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曾岱:从历史看未来—友好才是中美关系的主流

作者:曾岱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以仁义礼智信做为传统美德的中华民族和以诚实守信清教徒文化为主的美利坚民族有着天然友好的基因,美国自1776年建国伊始就开始了与中国的交往。

  1784年美国试图派遣一名领事到中国,虽然他没有受到中国政府的接待,但是两国贸易却自那时起开始建立,并于1844年美国与清政府建立外交关系。两国贸易因此更加迅速发展,不光价值高昂的瓷器、丝绸运抵美国,而美国也派出了大批传教士和商人前往中国传教和经商。而到了1871年清朝洋务运动开始时,当年的同治帝下令华夏首次以官方形式派遣120名学童赴美进行长达15年的深造,主要学习数学,天文,地理,制造,陆军,海军等西学知识。此举被称为“中华创始之举,古今未有之事”。 同时,美国社会也给了这些中国来的留学生们热忱的拥抱,他们被安排在当地美国人的家中,同美国孩儿们一起同吃同住,进入了当地最好的学校,接受了美国最先进的教育。在他们年少的记忆里,美国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那是一个科技先进,慷慨热忱,开放自由的全新世界。这些留学生们回国后,虽经历了一段黯淡的岁月,但后来大多都成了中国社会的精英,纷纷成为政府重臣和新兴工业的先驱,活跃在洋务和铁路、电报、矿冶等产业,对当时一潭死水的社会注入了强大的活力,带来了先进文明的曙光。

  而此后中美民间交往由此进入一个繁荣发展时间,虽然进入二十世纪后出现义和团运动造成两国关系的一度紧张,但是一些美国有识之士认知到在中国推广普及现代科技知识,兴办现代教育,推动现代化发展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是接受小部分的留学生去留学。

  因此美国知名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1915年经过三年考察,用部分庚子赔款新建了北京协和医学院,协和医学院从一开始就立足于当时发源于欧洲、完善于北美的世界最高水平的医学院教育、管理体系,反映了当时美国医学教育成功改革的结果。当然这也掀起了美国资本对华投资的热潮,在这股热潮中,由美国教会和基金会在华建立的大学有北京的燕京大学,山东的齐鲁大学,苏州的东吴大学,上海的圣约翰大学,浙江的之江大学,南京金陵大学,广州的岭南大学,上海沪江大学,福建协和大学,长沙雅礼大学、湖北文华大学、华西协和大学等。而当时美国人在中国内地也创建了不少著名的医院,其中有:广州博济医院,江苏仁慈医院,湘雅医学院,苏州广济医院,上海同仁医院,上海红房子医院,上海广仁医院(上海胸科医院),上海伯特利医院(第九人民医院),上海仁济医院,广州惠爱医院(广州市脑科医院)等,可以说美国大量投资对当时中国的教育和医学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相对于19世纪,20世纪上半叶中美交往更进一步。

  抗日战争开始时,美国人民给予大洋彼岸的那个古老国度以极大的同情和无私援助,美国是抗战时期对华援助最慷慨国家。中国抗战所需各种战略和民用物资大都依赖外国援助。其中,汽油、煤油、柴油、橡胶、汽车配件的百分之百,钢的百分之九十五,药品、棉纱、白糖、纸张的百分之九十,武器弹药的百分之八十,主要来自于美国的援助。抗战期间,美国总共向中国提供了16.2亿美元的各种物资,并且没有索取任何利益回报!为保证中国的物资供应,美军开辟了飞越喜马拉雅山、横断山脉等高寒山区的驼峰航线,开始了历史上空前的大规模持续空运,在三年多时间里,美军向中国空运了736,374吨作战物资。美国通过最慷慨无私的援助,以及与中国并肩作战,帮助中国最终取得了抗战胜利,并使中国跻身国际舞台,成为世界五大国之一。随后,中国在美国的帮助下,作为联合国的缔造者之一,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的国际地位得到空前提高。

  虽然两国在战后关系出现冷淡甚至敌对,但是美中两国间的民间交往始终没有中断过,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后以及1979年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后,两国交往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出现了空前的繁荣。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是世界上最大的多边技术援助机构,那时其主要经援来自于美国,所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总干事通常是由美国人担任。自八十年代初期,开发署与中国进行了全面合作,中国政府共利用其无偿援助资金达4亿美元,确立了500多个项目,涉及机械、电子、能源、冶金、化工、农业、卫生、金融等十五、六个领域。在很多项目执行中,我们通过技术考察,,聘请专家,引进设备和人员培训等方式,主要同美国有关科研机构,应用公司和设备厂商进行合作,来访的专家竭尽所能地在技术上帮助我们。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同美国的合作也越来越拓宽。技术合作也从单一的技术转让,发展到合资经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而且许多合作人员的经历中都感到和美国公司打交道比较爽快。

  在贸易领域,当美国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并且本世纪初两国入世谈判成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两国贸易呈现井喷式的增长,两国贸易总额从1979年建交时的24.51亿美元发展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不到四十年时间里两国贸易总量增长了200多倍。

  在民间,美国作为“善良的天使”对那时相对落后的中国提供帮助,20世纪70,80年代,乙肝在中国是导致死亡的第二大疾病。1970年—1992年的22年间,中国乙肝屡次大爆发,乙肝病毒携带者短短20多年增长至1.2亿人。鉴于此种情况,1989年美国药业巨头默克公司将最先进的重组乙肝疫苗的技术以700万美元转让给中国,以这个价格转让,默克公司没有赢利,默克培训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以及派遣默克员工到中国的费用,已经超过这个数目。当人们问及为何默克公司要做这笔亏本买卖时,当时的默克公司总裁、董事会主席罗伊·瓦杰洛斯的答复是:”因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我认为这是默克公司在20世纪做的最好商业决策之一,虽然没有利润,但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数量超过了默克曾经做过的任何事。50年后,中国将根除乙肝疾病。”以当时中国每年2000万新生儿计算,1993-2018年,25年间,中国至少有5亿新生儿接种了这种转基因疫苗。

  可以说两国建交以后,像默克公司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虽然两国自1786年开始接触以来,两国交往已经走过了二百多年的历程,期间有隔阂,冷漠甚至敌对,但是两国人民的根植于心底的友好交往愿望从来没有因为政治的对立而破灭过,不畏浮云遮望眼,从以往的历史还是未来两国关系的走向看,友好交往永远都是主流。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