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曹波:一个中国人对美国的认知

作者:曹波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一 美国从一开始就是共和国吗?

  1863年,伟大的总统林肯在葛底斯堡发表了最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开篇他说:87年前,我们的国父在这块大陆上创造了一个新的国家。

很遗憾,他第一句话就错了。1776年,北美13州联合起来推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但也仅此而已了,他们从来没想着要建立什么国家。到1781年创建的基于《邦联条例》的政府,也从来没想着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府。这只是一些自视为迷你国家的拥有主权的邦之间的一项“和平协议”,为了共同安全他们走到一起,组成一个本地版的国家联盟——League of Nations

  殖民地人民花了10多年时间向英国政府表达不满,否认英国政府的征税权,1776年的独立宣言表明,这些殖民州并非一个整体,而是”自由和独立的各邦“向大英帝国表达:我们不要你们管了的心愿。

  孟子说:死徙无出乡,乡田同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这正好就是当初殖民地人民的生活状态,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30公里半径范围内出生,生活和死去。距离是大一统的最大敌人,他们的视野也只有这么大,最理想的政治单位是城镇或者县,选民代表就是自己的邻居,人民相信他们会代表自己的利益。而遥远的全国性政府,算了吧,这样的政府并不比当年的大英政府靠谱多少。

这就是美国建国之初的状态,是一个由自由的县镇组成了邦,再由邦组成邦联,1776年的美国甚至都不能称为共和国。

二 共和国诞生

  美国的建立,与其说自下而上,不如说自上而下。大多数美国人对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毫无兴趣。美国的建立,是一个多数服从少数的过程,四名伟人在中间起到绝大的作用,他们是华盛顿,汉密尔顿,约翰杰伊和麦迪逊,配角包括两个莫里斯加一个杰斐逊。

四名伟人发现了邦联条例下的BUG,组织了政治进程以强行召开制宪会议,并合作制定了费城会议的议事日程,之后,他们还起草了权利法案,这才是美国建国的基础。

  有的进步主义历史学家,指控他们四人劫持了美国革命的成果,但同时又对他们领导反抗英帝国大加赞赏。这四个人在美国革命中的地位和他们的思维,远远超过了大多数美国人,当大多数美国人还在用本地思维思考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北美大陆的高度上思考国家的命运了。

因此1776年的独立战争被称为第一次美国革命,而1787年的制宪会议,则是第二次美国革命。第一次美国革命赶跑了英国殖民者,而第二次,才让美国这个国家真正诞生。

  1787年,大陆制宪会议召开,经过在闷热的房间里4个月的讨价还价,大州方案,小州方案和协调方案被综合而成为美国宪法草案。通过后,美利坚合众国成立。

三 美国从一开始就是民主国家吗?

  绝对不是,在19世纪30年代之前,民主这个词是带有贬义的。这意味着暴民的统治,意味着煽动者对多数人的操纵,意味着以“人民“的名义剥夺个体的自由,意味着短视的政策取代长远的目标。法国大革命过去还没几年,有点文化的人,都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法国的惨状,对民主更是无比警惕。

  我们知道,人类的统治历史,无非在精英统治和大众政治间摇摆,精英统治的好处在于经验丰富,目标远大,坏处在于精英一旦腐化,国家就有不可测的后果。大众政治缺点更多,除了上述之外,好处恐怕只有一点:防止精英掌权并且腐化。

  在路易14的极度专制后,法国迎来极度的大民主,结果也并不美妙,托克维尔说,法国大革命就是一个没有底的筐子,什么时候人头装满什么时候完事。杀了10年乱了10年,人民的政治激情耗尽,终于想过点安生日子的时候,自然就会选择一个强者,拿破仑在法国应运而生。

  美国在建国之初,就极力防止精英统治的腐化,并尽力防止大众染指政治,于是设计了非常伟大的方案:三权分立:让精英互相制衡;地方自治,防止大政府产生;参众两院的选举制度:防止伟人利用民意控制国家;选举人制度:防止简单多数票选举总统。

  以参议院为例,senate。这名字跟罗马元老院一样,意味着参议员权势滔天。小时看美国电影,里面的大BOSS反派往往是个参议员,我还奇怪,心说人民代表而已,有这么牛吗?不就是举举手吗...长大才懂得,美国参议员,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比起众议院,参议院人数更少而任期更长,更不容易受到大众影响。并且拥有宪法未赋予众议院的权力,其中最重要的是:批准总统对外签订的条约,总统任命的重要官员需得到参议院认可。

  详细解说下,参议院是怎么防止大众染指权力的。参议员任期六年,每两年改选其中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即使某年美国出现了一个伟人性的人物全部美国人都支持,并当上了总统,那么参议院也可以否决他的很多法案,而且在两年内只能改选3分之1,至少在两年里,这个总统无法完全掌握参议院。当然你要说,所有人民都支持的人,谁也挡不住,是的!制度永远是个辅助,如果真到那个地步,美国作为一个共和国,也确实该完蛋了。就跟罗马一样,再好的制度也抵挡不住堕落的人心呼唤奥古斯都,哪怕杀掉凯撒保卫共和的壮士,也会被罗马市民弄死。

