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董春岭:2020年:中美博弈紧张程度或有所弱化

作者:董春岭   来源:董春岭  已有 23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9年的中美关系可谓风雨交加,麻烦不断。对华强硬,似乎成为了美国跨越党派、跨越阶层的战略共识。面对美国的频频发难,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发扬新时代的斗争精神,顶住了美国一轮又一轮的战略攻势。
  ●展望2020年,中美关系很大程度上将延续2019年的基本走势,博弈的紧张程度或有所弱化。美国已经进入到了“大选时间”,中美关系或面临特殊的机遇。
  2019年是中美两国建交40周年。中国人常讲“四十不惑”,然而,对于这一年的中美关系而言,问题却比答案多,矛盾和不确定性已成为2019年乃至今后一段时期的主线。
  从愈演愈烈的贸易摩擦,到特朗普政府举全国之力对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打压,再到美国国会出台的干涉中国主权内政的一系列法案,2019年的中美关系可谓风雨交加,麻烦不断。美国对华“出招”已经打破了府会分立的限制,对华强硬,似乎成为了美国跨越党派、跨越阶层的战略共识,不少学者认为“中美关系已经走过了十字路口,发生了质变”。这一切都要求我们必须超越过去四十年的中美关系框架去重新审视当前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的结构变了,中美两国的战略基础松动了,美国战略界看待中国的心态也变了。
  就两国关系结构来看,冷战结束后,中美总体上只是“一超”和“多强”之一的关系,但随着中国快速崛起,中国与美国的差距在缩小,与其后的日本等国的差距在拉大,一个“两超多强”的经济格局已率先形成,牵动国际政治格局演变调整,中国已从“多强”中脱颖而出,有望成为一战后首个经济实力超越美国的国家,触及了美战略界的心理防线,成为美重点“盯防”的对象。
  就两国关系的战略基础而言,冷战时期,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是应对苏联;冷战后,主要依靠经济全球化下互利合作的驱动。9·11事件后,反恐成为两国新的战略基础;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治理和气候变化等一系列多边问题上的合作为两国关系再添动力。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在大战略上采取“用种族矛盾掩盖阶级矛盾,用外部矛盾掩盖内部矛盾”的套路,不再把反恐视为国家安全的优先议程,不再把引领全球治理作为外交政策的优先议程,而是以大国竞争为噱头,强行把中国和俄罗斯推向了对手席,借以团结西方和盟友,尝试再发动一场遏制打压竞争对手的“阻击战”,并率先在经贸领域发动了进攻,昔日的战略合作基础已大面积垮塌。
  与此同时,美国战略界看中国的心态已经发生改变。与特朗普政策调整几乎同步进行的,是美国国内的对华政策大辩论,这场辩论是在中美战略与安全对话和人文交流机制受阻的背景下展开的,辩题从“对华接触政策失败了吗”到“中美能否脱钩,如何脱钩”,再到“如何重新认识中国,应对中国挑战”。由于认识到通过接触政策改变中国已然行不通,这种挫败感驱动着“美国吃亏论”和“对华遏制论”盛行。虽然这场辩论中也有一些理性的声音,但总体而言它更像是美国战略界对民众的一场自上而下的、针对对华战略调整的社会动员,不少声音与“应对当前中国威胁委员会”的论调相互应和,推动着政府的对华战略调整朝着政策层面、理论层面和思想层面延展。
  正是上述三种变化导致了中美关系正在发生很难逆转的消极转变,希望中美关系继续留在“舒适区”里已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国必须站在大历史的视角,以强者心态和底线思维去理解和迎接“变局”,去面对疾风骤雨的考验。
  过去的这一年,我们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面对美国的频频发难,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发扬新时代的斗争精神,顶住了美国一轮又一轮的战略攻势,经受住了各种干扰和破坏的考验,“千磨万击还坚劲”,在全球经济普遍低迷的大背景下,中国继续保持了经济平稳增长的势头,稳步推进自身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进程,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取得了一系列新的进展。同时,面对世界“百年变局”带来的历史机遇和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时代诉求,我们也从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大局出发,在斗争中努力维护中美关系的总体稳定,“边打边谈,以打促谈”,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最终把不可一世的美国打回到了谈判桌前,双方达成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并将于1月15日签署,这给2020年的中美关系带来了一丝暖意,若协议能够有效落实,中美经济相互捆绑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强。若能借助协议达成的“窗口期”,双方领导人进一步加强沟通交流,缓解彼此的战略疑虑,相信中美关系仍能跳出“修昔底德陷阱”,走上良性竞合的道路。
  展望2020年,中美关系很大程度上将延续2019年的基本走势,博弈的紧张程度或有所弱化。美国已经进入到了“大选时间”,总统对外交政策的精力投入将减少,在大选未尘埃落定之前,其他国家也一定程度上会对美国的对外政策持观望态度,各方都不会主动采取大动作作出大调整。但对于特朗普而言,缓和中美关系无疑会释放政策利好,助力美国股市和经济,提振自身的选情,因此2020年的中美关系会面临特殊的机遇。需要警惕的是,今年两党候选人对中国议题的交锋很可能与战略界进行中的美国对华政策辩论交织叠加,形成新的舆论热点,或进一步冲击和恶化中美关系的氛围。在上述背景下,我们可以一定程度上对美国大选保持超然的态度,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自身的经济发展和大国能力建设上,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中美关系正进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如何跳出美国设定的竞争与对抗套路,做好中美关系这篇大文章?如何超越中美关系来运筹中美关系?相信2020年中国外交的更多实践成果会给我们答案。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