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紧张局势或对特朗普有利

作者:Jennifer Epstein & Sahil Kapur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20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编译:史聪一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梁愿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Trump’s Iran Strike Hands Biden Edge in 2020 Democratic Race
  来源:Bloomberg 
  编译摘选
对伊空袭:或将使拜登在2020年的民主党竞选中领先
  内容摘要:自1月3日伊朗高级将领在伊拉克身亡以来,美国国内各党派及学者对此进行了分析,并就今年的大选进行了一些分析。

  在伊朗高级将领在无人机行动中遇袭身亡后,2020年的伊朗总统大选也被推到了全新的外交政策焦点中:这一时刻,乔·拜登(JoeBiden)或将因此在民主党的初选中获得优势。
  在伊朗高级将领索莱曼尼的遇袭身亡之际,拜登审时度势,提醒民主党选民,为什么他认为自己是大选中在外交政策上面对现任总统的最佳人选。
  本周五,拜登在爱奥华州的迪比克对选民们表示:在中东,美国“或将处于一种全新冲突的边缘状态”。
  拜登称:苏莱曼尼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幕后黑手”。同时,他怀疑特朗普政府是否有“应对未来的战略”,并暗示:如果没有一个更长远的计划,他本人将不会有机会以总统的身份采取行动。
  伊朗的抉择:或将在为帅复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拜登表示:“不幸的是,就本届政府而言,我们看不出任何迹象表明这样的一个计划已经得以制定。”
  对于拜登的声明,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也做出了回应。在新罕布什尔州北康威的一个市政厅会议上,布蒂吉格表示:“消灭一个坏人并非是一个明智之举,除非你能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好了准备,所以这也是如今为何有如此之多的美国公民对此发问。”
  在爱荷华州安纳莫萨的国家摩托车博物馆发表演讲时,伯尼·桑德斯提醒选民:总统先生对“结束无休止战争”的承诺从未间断。
  准备应战
  桑德斯表示:“悲催的是,总统先生的行动让我们踏上了另一场战争的道路。”桑德斯回忆到:在2002年,他曾投票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同时,桑德斯还对拜登进行了抨击:“我们必须再次担心意想不到的后果。”。此外,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也为那场战争投了赞成票。
  就在不久前,特朗普下令出动无人机,袭击并刺杀了伊朗最有权势的将军之一,同时也是伊朗革命卫队(Revolutionary Guards)“圣城军”(Quds force)的指挥官苏莱曼尼(Soleimani)。理由是:由伊朗所领导的代理民兵已将其本国势力扩展到整个中东地区。据信,这些人要为驻伊拉克美军的死亡负责。
  周五,特朗普在其位于佛罗里达俱乐部的海湖庄园发表讲话时表示:美国是在对美国外交官和军人构成的威胁进行回应,而不是在那里寻求“改变现状”。他表示:“就在昨晚(1月3日),我们采取行动制止了一场战争,我们没有采取行动去发动战争。”
  美方称对对伊空袭“迫在眉睫”
  周四晚,拜登是第一批对遇袭事件做出回应的候选人之一,其所发表的声明比他的竞争对手篇幅更长。他警告称,特朗普可能并未考虑到袭击后“接二连三的后果”。
  拜登在最初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声明称,其目标是对伊朗未来的攻击予以遏制,但这一行动所产生的效果适得其反。就在刚刚,总统又将一捆炸药扔进了一个易燃易爆容器中,对于这种‘战略’,其本人欠所有美国群众一个解释。”
  苏莱曼尼事件将如何塑造现代中东:速战速决
  民主党人普遍认为,若论处理外交政策的最佳人选,77岁的拜登当仁不让,因为其不仅有担任副总统的8年经验,还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
  但其本人很少关注这些资历,因为外交政策通常不是民主党初选选民的首要任务,他们更关注当前社会与自身的福利。至少,特朗普政府与伊朗关系的不断升级,暂时提升了这个问题。
  拜登的顾问曾表示,他们认为选民不太关心特朗普的任何一个外交政策问题,而是更关心一种整体感觉,即如果真正的危机爆发,他无疑是一个危险的掌舵人。伊朗,或许就是那个危机。
  “实时”危机