  美国的开国元勋们,说的最多是”共和“而非”民主”,正如杰弗逊期待的,由“天然贵族”深思熟虑层层过滤掉“人民的癫狂”,制定一个多层次的架构,才能最终驯服大众的原始能量,这一过程正是宪法的要旨所在。保留奴隶制,正是将道德目标置于政治目标之下的行为,为了国家的建立而许可了奴隶制的扩张和保持。这一悲剧要到70多年后,才得到纠正。

  伟大的建国者们创建的共和国经受了时间的考验,美国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任何一个开国元勋的预计,在林肯的时代,欧洲的政治家们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一个构想如此精密而理想化的国度,到底还能存在多久,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还存在着。

四 美国的成型之路

  美国开始没这么大,只是偏居东海岸的13个英国殖民州而已,中部被法国占据,西部大多是西班牙人的殖民地。

如果不拿下这些欧洲人的殖民地,估计美国就是个偏安一隅的北美小国,不可能具备世界争霸的根基。建国后的美国,是共和政体的典范,当然,在北美大陆上的兼并也必不可少,毕竟殖民地的人民都是飘洋而来的后代,如果没有冒险和拓荒精神,何必远涉大洋来这个蛮荒之地。完全白纸一样的大片土地,没有任何既得利益集团存在,正是描绘伟大蓝图的最好画板。

  1812年,觉得自己已经很牛的美国打算把还是英国殖民地的加拿大吞并,独立战争的时候,许多心向英王的殖民地人跑到了加拿大,结果美军被主要由加拿大人组成的英国军队打的满地找牙,连白宫都被占领了,还被烧了个漆黑。之后美国爆发爱国热情(战争果然是统一意志的好工具)在各战场上也给了英军几个大大的杀威棒,最后逼和大英帝国,签订根特条约,放弃了吞并加拿大,但其他国家的殖民地就没这么好运了。 

  美国1783年获得了密西西比河东岸的土地,1803年从拿破仑手中收购了路易斯安那,1819年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佛罗里达,1845~1853年通过美墨战争收购了德克萨斯、新墨西哥、俄勒冈和加利福尼亚,1867年从俄国手中购买了阿拉斯加,1898年吞并夏威夷群岛。

从大西洋沿岸,终于走到了太平洋岸边,美国终于具备了争霸天下的条件,说现在美国为什么这么强大,主要就两条。一是地缘位置太好不用多说:东西是大洋,南北无强敌;二是制度之优越,连老牌欧洲政治学者都要跪的存在。美国的开国元勋们秉承了欧洲千年学养,从中汲取精华,尽力防范精英腐败和大众政治,从立国的第一天起,美国就显示无以伦比的生命力。但是,这时候的美国,还远远不是帝国。但美国一直走在成为帝国的道路上。

五 帝国之路

  殖民地的人民,一开始就对外部事物毫无兴趣,如果他们那么喜欢掺和欧洲事务,又何苦跑到蛮荒北美来。说白了上层是一群再也不想看到欧洲本土宗教战争君主争霸的绅士,中下层是一群在欧洲本土因为各种原因混不下去的既可怜又勇敢的人组成。

  因此华盛顿成为总统后说:美国可以和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做生意,但永远不要参与到欧洲的内部事务中去。第五任总统门罗的门罗主义,则是这种不干预欧洲事务思想的总结:门罗主义发表于1823年,表明美利坚合众国当时的观点,即欧洲列强不应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国与墨西哥等美洲国家之主权相关事务。而对于欧洲各国之间的争端,或各国与其美洲殖民地之间的战事,美国保持中立。相关战事若发生于美洲,美国将视为具敌意之行为。

  如果按照开国元勋们的设计,美国将永远偏安地球一隅,不会过问欧亚大陆发生的任何事务,你们要打就打,要杀就杀,与我无关。

那么美国这么一个只想过自己小日子的国家,只想收好美洲一亩三分地的国家,是怎么走上帝国之路的呢?我认为有几个重大节点,关于哪些重要仁者见仁,我只把我认为的重要事件写出来。

1、南北战争

  无论以什么理由开打,林肯的国家主义色彩都无法洗脱;无论以什么理由强制南方留在联邦体内,事实上都违背了美国的立国精神。

可以这样说,南北战争前,美国的各州都相当于一个小共和国,南北战争后,美国的各州只是联邦下的自治单位,没有哪个州敢于或者能够脱离联邦而存在。

  林肯的伟大在于让美国真正成为“一个国家”,林肯的遗憾在于,那个小而美的共和国联邦消失了,作为一个整体的美国出现在世界舞台上,主动或被动的参与欧亚大陆事务,并将深深的陷入其中。

2、一次世界大战

  在一战初期,美国保持中立,但继续跟以前的老宗主国英国保持密切贸易联系。英国和德国两方,打的已是精疲力尽,任何一方压上一点砝码,都将改变战争胜负的天平。

  不断获得贸易支持的英国,让德国不堪重负,终于下手在大西洋上袭击美国船只,美国也第一次正式介入欧洲战场。开始的德国根本没把美国放眼里,毕竟一个连常备陆军都没几个人的美国,跟动辄出动上百师团的老牌欧洲帝国相比,是个新生的幼稚儿童。

