谋面的人)。我们该如何跟他们相处?
  不止此也。现在的问题,还在于那些陌生人往往与你意见不同,你要怎么办?
  你外围的熟人,其实也一样常与你政策偏好不同。你不能与他相处,不能想着可为他做点什么,那他也就很快会跟你变成陌生人,互相拉黑。近年夫妻反目、家庭不谐、朋友都没得做了的例子,难道还少了?
  因此,陌生人伦理中就包含着面对异见者的伦理。面对异见者,我们还愿不愿意为彼此做些什么?
  龚鹏程
  龚鹏程,1956年生于台北,当代著名学者和思想家。著作已出版一百五十多本。
  办有大学、出版社、杂志社、书院等,并规划城市建设、主题园区等多处。讲学于世界各地。现为美国龚鹏程基金会主席。擅诗文,勤著述,知行合一,道器兼备。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9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