  在包括拜登在内的许多民主党人看来,早在索莱曼尼“遇袭身亡”之前,伊朗曾被认为是特朗普自己制造的危机。因为是其决定让美国退出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而这一协议是奥巴马政府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进行谈判的。该协议是奥巴马总统曾试图缓和与伊斯兰共和国的紧张关系所做出的努力。
  作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智库高级研究员专家及前国务院中东分析师,亚伦·大卫·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在推特上说:“对苏莱曼尼的打击,将为特朗普政府在弹劾审判和竞选活动背景下,带来首个重大的实时外交政策危机,这是一个潜在的可怕组合,需要明智、谨慎的决策和坚定的决心。”
  “危险升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下旬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拜登在民主党的外交政策上拥有巨大的优势:56%的人认为他能最好地处理这个问题,而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这一比例分别为13%和11%。排在第二位的是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前市长布蒂吉格,支持率则为3%。桑德斯和沃伦在各自的竞选活动中都将经济问题置于外交政策之上,他们发表声明批评总统的决定。
  桑德斯在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政府致使危险升级,并让我们离中东爆发另一场灾难性战争更近了一步,而这场战争可能会夺去无数人的生命,耗费数万亿美元。特朗普曾承诺结束无休止的战争,但这次的行动却让我们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成员的沃伦(Warren)表示,苏莱曼尼要对“包括数百名美国人在内的数千人的死亡”负责。她还呼吁停止“无休止的战争”,并表示特朗普“鲁莽的举动加剧了美国与伊朗的局势,增加了更多死亡和新的中东冲突的可能性。”
  沃伦表示:“我们的首要任务必须是避免另一场代价高昂的战争。”
  退伍老兵的独白
  但是,布吉蒂格也在试图证明:他才是领导外交政策的最佳人选,理由是其有在阿富汗担任情报官员的相关背景。
  本周五,布蒂吉格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北康威(North Conway)表示:“我并不是在这里说我的资历是先决条件,我要说的是,它们让我非常清楚白宫战况室做出的决定的后果。”有人问他,他的竞争对手并非退伍老兵,能否理解形势的严重性。
  上周,他还批评拜登曾支持伊拉克战争,称这是“我一生中美国做出的最糟糕的外交政策决定。”去年12月,布吉蒂格的竞选团队宣布了一份来自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官员的200多份支持名单。
  同时,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也在寻求民主党提名,他说苏莱曼尼“手上沾着美国人的鲜血”。他表示,希望特朗普已经“慎重考虑了此次袭击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布隆伯格是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的母公司彭博资讯(Bloomberg LP)的创始人和大股东。
  至上的本国利益
  在2011年和2012年,特朗普反复预测:为了连任,奥巴马会进攻伊朗,这表明他相信与伊朗进行军事对抗对总统有国内政治利益。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最新的美国民调,同时尽管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的反对率很高,但美国和伊朗的冲突将升级,紧张局势或军事行动将延续到大选季,这可能对特朗普有利。历史上,美国选民在军事行动期间对更换总统总是犹豫不决。
  昂贵的油价
  共和党金融家、油气高管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如果伊朗问题迅速升级,或者油价大幅上涨,这可能会损害其连任的机会。但现在,总统本人看起来很强大,(因为)他杀死了一名恐怖分子。这是一件具有广泛意义的好事。它很好地迎合了保守派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厌倦了美国的力量被一些国家所忽视。”
  尽管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后,布什(George W. Bush)飙升的支持率在2004年开始下降,但他仍击败了受人尊敬的美国参议员、越战老兵、民主党人约翰克里(JohnKerry)。彼时,美国恰巧刚刚卷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