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于溪滨:“美国优先”的社会基础没变

作者:于溪滨   来源:环球时报  已有 6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现任总统特朗普能否连任正受到美国国内乃至国际社会的关注。在此时刻,研究一下三年多前支撑特朗普胜选的相关因素有何变化,有助于我们观察2020年乃至更长时期的美国政治走势。
  2016年政治素人特朗普打破美国传统“政治正确”当选总统,当时的一种解释是他正好回应了美国的社会思潮要求。这种思潮是对过去二十年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和全球战略反思的产物,核心观点是美国付出多收益少,全球化伤害了美国经济结构和国家实力。这种社会思潮的主体是以下几类人群。
  第一,全球化的非绝对受益者。在过去愈演愈烈的全球化浪潮中,美国很多制造企业或外流或倒闭,使美国陷入GDP不断增长但中产阶层相对萎缩的怪圈,这样产生了一批全球化的非绝对受益者。这些人从自身看不到希望的经济地位出发,要求政府调整全球化立场,为他们经济地位改善提供一个更好的空间,以减缓或摆脱全球化竞争对他们生存空间造成的挤压。
  第二,注重实力的“爱国者”。美国一些精英认为,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进程中,美国承担的责任和为此让渡的利益束缚了自己手脚,而潜在对手却在占尽美国“红利”。因此美国必须建立“公平、合理”的世界贸易新秩序。他们认为这是美国必须面对和解决的核心问题,全世界也只有美国能做到这一点。
  第三,面临国际竞争压力的企业主。这些人认为,在全球化过程中,他们被迫与那些拿着更多政府补贴的企业竞争。他们的技术被剽窃,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市场份额在下降,高额利润可能很快就将不复存在。这样的全球化必须改变,美国必须采取措施重塑与主要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
  这种思潮在2016年大选中不断重复、发酵,最后凝聚成特朗普的竞选政策。三年多来,这届美国政府的“美国优先”不断冲击着国际社会对美国的传统认知,尤其打破了过去对世界主义的美国惯性认识。逐渐地,人们越来越发现自己低估了现在华盛顿为美国转型而努力的决心。
  “美国优先”的目的也在变得愈发清晰,就是跳出原有世界政治经济框架,摆脱对美国的束缚和需要美国承担的责任,以美国利益为绝对核心,以现实主义方式巩固霸权。这意味着,今后的美国将更多地以自身利益视角而非世界视角,打造美国与世界主要国家的政治、经济规则。
  从三年多的政治实践看,虽然“美国优先”初期咄咄逼人极限施压的气势已经有所收敛,但支撑“美国优先”原则和相关政策的那些思潮和社会群体基础,并未明显消退。因此,美国以釜底抽薪的形式另起炉灶,弱化甚至取代国际社会传统政治经济机制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国际社会短时间内可能面临一个“双标”世界,即美国标准和代表全球利益的联合国宪章、WTO等标准。
  毫无疑问,当前这届美国政府与前几届政府相比已经成为传统意义上全球化的反向力量,其政策外溢给全球治理、区域安全和包括中国在内很多国家的经济发展增添了不确定性,但这还只是现实问题。展望未来,如果“美国优先”在更长时间段内继续引领美国政治,那么美国的经济民主主义、政治“爱国主义”可能比现在体现得更加明显,“世界主义”的空间可能会被进一步压缩,那时对世界造成的影响可能会更大。(作者是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3日 来源时间:2019年12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