  而历史的吊诡在于,参加一战的美国总统威尔逊,是个进步主义者,上台的口号,就是保持一个繁荣和平的美国,不会参加旧世界的事务。但是此时的世界,已经跟1787年的世界完全不同,技术的进步让新旧世界距离缩短;贸易往来让美国实际上已经融入世界;德国的崛起对美国确实产生了威胁。所以进步主义者威尔逊,最终带领美国介入了旧世界的大战。而且也有不少进步主义者支持参战,理由是美国自身的改革不能局限于国内,也要去改造世界,威尔逊说:这个世界必须通过各自由民族的合作,使民主政体得到安全,并将正义弥漫到世界。

  之后的巴黎和会威尔逊的思想就是典型的进步主义思想,呼吁成立国联,搞笑的是美国参议院根本不同意美国加入,最后搞的很尴尬,国联的发起国美国,却不是成员国。这也体现美国当时的矛盾之处:既觉得不参与世界事务不行,又不想过深介入,还是愿意过自己家小日子。

3、二战与战后

  二战是美国彻底介入世界的一次重大事件,二战之前,美国反对介入旧世界战争的呼声非常高,珍珠港之后,反战声彻底消失。有意思的是,带领美国打了两次大战的都是民主党人,看来民主党喜欢干预世界事务也有传统。

  战后成立的联合国和世界银行,都是美国深度介入世界的象征。全球布武,美元成为世界货币,这一切都距离开国者的理想那么远。但此时的美国,虽有现实主义一面,但理想主义之光尚未消亡,克林顿为未干预非洲胡图族图西族大屠杀道歉就是明证。进步主义者将民主价值观推广全球,然后不断遭到迎头痛击。

  我们知道,一个民主国家的建立,绝非是换个制度那么简单,美国的进步主义者们太过自信,以为全世界人都跟他们一样,有自治传统,有人文精神,实际上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地方,连建立国家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美帝确实在中东亚洲这些地方,碰了一头包,加上国内承平日久,媒体大学都被左翼占领,在左翼的刺激下,美国的孤立主义和自私精神也在滋长,共和制正在朽坏。

六 共和制的朽坏和川普上台

  德性的朽坏,就从反正常逻辑开始,恶魔都是双生子。当文明生产出他们的副产品白左的时候,另外一面的右翼,也开始极化。

  上次国会中期选举,共和党就明显有成为“川普”党的倾向,基本是川普支持谁,谁就当选,反对谁,谁就完蛋。传统的共和党人建制派已经被边缘化,如同建制派的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所言,共和党“正在经历类似‘邪教’的情况”,其成员拒绝批评总统,并且对川普几乎“顶礼膜拜”。也就是说,共和党正在急剧川普化。

  反观民主党,也越来越极化成为一个少数族裔社会主义党,在2018627日的纽约州选举中:28岁拉丁裔餐厅服务员、社会主义者的政治素人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大比分击败了民主党建制派领袖、资深国会议员Joe Crowley——就像美国媒体自己所言“纽约州大批量的拉丁裔民主党人,坚定地支持了Cortez”。

  德性朽坏,非从川普始。从奥巴马起,就现征兆,可以说,奥巴马和川普,是美国共和精神腐朽的一体两面,腐朽的共和国才能选出奥巴马这种只是卖弄口才的知识分子,纠偏过程中,难免出现过激现象,催生缺乏传统价值观的川普出现。

  早在20168月,川普还是候选人,全世界的专家们都坚定的认为希拉里将上台时,我就准确的预判川普将赢得大选,而且将成为美国版“苏拉”。判断的依据很简单,就是美国左翼的反人性逻辑,必将激发出一个非传统右翼总统。

七 帝国崛起

  内部的朽坏和外部的挑战,将促使一个帝国出现,而帝国的出现,是所有共和国敌人的噩梦和终结。

帝国跟共和国完全不同,帝国不会有什么远大价值观,帝国的利益,首先是帝国上层的利益,其次是帝国臣民的利益。帝国之外,没有平等。凡是帝国看不顺眼的,都将被消灭。

  托勒密埃及王朝可以跟罗马共和国讨价还价搞点名堂,但奥古斯都一出现,埃及只能成为行省。

帝国内部的纷争都将引祸水于外,帝国内部的组织,都将逐次丧失活力,帝国比之共和国,能更多更彻底的汲取内部资源。因为帝国将放弃价值观,只以利益为唯一导向,对帝国有利就是好的,对帝国有害就应灭亡。

  川普不是凯撒,川普只是那个为美国的凯撒铺路的人。他太老了,不见得有那样的雄心,但川普的做法会极大的鼓舞潜在的凯撒,因为他将用事实证明,美国越狠,敌国越乖。而不是他们曾经以为的,建立一个自由民族联合的世界会是一个好世界。

  这真是全人类的杯具,不仅是美国的,我们能够避免这样的事发生吗?或许需要我们摒弃成见,甚至摒弃自私,对此我并不乐观。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